【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流年】父亲记事(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35:00

很早就想写一点关于父亲的文字,可迟迟未能动笔。为了自己所谓的事业,十多年来,我一直在命运的漩涡中抗争着。人间冷眼世态炎凉之味,投机钻营苟且偷生之事,把一个正直无私,心地坦荡的我搞的面目全非。今日提笔,羞愧难当,只有艰难地绾住昔日的一抹记忆,寄托我对父亲的哀思。

——题记

【一】

就在一个初春的薄暮时分,他,一个普通的农民,我敬爱的父亲,走完了他生命中67年的艰苦历程,悄悄的,一个人,孤零零的,默默的离开了人间。尽管他一生十分艰难地抚养了四个儿子和一个女儿,还培养了一个在中学干“大事”的,当副校长的我。

那是2001年3月12日傍晚,初春料峭,暮意微浓。我安排好周末的补课,忽然,倍感心慌意乱。冥冥之中,有人在呼唤我。我没有迟疑,便骑车奔向了回家的路。刚到村口,二弟媳慌乱地朝我喊道:“快到老屋!”我头脑轰的一下,意识到肯定发生了大事。到了家门口,有好多人在父亲的房间。村医见到我无奈地摇摇头说:“不行了,准备后事吧。”

我失去理智地扑向直挺挺躺在那里的父亲,悲恸地想放声大哭,但始终却没有发出声音。我揪着心,强忍着悲伤,轻轻地抚摸着父亲那瘦小的、刻满道道皱纹,蜡黄而又冰冷的面颊。理梳着他那长长的凌乱而又花白的头发。轻轻地,轻轻地抚合上他那饱经风霜的想告诉儿子什么的一双珠黄。泪水,终于涌了出来。

“虎子,别哭了,给你爸准备后事吧。”母亲也强忍着悲伤,拉了拉我的衣角。

我这才意识到,我这个当大儿子此刻应该肩负的责任。我强打精神安排人给父亲做寿木、寿衣、打墓……我这才意识到我这个长子的严重失职。

父亲病了好几年了。在镇卫生院诊断是肺心病。每到冬天,一不小心染上感冒,就咳嗽不已。有时,一口痰吐不出来,就差点背过气。有好多次,我都看到父亲为了一口痰,竭尽全力地勾着头,挣红着脸,使劲地咳痰的情景。我的心一阵阵痛楚,我真想替他咳痰呀!可此时此刻,我只能眼睁睁看着病弱的父亲痛苦万般的神状。按父亲的病情,我本来应该早点给他准备好墓室、寿木、寿衣。可我总是借故学校的事多,一推再推。原本计划着利用暑假给他准备这些,可他现在却溘然长逝了……

枉为人子呀!我内心不住地谴责自己。

父亲的遗体被停放在床板上。要烧倒头纸了,我忏悔地虔诚地长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地拿过几张烧纸,唯恐有一点点响动,惊扰了他的在天之灵。祭祀的烧纸点着了,一阵宏大的哭声传来,那是弟弟、妹妹、妻子、弟媳他们撕心裂肺的哭声。我俯下身子,捂着脸,加入到这个哭丧的悲声中。恸啼的声音好大好大,好长好长。

父亲是孤零零的一个人离开他的亲人的,在他生命奄奄一息弥留于世的瞬间,他要说什么,他想说什么,他说了什么,对这个世界,对他的亲人。没有人知道,包括他这个当中学副校长的大儿子!

行文至此,冥冥中,我听见父亲在有气无力地用沙哑的声音说:“好好教育自己的孩子吧,让他们尽快长大成人!”我猜想,这可能是父亲在生命的弥留之际,对我们这些做儿女的,说的最后一句话吧。

我的父亲,他悄悄地走了。正如他悄悄地来到这个人世间,带着几声悲啼,孑然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二】

我的父亲徐明义先生,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在姊妹四人中,他为老二。我今天只所以把一个普通的农民称作为“先生”,是因为他曾经报着一颗赤子的拳拳之心,在祖国最需要他的时候,他毅然决然地加入到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行列。

每当他讲起参加志愿军时的情景,一向寡言少语的父亲总是充满无限的自豪与骄傲。他说,那时他和乡上的几位青年正在参加县上的青代会,那次会议当时就变成了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誓师动员大会,他当即就报名了。回来后,做了好几天的工作才说服了目不识丁的爷爷。是村上的乡亲敲锣打鼓,给他带着大红花,把他送到乡上的。乡上又给他们六个同志召开了隆重的欢送大会。

“国家有难呀,我们能不帮吗?”每当他说完这句话,目光里总会流露出少有的凝重,在这双眼睛里,我分明读出了两个词语:责任与期望。

父亲说他们是在大车营为前线送物资弹药的,白天可听到不断的枪炮声,晚上枪炮声更响,还有一片一片的火光,有时火光连成一大片,照红了半边天。在他简单的描述中,战争的惨烈是十分清楚的。父亲没有上过前线,可他在赴朝的志愿军后方,却荣立了三等功一次。我问他是如何立功的,他只是笑笑说,拼命地干呀!别的战友在前方卖命,我们后方的战士哪能偷懒呀!物资弹药送不上去,就会牺牲好多战友,就不会保证战斗的胜利。小时候,我不止一次地读着父亲的立功喜报,大体意思就是:徐明义同志在抗美援朝中,荣立三等功一次,特此报喜。云云。我尽管不知道荣立三等功,要有怎样的出色表现和惊人的行为,但父亲那颗报效祖国的赤子之心和他诚实、勤劳、善良的品质,就是最好的诠释。

父亲复员回来后,一直当生产队的保管员。记得好多次我和奶奶都义务帮他为生产队晒棉花。保管员是个肥角儿,好多人都这样认为。可面对着我们这个贫穷的大家庭,他从没有拿过队上的半点东西。后来,还当了好多年饲养员,由于他的勤劳、善良,生产队的牲口被喂养的个个膘肥体壮。为此,父亲每年都比评为五好社员。

到了晚年,我给父亲按政策办理了复转军人生活补助,我嘟囔着嫌钱少,他听后呐呐地劝说道:“国家也不容易呀,那么多人,发多了也承担不起。”

这就是我的父亲,我想:他的一生给与我们的不仅仅是衣食住行,更难能可贵的是,他给予我们这些儿女,一生都享用不尽的一笔丰厚的精神财富。

【三】

是暮秋这个季节本来就使人多情,还是看着那累累的硕果使人顿生饮水思源的情愫?望着窗外飘然零落的枯叶,一句龚自珍的诗句流注到我的笔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此时此刻,我想起了生命中最美丽的风景——已逝去8年的父亲来。感情的潮水汹涌而出,我只能轻轻地绾住,娓娓地倾诉着关于父亲的故事。

我的父亲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农民,在他生命的67载中,抚养了五个儿女。我为老大。在我的记忆里,父亲就是一头常年只知道耕耘而不知疲倦,没有索取,只有奉献的老黄牛。在生产队那会儿,要抚养四五个孩子长大,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别说穿衣、零用,就是吃粮也成了大问题。更何况,我们姊妹五个中,就有弟兄四个。男孩多,自然口粮重。记得好多个年关,父亲总是在母亲的多次催促下,硬着头皮,夹着口袋到亲戚朋友家借小麦。穷一年不穷一节,那个父母不愿意让他的孩子,在过年的时候,吃上白生生,香喷喷的麦面馍呀!

那时,生产队为了解决缺粮问题,按人口分有自留地。尽管不多,我家只有一亩四分地。可要把它耕种好,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平时是没有时间种自留地的,一心为公呀。更何况,队长也不许在给队上干活的时候种。只有利用吃饭的空隙和晚上才可种自留地。那是我上小学四年级的一个暮秋的傍晚,月色朦胧,空气里氤氲着淡淡的雾霭。我和母亲在自留地帮父亲拉玉米秆。我扶着车辕,父母装车。四周静悄悄的,偶尔可以听到远处孩子的几声哭叫。父母装车的“哗--哗--”声,伴随着蟋蟀的鸣唱,谱写成一首希望之歌。我想:父母与其说是耕耘土地,毋庸说是在耕耘着我们一家人的希望。

车,终于装好了。父亲拉着,我和母亲在两边推着。刚下完秋雨的土地还有些粘,我们三人吃力地走走停停,拉拉歇歇。我分明地听到父亲喘着粗气。他有严重的支气管炎,喘气时带有微弱的鸣声。要到地头,马上要转弯,我一阵欣喜。猛一用力,突然,车往前一倾,哗啦一声,玉米秆倒了。父亲被埋在下面。我和母亲一边叫着他,一边把埋在下面的父亲拉了出来。我扶着沾满泥土和杂物的父亲,心里一阵楚酸,泪水不听话地流了出来。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满头是汗,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

“哎……我这几天拉肚子,浑身没一点气力。”他上气不接下气地面含羞愧地解释着说。

“你咋不早说呀?”母亲关贴的责怪道。后来,我和母亲费尽了口舌,硬是把父亲拉到了医疗站打吊针。

为了一家人的生计,父亲总是尽力地多挣工分。他的身体消瘦,个头矮小,再加之患有严重的气管炎,很难承担繁重的体力劳动。可他为了我们这个大家庭,总是找又重又脏的活干,目的只有一个:多挣工分,多分粮钱,改变我家贫困的状况,让我们吃上白麦面馍,穿上新衣服。我曾多次看到劳累一天的父亲,躺在炕上,不时地翻身,痛苦地呻吟着。我知道他这个病身是干活累成这样的。年幼时就懂事的我,禁不住一阵阵心酸。

想到这些,我愈加思念他了。虽然他已离开我八年多。可他为哺育我们成长所付出的艰辛的劳动和心血却是我生命中最美丽的风景,在这个别样的风景里,我将尽心尽力地照顾好他的另一半——母亲,让他的灵魂在冥冥中得到安息。

癫痫病治疗做手术会好么西安如何能够找到一家好的癫痫病医院?武汉市哪里治疗癫痫效果好昆明治癫痫病的正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