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流年】雪落倾城,只为你来(岁月征文·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37:40

『一』

雪,是纷飞的梦。

那日我打开你的文集,这个题目盅惑了我。最初,从你的网名——纷飞的雪,我便知道你一定爱极了雪。然,纷飞的梦,读了这几个字,我才更知晓,生在南国的你,一片片雪花,是你一个个纷飞的梦。

在流年社团,你有很多名字:雪社,圣女,妞妞,雪姐,飞雪……而我,愿意叫你雪。雪,只一个字,简单,素净。今天,当我轻轻唤出这个名字,没有一丝凉意,有的只是唇齿间的温润。

我从来都是一个后知后觉的人,在江山,太多钟爱文字的人对你早已是久闻盛名,而我来流年很久之后,才能将你和流年社长对上号。知道你是社长,也知道你写得一手好文章,可依然觉得你像天空里的雪,从高空而来,有一种圣洁,有一抹飘逸,有一丝清高,还有些许冰冷。

雪,原谅我,最初对你的印象是这个样子,那是因为我虽然也是流年的一名编辑,但于一个只是喜好文字,却并没有文学水平的我来说,你,是高不可攀的。

在流年编辑群谈笑风生的时候,在很多流年人唤你妞妞,表达对你无限的喜欢和宠溺的时候,我,更多的时间是选择默默观望,看着你们其乐融融。虽然不言不语,屏前的我也会将嘴角上扬。

网络的空间,我也算是庸庸碌碌好几年,涂鸦着闲散的文字,没想过有一天也可以成为一名网编。山地老师把我引荐给你,你几乎未曾对我考察,欣然允许我成为一名流年的编辑。那时候流年有多大的名气,你有多大的名望,我并不知晓。我是一个生性寡淡的人,尤其对于名气、光环这类外在的东西,从不看重,因此,也常常忽视别人的外在的东西。但这并不影响我的感恩与珍惜:感恩你许我来流年,珍惜这个与文字亲密接触的机会。

我是什么时候才开始对你眷顾呢?我想大概是从编辑雁子的赏析《诗意的逗留》开始,赏析的是你的小说——《你在这个世界下落不明》。这篇小说我读过,如果我没记错,那是我来流年之后,评论的你的第二篇作品。不是说我那时只读过你的两篇文字,而是因为自觉笔拙才浅,不敢冒然留言。

流年编辑雁子,她本身就是诗意的化身,她的赏析亦是诗意盎然美轮美奂。原作是你,赏析是她,你们清澈相遇,我便在如诗如画里再也不能自拔。

读过雁子的赏析,回头再读你的小说,然后再来读赏析,几次婉转流连,我方敢写下按语:

樱花翻飞,花轻似梦,一袭沉香里,无论是作者纷飞的雪,亦或小说里的主角,甚至是我这个赏析者,都惊醒了沉睡了一个季节纷纷扰扰的记忆。

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诚然,世间所有爱情,不是每一种都堪称正确,但只要彼此真心付出就值得尊敬。

爱是一场修行,在你的这部小说里,在雁子的这篇赏析里,这句话得以更深刻的诠释,世间诸多情感并不是都能得到完美圆满的结局,但,爱依旧存在。

落花化作春泥,青春散成往事,刹那芳华,是瞬间,亦是永恒。在追忆里,让心无尘。

正如雁子所说——俗世的你我,且怀着一份朝圣的心,闲看花飞花谢,静待一场精彩的遇见,让爱,无怨无悔,留驻人间。

雪,我不知道,当你看过我写下的按语是否满意,我想那个时候,你对我的感觉也是陌生的,因为我们的交集其实很少。

『二』

第一次按你的文,已是来到流年近四个月后。

那篇文章的题目是——流年尘香:微韵。如果说在这之前,我对你的印象还停留在你文采斐然,文笔柔美,这种初步的平面的感觉;那么切实编辑你的文字之后,这种感觉,才真正立体起来。

你是一个为文字而生的人,读完你的这篇文,我的这种感觉特别强烈;

你是红尘里,一个可遇而不可求的人,这是我读第二遍的感觉;

晓月很幸运,有你这样的知音为她写下这么纯粹澄净的文字,这是我读第三遍的感觉。

你轻捻起一抹蓝色的微韵,将那些灵动而淡雅的情愫,用墨香穿起一串串文字,执笔念心,落墨为暖。晓月便在这些文字间轻盈漫步,向着我这个编者姗姗走来。

听一曲笛箫,诉一曲琵琶,你淡雅的情怀将满满心思洒落湖心,荡起点点涟漪,惊起了一池莲花摇曳,而晓月,恰若兰舟上拨弦的一朵蓝莲,在红尘之外,鼓瑟梦里江南。

你在花开的时间里等着她,那个唐诗宋词里吟令的晓月,用文字沾染千年的古韵,纵横烟雨,浅笑低吟,在花开的世界里轻舞飞扬。

时光深处,蔷薇花开,清香弥漫,屏气凝神,耳边仿若拂过街道的风声。你和晓月,在清浅的时光里邂逅,那一份漫想和诗意,迷了双眸,触了心弦,美了流年……

按过你的文章之后,雪,你葱茏淡雅而略有禅意的文字,盛开在我许多个宁静的夜里。我在你的文字里徜徉,在文字里倾听,也在文字里守候。

甚至我也想,你若浓情笙歌,我定卷帘烹茶,你若把盏对月,我便摇桨逐影。

在你文字心灵和思绪的对白间,我看见在素年锦时里执捻明媚用文字独舞安静如水的女子,亦如那个投影里的自己!

雪,读你的文字,不是在清晨,不是在午后,不是在春花,也不是在秋月;读你的文字,一定是要在冬天的夜晚,窗外飘着雪花,耳边是一曲清音,伴随着雪花簌簌而落的声音,读你,就是要有这样的气氛相和。

你文字里的点点忧伤的意境,连同你吐气如兰的气息,你特别的味道,会在雪花飘落的夜晚弥漫,挥散,直至,一丝一缕地入心,然后,一点一滴地沉沦。

后来,再按你的文章,我便不再那么战战兢兢,我突然就觉得,我是那么地了解你,或者说了解你的文字,你的情怀。其实,这个时候,我们仍旧没有太多交集,甚至我都不曾将你加为好友。

雪,不是我孤傲,是因为,我还没准备好走近你。读了你的文字,你在我的世界里不再是高高在上,也不再是有一点点冰冷。我怕匹配不上你的美好,故,我才会那么胆怯。

因为你那么美好,所以,我也希望自己能够美好一点,再美好一点,才可以走在你的身后,当有一天,你蓦然回首的时候,可以冲着我嫣然一笑,轻轻地对我说:真好,你也在这里!

『三』

雪,我和你真正走近,我想是因为跟你写同题吧。

自从你的《风居住的街道》在流年发表后,很多人都爱上了这个题目,纷纷动笔撰写“街道”,而我也欣欣然、颤颤然书写街道。

不曾想,这一次同题之后,我便再也离不开你的世界,我踮起脚,开始追逐你的脚步,就这样,我们一篇篇同题写了下来。

我想我并不想追上你,只是想你在偶尔停下来的时候,可以看到我。我享受这个过程,因为另一个人美好,而努力让自己也变得美好的过程;追逐你的美好,不是为了移植或者装饰自己周身,让自我的形象明亮。而是在追随中不失自己不忘本真,“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的美妙过程。

诚然,当我走近你,我便越发觉得你自身的诸多美好,这样的美好是根植于你内心深处平和且趋于完善的品格,与你自身外的光环无关。

你,美好且独立。

后来,仿佛还是因为同题作文,我和你便走得更近了一些。《后会无期》是你的题目,你率先完成,很幸运,也是我编辑。这个题目真的很难,我在犹豫要不要与你同题。

晓文,写吧,这个题目很适合你。

雪,你就是这样蛊惑着我,让我无法停下来,并且心甘情愿一路追随。这样的题目注定要写悲情的结局,可是你不知道,我就不会写悲剧,我笔下所谓的小说一定是大团圆的结局,哪怕遭人费解,仍然不愿意虐心而安排悲剧。

但我还是写了《后会无期》,只是写到一万字的时候,我卡壳了,写不下去了。因为我悲哀地发现,我若再写下去,绝对不会是“后会无期”,而完全会是“花好月圆”,这样的结果只能是小说与题目背道而驰。

我很苦恼,也很纠结,然后有些不知所措,最后冲动之下,把写了一半的小说投稿,扔在了后台,最后自己点开。也许我是想用这种方式逼迫自己,完成这篇“后会无期”。

雪,你说你抑制不住好奇,在后台,进入我的半成品小说看了一眼。却不想,只这一眼,便注定了你与我这篇“后会无期”的不解之缘。当你告诉我想要续写这部小说,与我合奏“后会无期”时,我无法用语言说出我的震撼与激动。与才华横溢的雪合写一篇小说,这种事既不可遇又不可求,但偏偏让我遇上了。我不想说上苍对我太眷顾,这样说未免太牵强,我只想说,你,对我何其眷顾。一眼万年,我们将写下一个传奇。

两天,仅仅两天,你将完稿的小说交给了我,并且坚持用我的江山ID发表。读了你的续写,我震撼了,真的震撼了。我知道你爱极了这篇小说,为这篇小说付出的情感,你所营造出美轮美奂美到极致的意境入心、入魂;你的续写融合了我写故事的初衷,并完美到极致地将几个人的爱情故事推向高潮;而我最欣赏的是结局,你切合了“后悔无期”,所以这篇小说才没在我的手里流俗。

合奏完这篇小说,你和我很长时间走不出“后会无期”,于是,我便明白,我们对这篇小说投入太多了,写得入境,所以一再沉沦。一篇《后会无期》,拉近了你和我的心距,让我更多地体味到你的才情,而你,这朵雪,也变得越来越暖,再没有丝毫凉意。

『四』

《寻》是我们流年的又一篇同题,很多人参与。你的“寻”在截稿前三天完成,你说这是你写的最痛苦的一篇小说,你甚至还说以后再不写小说。于是我们知道,你写作的过程,亦是剥丝抽茧,化茧成蝶的过程。

你把你的“寻”交付于我,允许我来编辑你这篇小说。之前也编辑过你数篇散文,但小说,却真的不曾编辑过。你的小说大多是悲情收尾,唯独那篇你倾心创作的《一肩之隔》还有一些暖色。

接下你的《寻》,我内心满是诚惶诚恐的。

我的这篇小说不好按,你说。

听了你这句话,我便更加没底。

但是我相信你,一定可以。你又说。

读了你的小说,三遍。我用了两个多小时写按语,写完之后,我自己吓了一跳,按语写了那么长,这是以前不曾有过的。

我第一时间把按语发给了你过目,然后等待你的反应。

这篇小说很不好按,得到你这样的按语我已经很开心了。你说。

于是,这篇小说如期发出,我也长舒了一口气。

你的《寻》是篇虐心的作品,我想,即使再过好多年,即便在云清风淡的秋日,在夕阳恋红叶的午后,当我重新翻开这一页时,依然会感受到潮湿的印痕。

雪,我真的以为我是读懂了你的这篇小说,我也写下了自我感觉还可以的按语,没有太辜负你的这篇呕心之作。可当我和其他编辑讨论你的《寻》时,我才愕然发现,我根本没有完全读懂小说。我立时有些目瞪口呆,写了那么强大的按语,我居然没读懂原作,这对我来说,太讽刺了。我有些崩溃,还有些难以置信,我急于重读你的小说。于是,我悲哀地发现,我确实没读懂。

我第一时间给你留言:对不起,雪,我到底还是辜负了你的厚望,没把你的小说读懂按好。

那个下午我心情很差,觉得自己好没用,按语糟糕透了。

第一时间安慰我,说我的那一点没读懂,一点没影响到按语,在某种意义上说,甚至是你所希望的。

雪,你真的很善良,很可爱,原来安慰一个人,还可以用这样的语言。虽然我觉得牵强,但是我还是很感动,只是,我并没有释然,仍在自责。

后来,你又留言,问我有没有时间,想跟我谈谈。而我因为无法原谅自己的失职,干脆下了QQ,反省自己。并没及时看到你这句留言。

那个晚上,你等到了我,怕我难过,你温言细语地安慰我。我的泪滴落在键盘,遇见这样好的你,我还有何求?我还有什么不可释然?

有一个细节,我是后来才知道的,还是流年的资深编辑风姐姐告诉我的。她说,你很在意我,知道我因为编辑那篇小说自责、难过,你连饭也不做了,和我聊天、安慰我。

雪,我知道,不是因为你是社长我是编辑,你体贴下属才会那样温暖安慰,而是因为,你在意我,在乎我,才会那么急于把安慰给我,把拥抱给我,赶走我的难过。

至此,雪,我相信我已经真正地走进了你,且,平生一顾,至此终年。

『五』

你爱雪,爱雪花的轻灵飘逸,也爱它的圣洁纯净。平心而论,我一点也不喜欢冬天,北方的冬天太过寒冷,但是,我喜欢雪。沉寂的冬天,若没有雪的点缀,那这个季节毫无声色可言。

你喜欢雪,南方却少雪,即便偶有雪花飘落,那雪,也是极其温婉的,不如北方的大气。你盼望着一场倾城之雪。

那日,你发说说,十二月的沈阳,会有一场大雪吗?

我知道,十二月的中旬,你来北方的沈阳出差,你渴望遇见一场大雪倾城。

我在你的说说下回复:会的。

你出生在雪季,又那样钟爱着雪,雪花与纷飞的雪的相遇,无疑是最清澈的相遇。于是我日日盼望,沈阳,在你到达的那一天,会是漫天飞雪。

沈阳对我来说是不太陌生的城市,我曾走马观花地看过一些风景,走过很多条街道。而且,我离沈阳也不算太远,坐动车也不过四五小时。只是太多牵绊,让我无法抽身,去沈阳与你相会,是错过,也是遗憾。

不过我相信,终有一日,雪,我一定可以和你相会,因为,你还欠我一个拥抱。

我希望,十二月的沈城会有一场大雪,一定会的。

雪落倾城,只为你来!

成年人癫痫该如何做护理的工作呢太原专科治癫痫医院沈阳市专业治疗癫痫的医院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