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流年】怀念陈杰(散文外二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36:40

【怀念陈杰】

结识陈杰先生缘于电视剧《大染坊》和《旱码头》。《大染坊》在中央电视台热播轰动全国,周村区委区政府于2003年11月30日邀请主创人员来周村召开了一个座谈会,我作为区文化局负责人,承担了活动的组织工作。就此认识了陈杰先生。

后来先生创作剧本《旱码头》在淄博深入生活,我自始至终陪同。那些日子,我与先生朝夕相处,跑遍周村、博山、淄川、邹平、桓台等地。先生倜傥健谈,才华横溢,因一部《大染坊》饮誉全国,成为家喻户晓的名人。但是他时常把《旱码头》的创作构想详细说给我征求我的意见,这在文人圈内一般是犯忌的,也没有几人能做到。我对先生磊落坦荡的人品更加敬重。我们遂成莫逆。

先生在生病的十个月中,我们之间互相往来200余条信息。他并不关注我当什么官,他关注的是我的文学创作,他看了我的几部作品集子,对我大加赞扬和鼓励,风趣地说,孙方之从政是山东文学界的一个损失。2005年12月31日夜晚,我忙完了新年音乐会,即给先生发去祝贺新年的短信。一分钟,收到了先生的回信:“谢谢新年将至东窗,曙光尽扫沮丧,在曙光没来的时候,你的安慰把我孤寂的心照亮。感念足下,同祝新年快乐!陈杰鞠躬”。我深知,我的信息已经成为病中的他的一种不可或缺的精神慰籍。1月28日,除夕,先生一早发来一首诗:“半是残冬半是春,半是新人半旧人。旭日又到远林后,映红新年一天云”。1月30日,正月初二,深夜了先生又发一首《贺新春》:“江流清清江船新,昨日东风今日温。收帆怡静顺水去,两岸红杏正缤纷“。那晚我正在故乡,陪客人喝了少许酒,看了先生的诗,我感慨良久。我从诗中分明读出了谶意,心情怅然。我只给先生发回两个字:晚安。

2006年4月18日,《旱码头》在周村开机。忙了一天,深夜11点半了,卧在床上将消息发给先生:“《旱码头》开镜致陈杰兄:铁马冰河气如虹,大音谁似先生同。曲高偏是和者众,历下才子第一名。”当夜,先生回信息:“好诗。谢谢,下周我去周村”。

这部耗尽先生心血的作品终于顺利开镜,使病中的他兴奋不已。我几乎是每天发几个信息向他报告拍摄情况。4月26日,先生亲自驾车来到周村,他在现场与导演唐敬睿、主要演员张丰毅等深入探讨、交流对人物性格的把握。其实,先生的病那时已经很重了,但我看出他心情很好。他最关心的是《旱码头》早一天拍完播出。5月4日,《旱码头》举行开机仪式,先生又来到周村。参加完活动,我陪他在宾馆休息。那天先生兴致极高,大谈古典文学、世界文学。又谈到当下的中国文学界,他的一些见解,不免偏激,但深刻独到,使我很受教益。他忽然说,你的小说很有特色,不打算再出本集子?我给你写序。我那时已经筹划出版《孙方之中短篇小说选》了,由于先生病中,就没打算告诉他。既然先生主动提到作序,又见精神极好,就立即取来打印稿呈给先生。他放弃午休,在宾馆里就看了起来。竟在5点前看完了20余万字的稿子。晚上,我约几个文友陪先生在一家小饭馆吃饭。先生的话题主要谈我的小说。使我知道了我的作品暗合上了大语言学家索绪尔的理论:叙事轴极短,联想轴极长。只有这样的作品才有看头。先生极力称赞我的《旱魃》、《梦奸》、《金龟庵》、《葫芦寺》等小说。他说这样的作品像陈年纯醪,香醇有咂摸头。先生感慨,你这样的作品出版社不给出给谁出?并允诺:我帮你找家出版社,包准他挣钱。

十天后,先生抱病写完了序言。尽管只有短短千余字,我读了几乎掉泪了。并不是因为先生对我的褒扬,而是在电话中,我听出先生精气神大不如十天前。然而却一再道歉写得不好,自责没有力气把想好的意思表达出来。那一时,我深深自责,不该给先生增加这样的负担啊!

6月26日,先生病重。我与李部长代表区领导前去看望。谈了《旱码头》拍摄的有关事宜,他又当面抱歉没给我写好序,并伤感地说,你的书,我帮不上忙啦。我低下头,强忍住在眼眶中打转的泪水,使劲握住他的手,一句话没说。又过了十天,先生弥留之际。我来到他的病榻前,神志是清醒的,但病魔折磨得他精疲力竭,他拉着我的手,艰难地说出一句话,我没有听清,他夫人解释,说不要叫你忙活了。我哭了。泪水滴在先生的没有血色的手背上。先生枯瘦的脸颊上滚动着几滴泪珠。

7月6日凌晨,先生走了。那个清晨,电闪雷鸣,大雨倾盆。5点,陈夫人要通了我的手机,哽咽着告诉我噩耗。我虽然早有思想准备,但感情上就是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上苍怎么就容不下这样一个天才的作家呢?我没吃早饭,忍着悲痛拟了一条挽联,发给了我与陈先生均有交往的朋友张宏森、唐敬睿、刘强、李国经、郭济生、常传喜等数十人。挽联是:“推齐鲁第一奇才,唯公抱道德经,共仰高风尊学海;留中华无二大著,从此读书问字,不堪回首忆济南”!一早,我与李部长赶到济南。曾诞生过生两部轰动全国的电视剧作的这套楼房里,往日里我进得门是主人的热情问候和袅袅茶香,那日变成了肃穆的灵堂。先生的大幅照片挂在墙上,微笑着接受着我们的三鞠躬。以往,与先生互发短信,都礼貌地缀上“鞠躬”字样,今天我却真的给先生鞠躬来了。

先生走了。停止了他天才的创作。他生命最后的文字,竟是为我的小说集写的这篇序言。先生遗言,《旱码头》播出时,不要在他的名字上加黑框,援照此例,先生为我的小说集所作序言,亦不给先生名讳加黑框。先生精神不死!

(此文为《孙方之中短篇小说集》后记一部分)

2006年9月

【生是一辈子死是一瞬间】——电视连续剧《旱码头》主题歌解读

2007年5月26日至28日,陈杰创作的第二部电视连续剧《旱码头》审片会在周村举行。该剧总策划、导演、制片及淄博市暨周村区有关领导和有关人员参加看片。在三个整天和两个半夜里,我一直沉浸在陈杰营造的那个波澜壮阔,荡气回肠,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的故事情节里。陈杰的人生是大喜大悲的人生,他像一颗流星,突然发出一道耀眼的光芒,瞬间消失在茫茫的夜空中。听着台词,看着画面,陈杰的音容笑貌总是浮现在眼前。更叫我感动的是张宏森作词,李戈作曲,韩磊演唱的的那首催人泪下的主题歌《生是一辈子,死是一瞬间》。

当看完第一集,男中音歌唱家韩磊的歌声在深情哀婉的旋律中响起:“天上才一天/地上又一年/多少年的流水帐/弹指一挥间/生是一辈子/死是一瞬间/没走完的那条路/转眼成昨天/听起来是那么遥远/走起来又多么短暂/心情还在那万水千山/脚下却成了永远……”导演唐敬睿告诉我:这是张宏森先生写给陈杰的挽歌。这首歌与本剧故事情节虽然没有多大关系,但是这是宏森的匠心独运,在大大强化了电视剧感染力的同时,也让人洞见了宏森与陈杰的友情和宏森先生的为人。唐导演的话深深地触动了我。随着剧情进展,有关张宏森、陈杰、和《旱码头》的一些往事,也一幕幕地出现在脑海里。

陈杰先生是个天才的剧作家,可惜他大器晚成,更可惜英年早逝。但是陈杰又是幸运的,因为他遇上了张宏森。他遇不上张宏森,就不会有《大染坊》和《旱码头》,更不会有生前的显赫名声和死后的不尽哀荣。以己度人的想想,我也替我的朋友陈杰先生高兴。”生是一辈子,死是一瞬间”,生命途中的那个宿命谁又能躲得过?既然都是个死字,能得这样一个知己,做如此一番事业,死而何撼啊!

2001年,当默默无闻的业余作家陈杰,抱着他的《大染坊》剧本敲开张宏森办公室门的时候,便开始了冥冥中注定的中国文坛的一段佳话。因为张宏森的慧眼,成就了深埋的一颗遗珠。在张宏森的全力运作下,几次遭枪毙的《大染坊》峰回路转,奇迹般的登陆央视一套黄金时段,反响强烈,致使陈杰一夜成名!那种心情、那种感激、那种无以言表的知遇之恩,谁又能体味得到?陈杰在把《旱码头》改编成小说的《后记》里有一段话,袒露了心迹:“我从没走过运,偶然遇到宏森君这才走了一回运,可谓不虚此生”。

2003年11月30日,机遇又一次降临在陈杰身上。由于周村区的因为《大染坊》的一次座谈会,因为座谈会上周村区领导与张宏森笑谈中的一个即兴创意,因为张宏森对故乡的一往深情,因为张宏森对陈杰睿智的创作才能的胸有成竹,由于这些潜伏着太多天机的偶然因为,终于带来了一个瓜熟蒂落的必然所以:那日,《旱码头》便在周村着床孕育了。

2006年5月4日,在周村大街举行的《旱码头》开机仪式上,张宏森发表了激情充沛的即席讲话,其中有两句令人感慨万千。一句是给陈杰的,一句是给自己的。一句是:陈杰是个真正的艺术大家,他用生命成就艺术!一句是: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着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他用艾青的诗表达一个赤子的情怀。那日的陈杰,后来我推算出,离他的生命终点只剩下63天。进入生命倒计时的陈杰先生,声音仍然是洪亮的,他讲了一大段话感激张宏森,意思只有一个:没有张宏森,就没有我陈杰的今天。那一时刻,会场上一片肃穆,他们的朋友们在台下一次又一次的偷偷擦拭着眼泪。后来陈杰告诉我,他的话不仅是指艺术上的知遇之恩,更感动的是宏森对朋友的那种无私关爱。陈杰在北京住院治疗的那些日子里,宏森推掉应酬,放弃出国,东奔西忙地为挽救朋友的生命尽心操劳。陈杰的感动是锥心的。

“说起来是那么平淡/走起来又多么辛酸/千言万语涌上了心头/却吐出一声感叹……”。宏森先生的心声表达了我们的共同心情。我在感叹中,我在往事与画面的交替感染中,又一次领略着陈杰先生对中国传统文化化深奥为平易的智慧与绝妙的艺术风采。那几天,不时有朋友的电话打进,询问《旱码头》好不好看。我说,好看,好看啊。因为我找不到更合适的词汇表达彼时的感觉。

5月26日中午,趁着吃饭的空隙,几个周村陈杰生前的朋友相约,来到了陈杰先生艺术展馆。在先生的遗像前,我们摆了几束鲜花,斟满三杯陈杰生前爱喝的扳倒井酒,深深的三鞠躬。大家推举我向先生报喜:“陈老师,向您报喜了!《旱码头》中央电视台已经审查通过啦!”我自己感觉到了声带的颤抖。

5月27日晚上,借着两杯啤酒的劲,我给张宏森先生朗诵了一段歌词:天上才一天/地上又一年/天地之间的你和我/组成了人间/生是一辈子/死是一瞬间/生死之间的爱和恨/写成了永远!宏森先生说,这是写给陈杰的。我说,写得好啊!那时,我们都动了真情,泪珠在眼眶中打转。他知道了我们向陈杰献花、敬酒、报喜的事,端起了酒杯,哽咽着说,谢谢,谢谢啦!然后我们用力碰杯,仰着脖子喝下了一大杯啤酒。

生是一辈子/死是一瞬间/说起来是那么平淡/走起来是那么心酸/千言万语涌上了心头/却吐出一声感叹!

我在心里大声唱着。为着人间无私的友情,和珍贵的生命!

2008年5月30日于周村

【拜谒陈杰先生墓】

前天,我去祭奠了陈杰先生。陈杰先生逝世五年,骨灰一直存放在殡仪馆,家人和朋友在为他寻找一块合适的安息地。今年中元节,先生终于安眠在济南南部山区的一处优雅静美之地。

本来,中元节前陈夫人电话告知了我要在中元节安葬先生的消息。那天,我是应该去参加安葬仪式的。可是那天因故我没有去成。

近日我在女儿家,女儿女婿陪同我驱车前往。电话联系了陈夫人,问清了陵园位置和行车路线。陈夫人恰在北京,表示很遗憾不能陪同。我说我在这里当过兵,很熟悉地理,何必陪同。

位于四门塔左侧的恭德园,是一处很不错的风水宝地。青山环抱,绿水襟绕,天蓝树绿,远离尘嚣。我没有费多少时间很快找到了先生的墓地。陈杰先生的墓碑造型是请专家设计,别具一格,匠心独具,颇具文化韵味。

我按照民族风俗,给先生献上三刀黄表纸和一炷香,公墓管理处不允许在墓前焚化,就到焚化处在“属猴”香炉里再焚化三刀。我想,先生在天国是不缺钱的,那里是一个极乐世界可能也不用钱的,只是借用一下形式以表达怀念之情。我站在先生塑像前三鞠躬。先生默默地注视着我,回想五年前和先生面对面谈笑风生,纵论古今,而今却变作了一尊冷峻的石头雕像,近在咫尺,阴阳两隔,不禁悲从中来。一架浇灌花草的喷灌机给先生塑像喷了一脸的水珠,先生好像哭了,我用手绢擦拭干净了他满脸的泪花。突然,一岁多的外孙女指着先生的塑像叫了一声“爷爷”。这时候,我多么希望存在一个多维空间,先生能够听到这声稚嫩亲切的呼唤!

我将这幅挽联焚化在时空邮箱里:

生短死长青山作伴文章灵气归何处

大略雄才抱憾不归金兰情缘结再生

2011年9月4日记于济南青龙山下

哈尔滨市到哪家医院治羊角风儿童癫痫病引发的原因有哪些癫痫患者一直抽搐是否影响患者寿命北京癫痫病科医院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