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流年】鲁迅故里三章(散文)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28:41

一、酒逢咸亨千杯少

初中时期读过的语文课难以计数,唯有鲁迅先生的《孔乙己》刻骨铭心。

鲁迅先生的这篇小说写于一百年前,故事发生的背景距今有一百二十年。历经沧桑,时代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就人性中人的心理状态来说,还真的没有多大变化。

在绍兴旅游,我发现各景区门票彩页上方都用大号字体,写着这样七个字:“跟着课本游绍兴。”说实话,我就是装着课本游绍兴的。历史,地理、人文等知识从课本走进现实,从远古走进今天,心中的愉悦是显而易见的。有一种释然的感觉,哦,原来你是这样的!

参观鲁迅故里,如果你从东门进西门出,再往前方走一百米,就是一百二十年前孔乙己站在曲型柜台外面喝酒的咸亨酒店。

时光倒流至一百二十五年前,咸亨酒店由鲁迅先生的几位本家于一八九四年(光绪二十年)开设。店名出自《易经·坤卦》:“坤厚载物,德合无疆,含弘广大,品物咸亨。”现在,我简单解释一下这十六个词的含义。看似一个简单的店名,实则蕴含着非常丰富的人生智慧。前面八个字,是说我们人要效法大地那么伟大,像月亮那么光明。古人对于一个胸襟伟大、了不起的大人物大多形容为“光风霁月”,即像月亮那样光明磊落;地有多厚,厚到可以承载万物,所以它的德性之大是没有边界的。后面八个字“含弘广大,品物咸亨”:意思是说,世上万物皆美,万事亨通。

小说《孔乙己》中的一号故事主角孔乙己的故事背景大约发生在一八九八年(清光绪二十四年)左右,证明该酒店已经经营三四年了。

“孔乙己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高大,青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一部乱蓬蓬的花白胡子。”

咸亨酒店因鲁迅先生在《孔乙己》等多部小说中的生动描述而名闻天下,目前是国家商务部认定的首批“中华老字号”企业。

“孔乙己在我们店里,品行都比别人好。就是从不拖欠;虽然间或没有现钱,暂时记在粉板上,但不出一月,定然还清,从粉板上排去了孔乙己的名字。”

二零一八年初春一日,参观完鲁迅故里四处景点,我们就直接往西行走,穿过马路参观“沈园”。沈园参观后,接着参观周恩来祖居。所以当天没有参观咸亨酒店。我和家人“狐仙”是在第二天上午游览酒店的,纯粹的游览拍照,也没有在酒店消费。我住的唯悦酒店坐北朝南,穿过一条青石板路的巷子往北走大约四百米就到了咸亨酒店。

“有几回,邻居孩子听得笑声,也赶热闹,围住了孔乙己。他便给他们茴香豆吃,一人一颗。孩子们吃完豆,仍然不散,眼睛都望着碟子。

孔乙己着了慌,伸开五指将碟子罩住,弯腰下去说道:‘不多了,我已经不多了。’直起身又看一看豆,自己摇头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了。’于是这一群孩子都在笑声里走散了。”

咸亨酒店,也是坐北朝南。正门有一副对联:小店名气大,老酒醉人多。孔乙己的全身铜像在酒店正面偏左,离酒店柜台有五米远的地方。腰略微弯曲,头向右前方,仿佛面向孩子诉说着:“茴香豆不多了,真的不多了。”

孔乙己,是二十世纪初叶被封建教育熏陶的畸形人,一生凄凄惨惨,孤独寂寞,最后拖着断腿,用手爬进了墓窟,用心酸的泪水,浸透了自己受戕害的一生。站在孔乙己铜像前,我陷入了短暂的沉思。孔乙己,其实是一个小说人物,是一个悲剧性的小人物,为什么鲁迅故乡的人们,依然以这样的方式怀念他、纪念他?

法国哲学家说,滑稽人物的滑稽程度往往等于他不自知的程度。孔乙己的可悲,因为他的不自知而使人愈觉悲惨。

孔乙己,他没有家室、没有职业、没有地位、甚至也没有名字。人们只知道他姓孔,“便从描红纸上的‘上大人孔乙己’这个半懂不懂的话里,替他取下了一个绰号,叫做孔乙己。”他那清白的脸色、蓬乱的胡须、皱纹间的伤痕,无不透露出酸楚的身世。应该说,是封建教育把孔乙己摧残到了这步田地,但他自己浑然不觉。他不了解社会,甚至也不了解自己。他的经济地位使他只能像“短衣帮”一样,站着喝酒,但他的思想意识又使他穿着长衫。

一九二五年,鲁迅先生曾提出这样一个著名的命题:“悲剧就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孔乙己个人的命运无疑是悲剧的,但从他的身上,我们依然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个人物骨子里流露出的善良与纯真,在那个风雨如磐的社会,他就像一粒萤火虫,虽然微不足道,依然温暖人心。孔乙己的到来,常使“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常使孩子们在笑声中赶来,又在笑声中走散。我想,这就是人们至今依然怀念和怜悯这样一个“悲剧人物”的理由。

上午九点,酒店门开着,但还没有营业,因此酒店大厅和柜台隔壁的“穿长衫们”喝酒的地方,都空无一人。趁此机会我在酒店大厅留影纪念。酒店大厅北面的墙上张贴着五副名人来此酒店温酒的影像。酒逢咸亨千杯少,出自大画家华君武之漫画题词。在酒店西面白色粉板上依然写着:“三月六日,孔乙己欠十九钱。”走出咸亨酒店大门,我看见阳光正温暖地照耀在“孔乙己”身上,我不是醉倒在咸亨的酒中,而是醉在这明媚的新时代阳光中。

二、从三味书屋到百草园

戊戌年三月十八日,星期四,五一长假后的第二天。上午九时,我和家人从杭州踏上了走访鲁迅故里的旅途。从杭州钱江世纪城经市心北路走杭州环城高速,到绍兴鲁迅故里附近的唯悦酒店,一个半小时后,我就把车停在酒店的附一楼车库。

唯有用心,方能悦人,是这家酒店的服务宗旨。办好入住手续,我们就直奔鲁迅故里!鲁迅故里,里面包含四个景点:

鲁迅祖居,顾名思义是鲁迅祖父那一代人居住的地方。

三味书屋,是清末绍兴城内有名的私塾场所,是鲁迅先生私塾老师寿镜吾教书的地方。寿怀鉴,字镜吾,是“本城中极方正、质朴、博学的人”。鲁迅十二岁至十七岁在此读书。堂屋正中为塾师桌椅,两侧为客席。窗前壁下为学生座位。寿家台门,建于清朝,由门斗、厅堂、座楼、平屋与厢房组成,其中东厢房即为三味书屋。

鲁迅纪念馆,是鲁迅的生平事迹展览,有上下两层展厅。这是真正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鲁迅故居,是鲁迅出生、青少年读书生活的地方。鲁迅故里景点无须买门票,凭身份证入园参观。但每天参观的人数不得超过四千人次。我和狐仙入园区时,接待人数还不足二千人,远没有达到规定人数,因此很顺利入院。

参观顺序是:鲁迅故居、三味书屋、鲁迅纪念馆、鲁迅祖居、百草园。正如鲁迅文中所说,百草园确实是在鲁迅祖居的后面。

“出门向东,不到半里,走过一道石桥,便是我的先生的家了。”鲁迅先生在其散文名篇《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是这样叙述百草园与三味书屋方位的,我和家人是先参观三味书屋,然后再到百草园的。因此,从三味书屋出来,走过一道石桥,然后向西走五百米左右,右拐进一条小巷,就到了百草园了。

“我家的后面有一个很大的园,相传叫作百草园。现在是早已并屋子一起卖给朱文公的子孙了,连那最末次的相见也已经隔了七八年,其中似乎确凿只有一些野草;但那时却是我的乐园。”

从小孩子的眼光看,百草园也许是一个很大的园子,我目测了一下园子,也就九百平方米左右。我正是从朱文公的子孙买下的鲁迅祖屋的后门进入百草园参观的。

“不必说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椹;也不必说鸣蝉在树叶里长吟,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轻捷的叫天子(云雀)忽然从草间直窜向云霄里去了。单是周围的短短的泥墙根一带,就有无限趣味。”

这是鲁迅先生描写的百草园的“无限趣味”,然而经过一百年多年的岁月洗礼,我看到的这些“无限趣味”,显然已经荡然无存了。

但是,从鲁迅故里回来再读《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读里面的一些文字章节,确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读来自然更有趣。时光境迁,文字的馨香依然芬芳。

三、千秋悲歌钗头凤

满园春色柳韵深,桃花池阁梦难寻。

千秋悲歌钗头凤,岂独伤心陆游翁。

壁上题词泪痕干,劳燕依旧思沈园。

桥下春波含旧泪,人间已唱自由歌。

戊戌年三月十八日,春夏之交,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和家人走进了沈园。

沿着花香小径,漫步在幽竹草亭,遍寻那千年一叹的陆唐相会之庭阁,吟诵壁上《钗头凤》,不胜感慨,也随意赋词一阙,题名《无题》,以作备忘。

也许是我孤陋寡闻,在来绍兴之前,我真没有想到:闻名世界的鲁迅故里与见证陆唐爱情悲歌的沈园,仅仅隔路相望,两地直线最短距离不到五百米。进入鲁迅故里闸门的时候,服务员就直接给我们推销沈园门票,推广语是,无须走回头路。

沈园,本为沈氏私家花园,宋时为越中名园。因南宋爱国诗人陆游在此与前妻唐婉邂逅,并题《钗头凤》词于壁间,晚年又屡访沈园,作诗追念,使沈园更负盛名。然而沧桑数易,至建国之初,故园仅存一隅。

一九六二年,郭沫若参观沈园,作词并题“沈氏园”匾额。如今沈园已经是国家5A级旅游景区。名人效应可见一斑!

陆游初娶唐婉,伉俪情深,后因母之命,被迫离异。绍兴二十五年,陆游和唐婉在沈园邂逅重逢,陆游颇为感伤,于是情不自禁在园中题《钗头凤》词一阕。唐婉以词迎和,悲凄欲绝,旋即抑郁而死。

陆游一生对这段感情不能释怀,多次赋诗忆咏沈园、追念唐婉。抒发对唐婉真挚的情感。

由陆游和唐婉,在沈园,在鲁迅故里,自然会想到另一对夫妻:鲁迅和朱安。两对夫妻,一对伉俪情深,一对形同虚设;一对被迫离异,一对被迫结婚。然而他们都是封建“礼教”的牺牲品。“世情”所以“薄”,“人情”所以“恶”,皆因“情”受到封建礼教的腐蚀。《礼记.内则》云:“子甚宜其妻,父母不悦,出。”陆游的母亲就是根据这一条礼法,把一对好端端的恩爱夫妻给拆散了。

同理,鲁迅的母亲也是根据这一条礼法,把自己喜欢的朱安赠送给了自己的儿子。鲁迅虽然不喜欢,但也只好收下。由此,从小与沈园作邻居的鲁迅,对于母亲赠送的“礼品”名收实不接受的态度,我们至少多了一份宽容和理解。

凭吊遗踪自感伤,柔肠侠骨两难忘。

天为九州留挚爱,典型只在此园中。

黄昏时分,我和家人走出沈园。出口处一位女性工作人员礼貌性地说道:“欢迎下次再来!”我莞尔一笑,快步走出。此时,阳光明媚,鲁迅中路三百十八号乌篷船码头一片祥和!

癫痫病到底是怎么得的呢武汉市到哪家医院治癫痫湖北医院治疗婴儿癫痫病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