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流年】兄弟是彼此的饭(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4:14:31

一、兄弟是彼此的饭

他们生在农村,是从小的玩伴,因为贴心,拜了把子。那一年的元宵夜,城里有灯展和烟火表演,他们俩搭伴儿去看。人太多,怕走散,哥哥一直握着弟弟的手,两个少年,就那样手拉着手,一起看完了整条街的灯盏和焰火表演,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别扭。

去地里干活,哥哥总是和弟弟挨着,哥哥干得快,总是帮弟弟。

哥俩都是争强好胜的人。弟弟劝哥哥一起去城里打拼,哥哥说:“你去吧,我这双手只能干点儿农活儿,再说,都走了,这两家的老人谁照顾啊。”

哥哥让弟弟放心去城里打工,家里有他呢。弟弟没了后顾之忧,专心干事儿,终于事业有成,而哥哥一直在乡下,一直替他照顾着他的母亲。

他们像商量好的一样,各自守着各自的轨迹,一路向前。只是,心却一直没有离开对方。

弟弟在城里的公司,叫忠民商务公司,因为他叫李大民,而乡下的哥哥,叫方忠。

他们知道,星辰辗转的岁月里,他们彼此都是对方最后一个背靠背,心连心的兄弟!

很多人都知道父亲和段叔是拜了把子的兄弟,可也是不折不扣的“死对头”。从小两个人就东西院住着,遇到一起就掐架,谁也不肯让着谁。还有人传说父亲和段叔以前为了一个女同学打得头破血流,段叔没打过父亲,所以离开了家乡,可是谁也不明白,赢了的父亲为啥也没娶那个女同学。父亲后来和母亲结婚生下我们一大帮,忙忙碌碌的为了日子奔波着,段叔却一个人孤单单的南征北战,走了许多地方。父亲偶尔讲起小时候就会忽然骂一声“一根筋的倔驴”,父亲骂这句话的时候我们都知道,那是他小时候和段叔打架的时候经常骂段叔的一句话,我们印象里的段叔简直就是父亲的影子,倔强、耿直,不会说一句好听的话。

去年,漂泊了大半辈子也没成个家的段叔回来了,什么都没带回来,只带回来一副得了绝症的身躯。这个消息在他回来的当天晚上,我们就在父亲絮絮叨叨的电话里听说了。父亲没多说段叔,就是和我说着母亲的病情的时候,忽然冒出一句,“你段叔回来了,还住在咱们家东院。”

早上母亲忽然打电话控诉父亲的“罪行”,原来父亲把我买给母亲的东西偷出去送给了段叔。被母亲抓了现形,父亲梗着脖子跟母亲吵,“你得了病你有一大帮孩子管你,可他得病了,一个人都没有。”母亲被父亲的阵势吓住,那之后不再管父亲,父亲索性开始光明正大地拿东西给段叔。今天一盘饺子,明天一块哈密瓜。母亲说懒了一辈子的父亲变勤快了,每天都是天没亮就爬起来出去溜达一圈。后来问父亲,父亲说,他天天早上去看段叔死没死,他怕段叔死在屋子里没人管。

段叔死的那天,父亲是半夜爬起来的,他说做了一个噩梦,梦见段叔喊他,说要死了。父亲急急忙忙穿衣服,母亲追问他也不说啥,就大半夜里跑去看段叔,段叔好歹是带着笑容走的,因为死的时候有个人在身边,总算没有孤零零地走。

我们是很久之后才听母亲讲段叔和父亲的事儿,段叔和父亲都爱上了同一个女同学,开始的时候较着劲儿的对那女同学好,有一天两个人约了地方说是摔一跤,谁输了谁滚远点儿。段叔输了,第二天早上真的滚远了,居然一走就是几十年也没个音信。开始的时候父亲觉得他过几天就回来了,可是时间越来越长,也没有段叔的信儿,有人说段叔找地方自杀去了。父亲就开始后悔,对那女同学说,不能做对不起段叔的事儿。然后托人说亲,娶了母亲,结果段叔也没回来。母亲说父亲这一辈子都在等段叔回来,结果他回来了,却要死了。父亲天天去看段叔,骂他“一根筋的倔驴”,段叔也不回嘴了,只是憨憨地苦笑。

段叔死了,没人和父亲掐架了,父亲也孤单。俩人在一起,哪怕是掐架也好啊。

最近父亲总说吃饭没滋味,“怎么就没有和老段在一起的时候吃的饭好吃呢?那时候吃东西狼吞虎咽的,香得很呢!”

“那是饿的,做点儿吃的,俩饭桶抢着吃,能不觉得香吗?”母亲揶揄他,父亲不置可否。

父亲心里清楚,有菜共享,有酒同喝,兄弟在一起,哪怕吃糠咽菜,也是香的。因为兄弟是彼此的饭!

二、掬一捧从前的月色过活

从前有什么?健忘的你大概记不得那么多,但是有一样东西,你一定记得——“慢”。

那时,我们写信。邮递员骑的车子很慢,我们的字写得也很慢,总是不满意某种表达,写了撕,撕了再写,说过的一点点儿热辣的话,紧赶慢赶,也要几天时间。爱情,是要缓慢进行的。

那是我们怀念的从前。孵小鸡要用二十多个昼夜,更别说成长了。蔬菜要登上餐桌,须经过阳光的恩准。开花几天,结果几天,收获几天,都是有自己的规律的,不像现在,家畜们可以几天就变肥,蔬菜们可以一夜之间就变大。

从前,去看女友,赶不上车,就步行,就着月色,走上个大半夜,将近凌晨的时候,见到了女友,她的惊喜比天还大——难不成是神兵天降吗!

多远的路都挡不住思念的脚步,在爱里,我不做奔跑的犀牛,我只做笨拙的蜗牛,路远,我就一直爬。

从前很少看见汽车,也没坐过飞机,没有手机和互联网,不会有淘宝体的问询:“亲,今天还好吗?”也不会有甄嬛体的答复:“小主今日心情极好。”不管电视剧里怎样把穿越剧演得神乎其神,都没怎么感动过我,其实,人世间最美的穿越,是从一颗心到另一颗心。那是最优雅的缓慢,我一直坚信,蜗牛可以到达的地方,月光宝盒不一定可以抵达。

“齐纳蒂”,你们有没有听过这个名字,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一个老外,歌星或者球星吧。其实,那只是拼音输入法惹的祸,我不过是要打“亲爱滴”而已,只不过速度太快,变成了齐纳蒂。

木心说,从前的锁好看,钥匙精美,你锁了,人家就懂了。

并不是说从前的月色里就没有小偷,实在是从前的月色里,养了更多的君子。

我们在从前的月色里缓慢地成长,甚至,一朵花开的瞬间,我们都看得清,一棵树鼓胀出的一粒米大小的芽胞儿都能看得清,看一尾鱼,怎样从鱼缸的左边游到右边,再从右边游到左边。

爱人在一封信的结尾对我说“三匹马的车子停在你的门前,上面装满你要的诗歌。”

那是多么宏大而优雅的场景,此生莫说拥有一次,想象一次,也是奢侈的幸福。

掬一捧从前的月色,洗把脸,漱漱口,过去的岁月便在眼前飘来飘去,想起一段浪漫的故事,美好得让我感动,想起了一个深爱的人,如今不知身在何方。心便有点微微的疼。为什么在月色里,人们总是容易回到从前?

这几年,我的思维出现了问题,分辨不清今生要去的方向,一团乱麻似的生活越缠越大。生命就像一场终有尽头的奔跑。有时候你不停地跑,不断地跑,却不知道为什么跑,跑向哪里,哪里是终点。此刻才恍悟,所有的奔跑都是为了更优雅地停下来。就像跳远一样,发力、助跑,只为了最后在半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

现在,我终于把快递包里的生活轻轻放下,一门心思享受着这月色的苍茫。

多好啊!灵魂在微微地歇息,在潮湿的空气里慢慢散步。它神秘地穿行在人群中,不说话,也不呼吸。它也可以随意变形,变成一朵花、一缕风或一团雾。

停下来。月色正美!

哈尔滨治癫痫医院哪里好早晚服用奥卡西平的时间间隔需要很长吗癫痫频繁发作是为什么北京癫痫医院哪家最好呢

相关美文阅读: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