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流年】牛车曾带给我自豪与快乐(日子征文·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48:18

邻居家新买回一辆大货车停在院外,全家人美滋滋地围着汽车忙这忙那,也引得左邻右舍男男女女凑过去欣赏,人人围着汽车转圈看,个个对这个庞然大物指指点点、评头品足,脸上却都呈现出羡慕与好奇的表情。

如今国民经济确实发展确实很快,特别是近几年来,汽车已经开进了普通百姓家庭,但大多数人家买得都是中卡或是轿车,买如此庞然大物的人在小城还较为稀少,在附近居民中也仅此一家,所以才会引来大家观赏,一边议论,一边摸摸这里、看看那里地感叹不已。

对汽车我并不外行,因前些年曾当过驾驶员,那时候车辆不如现在多,轿车、载货汽车都驾驶过,包括第一汽车制造厂制造的四个前进档的老解放牌汽车也曾开过,不是小看现如今的驾驶员,那种老解放有油有电无任何故障的情况下,恐怕也有很多人开不走它,因为那种车落后到没有同步器,变档需要提高发动机转速才能和齿轮吻合,否则挂不进档位里去,工地的大型改装汽车也开过,唯独没操纵过载重量如此大的重型卡车,故此也凑过去夹杂于人群里看热闹。

从车标牌上可以看出这辆车叫斯太尔重卡,是中国重型汽车集团生产的,好家伙,该车就如一节火车车厢那么长,仅前后五排承重轮胎就有二十只,加两个导向轮胎达二十二只之多,是我所见到汽车之中最大的车辆,不由得感叹汽车行业发展之迅猛实在是令人震惊。

看着邻居一家人那种高兴劲,顿时勾起自己三十多年前的一桩回忆。那时候生活在农村,当时生产资料都是集体所有制,我们村几十户人家牛车马车加起来一共才五辆,无论运输、犁田,及社员家务用车全靠这几辆车运转,人们日常搬运物品都需用肩挑、或者抬、扛……

就是在这种历史背景下,我先他人一步拥有了一辆牛车,牛是不足一岁的小牛犊儿,车则是一辆用手推车改制的两轮车,那时候集体所有制还在正常运行,所以我成了全村、乃至周围村子第一个拥有私人财产的人。

一辆牛车现在来看觉得没什么,甚至不值得一提,要知道当时还是公有制模式,所有生产资料还都是生产队集体的,人们除了有几间泥草房、和铁锨、镰刀等劳作工具是自己的之外,其他物品可以说一无所有,有一辆自行车的仅是个别人家,所以我拥有这辆小牛车在当时极为少见、甚至是罕见的。

上世纪一九七八年实行改革开放,一年之后该项政策才在我们这里铺开,记得当时上面派工作组来村里召开会议,传达农村实行改革开放的文件精神,会议要求对集体牛马进行评估作价之后分给社员饲养……

这项突如其来的改革开放政策,令在集体所有制模式下生活了多年、也习惯了生产队管理方式的村民们难以接受,原因是人们对改革开放政策拿不准,或许受早些年斗地主运动的影响,唯恐分到牲畜之后再被当做地主批斗,所以当工作组要把牛马分给大家时,人们看着标有价格的牛马虽然喜欢却谁也不要。

满圈的牲畜社员们谁也不要工作组也没办法,他们只好把这一情况向公社(乡)反映,公社领导听完汇报后重新下达指示,各村都必须把牲畜给社员分下去,同时根据这一情况又给各村都加派了工作组力量,于是工作组下来又重新召集社员开大会分牲畜,而且把牲畜价格尽量调低,成龄的马二百多元一匹、牛一百多元一头,一只羊仅十几元钱,可是无论牲畜价格多么低,也无论工作组如何宣传开导,人们看着满圈的牛马只是观看依然没有人要。

集体的牛马不分下去工作组就无法回去和领导交差,于是工作组便组织村里党员、干部开会学习,要求他们带头分牲畜,每个干部至少要分一头牛(或是马),以此来带动老百姓分牲畜的积极性。

在工作组压力下干部们行动起来,所有队委会成员、包括妇女队长在内也都要了牲畜,但每人也仅要一头牛、或是马。

尽管党员干部们带头要了牲畜,可是那些老实本分的村民们依然谁也不要,工作组没办法剩余的牛马只好还由生产队放养。

牲畜虽然分不下去,其他方面的工作则照常进行,因生产队那时候还没解体,所以大家每天依然都按部就班地出工,慢腾腾地干活,吃着平均主义的大锅饭。

我既不是党员,也不是干部,可是分牲畜那天却和党员干部们一起要了集体的牛,而且还要了两头(一头老母牛和小牛犊儿)。

并不是我想要这两头牛,自己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一个,和村民们一样也悟不透当时的政策,之所以要牛是因为生产队欠我年终分红款。

那时候经济还很落后,当时有一种流行术语叫——三角债(三角债:即社员欠生产队的款、生产队欠社员的款、生产队与生产队之间的债务),开会分牲畜时工作组曾经宣布,生产队欠社员的三角债可以用集体牛马作价抵消,故此我才和干部们一样较普通社员先一步要了牲畜。

党员干部们要牲畜时都是捡膘肥体壮的,因健壮的牲畜不容易生病,为什么我要得牛老的老,小的小呢?因这两头牛是母子俩,必须捆绑在一起作价,而且它们价格恰好和生产队欠我工分款差不多,当时想法是这些钱在生产队猴年马月能要出来啊,还不如要了牲畜自己养着,故此才牵回了那两头牛,哪知道竟然歪打正着使我获得了很多益处。

由于还处于生产队管理模式之中,故此生产队的马车也不能随意使用,谁家有大事小情用车都要先打招呼,队长批准之后方可使用,有时候用车需要轮班排号,甚至走后门才能获得批准。

使用小牛犊儿拉车干活也纯属事出偶然,牲畜分回来不久生产队开始放假搂烧柴,几十人在辽阔的草甸子上拉着耙子搂杂草,搂起来的柴草存于草甸子等待生产队马车往回拉,由于草甸子离家很远外村来往车辆常把烧柴偷着拉走,所以弄得大家叫苦不迭,丢了柴草的人骂声连连。

当第一天在草甸子搂完烧柴回家时,城里一位亲戚赶着在运输队借来的毛驴车来家串门,也顾不了搂烧柴累得浑身疲乏,赶着他毛驴车去草甸子拉回了烧柴。

十分想留亲戚在家多住几天,那样就可以使毛驴车把烧柴当天拉回免得被偷走,可是毛驴车是亲戚借的,人家第二天必须回去。

受毛驴车拉回烧柴呆在家里可以心安理得的启发,突然想到自己在生产队牛群放养的那两头牛,干嘛放着河水不洗船啊?于是打起了牛的主意。

可是光有牛管什么用啊?车去哪里弄啊?知道亲戚有一辆两轮手推车,和他说明想套牛车搂烧柴的想法之后,亲戚连想都没想就说把手推车送给我了,于是第二天便骑自行车跟着亲戚回了县城,把手推车绑在自行车后面拖着去了生产资料商店,在那里买了绳索、铁条之类的东西以备回来自制牛套,一切置办妥当之后,用自行车拖着手推车高高兴兴地回家了,或许那时候也是年轻的原因,村子距县城近七十里路,况且还都是荒野山路,可是骑到家时居然没感觉怎么累。

第二天用买来的绳索拴好牛套,又自制了鞍子、鞭子等工具,全部弄齐全之后,牵出上一天晚间在生产队牛圈抓回来的老母牛想套车去搂草。

通过套车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多么异想天开,母牛虽是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套车时却来了威风,因为它出来也干过活,所以无论我怎么弄也无法把母牛套进车辕,没办法找来邻居帮忙,经过几番周折后却依然不能把老母牛套进车里,最终以弄坏一侧车辕为代价吓得不敢再套老母牛了。

牛是自己的,车也有了,总不能眼看着它们闲置在家里吧?难道让它们闲着等待生产队马车排号拉烧柴吗?好不容易搂的烧柴在草甸子丢了怎么办?老母牛套不上便在小牛犊儿身上打主意。

马上对被母牛弄坏的车辕进行维修,修好后重新改拴牛套等工具,因为老母牛量身定做的尺寸牛犊儿用着不合适,忙忙碌碌地足足折腾了一个上午才算弄妥当,午后在邻居帮助下强行把小牛犊儿套进了车辕里。

小牛犊儿虽然还不足一岁,但长得和小毛驴差不多,有一定力气,刚套进车辕时它不是用头牴,就是用蹄子踢,再不就是赖着不走,用鞭子打时则使劲狂跑不止,总之小牛犊儿从心里不愿意被套进车里,变着法想挣出车辕摆脱主人对它控制。

尽管牛是一种有力气的动物,但小牛犊儿毕竟才不足一岁,而我当时正值风华正茂的年龄,和牛犊儿较量实乃势均力敌,无论它怎么耍脾气也挣不出车辕子,不走时我挥鞭对它连打带吓唬,打疼时小牛便耍起蛮劲拉着车拼命猛跑,这时候我只好攥紧牛头绳踉踉跄跄地跟着它跑,好在小牛犊儿无长劲,只片刻功夫它就累得跑不动了,跑不动就站下瞪大眼睛看着我愤愤喘粗气,那样子好像还在思考如何与我抗衡。

小牛犊儿变着法儿竭尽全力和我较量了一阵子之后,可能是折腾累了便不再耍脾气,虽然喘着粗气也只好任由我牵着它头绳,它则拉着装有耙子等工具的车和我去草甸子了。

到草甸子后把牛犊儿拴在树下,抱了些车上带来的草给它以备饿了时吃,之后便不再管小牛到草甸子里搂烧柴去了。

套牛车搂烧柴的事情虽然过去了三十余载,此刻却依然可以回忆起当时的情景,那天搂完烧柴后去树下牵牛车装烧柴,由于烧柴零散需要走着装车,故此小牛犊儿在装车过程中又耍了几次脾气,尽管如此我也把所有烧柴都装在了车上。

装完烧柴便牵着小牛车回家,车上因装了烧柴小牛犊儿拉着费劲所以它又开始耍脾气,走了一会儿站在路中央耍赖说什么也不走了,没办法只好对它挥鞭威胁,同时一只手拽车辕帮着它拉车,就这样一路上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总算在近天黑时我牵着小牛车它拉着车走进家门。

第二天早饭后依然套上小牛犊儿去搂烧柴,它虽然还不依不饶耍脾气,可是套车、及牵着去草甸子时比昨天省了很多劲,或许牛马天生具备被使役基因的缘故,通过几天去草甸子搂烧柴时路上对它训练,后来套车时小牛犊儿居然不再耍脾气了。

去草甸子时车是空的,见它不再耍脾气我干脆坐在车上赶着走,最初小牛犊儿见我坐车拉起就跑,但我心里有底它绝对逃不出我“掌心”,于是便坐在车里只管操控去草甸子路线不错即可,小牛跑了一阵子见我依然稳如泰山地坐在车里,便也不再逞能放慢步子行走在去草甸子的路上了。

在近半个月的搂烧柴过程中,我都是把每天搂的烧柴当天拉回家来,而其他社员、包括队长在内也需排号等待生产队马车给往回拉,这期间当然有人丢了烧柴,因而他们便对我的小牛车称赞不已,也羡慕声连连。

小牛车解放了我很多体力,农村那时候都住泥草房,一间房生产队每年只给拉一马车土维修房子,不够用时便需自己去甸子用土蓝挑,而我则是用小牛车去拉,于是又引来无数羡慕的眼神欣赏小牛犊儿拉车的场面。

日常生活中好多杂活也都是小牛犊儿替我干,当时全村只有一个磨坊,村民们米面加工来回搬运都是靠人背肩扛,我却是坐着小牛车去磨坊碾米,去地里打猪草、以及去外村串亲戚等都是小牛犊儿拉着我们。

令我想不到的是小牛车居然还出了一趟公差,那年进入腊月时生产队几辆车都去县城搞副业,家里只留一辆牛车应付日常杂事。

那时候每逢年节粮食所供应白面,每口人二市斤生产队派车去拉,可是当那天队长分派牛车老板套车去粮食所领白面时,车老板告诉队长大车轮轴承已经碎了,正要告诉他派人去买轴承。

巧的是通知领面的日期已到最后一天,如这一天领不回白面就需要过完年粮食所上班后才能领,可是全村人除夕包饺子还等着这二斤面呢,不领回来怎么可以啊?生产队马车在县城搞副业远水解不了近渴,于是队长想到了我那辆小牛车。

此时小牛犊儿已使役近半年时间了,各种活计干起来都不在话下,那天小牛拉着我和队长去了粮食所,把三百多口人的面粉近七百斤装在车上,加上我和队长牛车负荷千余斤,而我的小牛犊儿拉着走路时却显得十分轻松,一路悠闲自得地把我们拉回了家。

因小牛车顶替了大马车干的活,所以队长答应给我十五元七角做工钱,当天的工分依旧照记不误。

不要以为十五元七角钱少,那可是当时两个劳动力和一辆马车搞副业一天所得的报酬,社员干一天活好年景才分一元多钱,不好年景一个劳动日连一元钱也分不到,那时候普通工人月工资仅三十几元钱。

小牛车给我带来如此多便利可把村里人羡慕坏了,羡慕归羡慕大部分人却都没有牲畜,那些分了牲畜的党员干部们,见我使小牛犊儿拉车方便就打起自己牲畜的主意,但他们也只是想想而已根本无法实现,因他们虽有牛马却没有车,再者,他们要的都是成龄的大牲畜,大牲畜体力健壮没经过训练根本无法使役,最主要的是他们没有车,因为大车那时还归生产队所有不随便使用,如同我这种手推车倒是可以弄到,可是他们都是成龄的大牲畜手推车不经改制根本套不进车辕子。

不知不觉一年时间匆匆而过,当人们见我小牛车确实受益匪浅,改革开放的政策也没什么变化时,一个个才如梦初醒般缓过神来,干部再召集分牲畜会议时人人都积极参加,抓阄时也争先恐后唯恐捞不着。

可是这些人又打错了算盘,他们应了那句——横垅地撵瘸子,一步赶不上、步步赶不上的话,虽然政策依旧还是继续分掉集体牲畜,但价格却发生了变化,牛马羊都在去年的价格基础上翻了一倍还多。

随着改革开放政策不断深入,一年之后我也赶潮流离开了小山村,搬家时那头老母牛卖给了别人,小牛和车却舍不得卖掉一起带走,搬到新地方盖房时小牛车亦贡献颇多,拉土、拉砖……可以说小牛为安新家立下了汗马功劳。

牛车带给我的利益可以说举不胜举,这头小牛一直为我服务了五年,直到一九八四年由于工作原因才不得已卖了它。

要卖小牛时心里颇感不忍,无法面对亲眼看着小牛被牵走的情景,无奈之下躲去别处呆了一天,临走时去园子里掰了一筐玉米穗倒给小牛,并告诉家人等它吃完之后再让买牛的人牵走。

在外面躲了一天,晚间回来时得知小牛中午就已被牵走,看着空旷的牛棚感觉脑子里一片混乱,小牛憨憨的样子立刻在脑海里浮现出来,思绪里不停地回味着几年来小牛和我同甘共苦的画面——拉烧柴的路上、拉白面的路上、拉砖的路上……

小牛卖了,那辆改制的手推车却一直保留着,直到八七年买了小四轮才闲置起来,九二年买汽车之后也依旧没有舍得扔掉。

更令我感到奇怪的是,后来搬进城里买了轿车,也住进了高楼,可是在添置这些现代化的东西时,内心深处却从未感到过拥有小牛车时那种快乐与自豪,随着时间推移,随着年龄增长自己慢慢悟到:只有在那种特殊的社会背景下、以及在那种特定的环境中,才可以让人产生出那种意想不到的快乐与自豪。

尽管如此,每每想起和小牛车林林总总的事情时,心底便会涌出一种甜甜的感觉,虽然那段时光算来已经流逝过去三十余载,此刻想起和小 牛犊儿的那些事情时,却依然感到一种美滋滋的感觉在心底涌动着。

沈阳哪家专科医院能治癫痫病哈尔滨的医院哪家能治癫痫病癫痫可以治吗

相关美文阅读: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