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天涯】阿离不离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8:43:50
无破坏:无 阅读:2584发表时间:2015-03-14 17:28:05 摘要:是的,我会一直保护你,就像你保护我一样,不离不弃。 我最终决定写下这一篇文字,趁着我还年轻,趁着我还没有忘记。彼时,火红的夕阳透过窗柩轻盈而下,为整个房间披上一层细密的柔纱。阿离依在我肩上,翻着手中的时尚杂志,轻笑说:“叶子,你可真矫情。不过叶子,你会把我写进你的文字中吗?”她直起身子,一脸期待地望着我。   我轻笑,真是个傻姑娘,她是多么重要的人,她不清楚吗?   阿离是长在身边的女子,好像从有记忆以来,她就一直在。是了,她是父亲和另一个女人所生的孩子,那个女人在她出生的那一天,出血而亡。父亲抱着襁褓中的她不安地祈求母亲的原谅和接纳,却依然没有挡住母亲决然离开的脚步。仿佛一夜之间,原本看似幸福美满的家庭,分崩离析。   我想,我是该恨着阿离的,虽然对于这段过往我早已记不清,但母亲是因为她而离开的。父亲对此从未有过隐瞒,他只是对我说:“叶子,不要怪阿离,她和你一样,都是没妈的孩子,说到底,你该恨的人,是我。”对于父亲的坦诚,我无言以对。其实,我并没有恨谁,我信命,也认命,我相信,这都是注定,注定我没妈,注定阿离,毁掉我的家庭,再以妹妹的身份闯入我的家庭。   渐渐长大的阿离,身上没有半点父亲的影子,她伶牙俐齿,调皮捣蛋,活脱脱一个假小子。而父亲是那样一个沉默寡言的人。父亲常说,阿离像极了她的母亲,而我,又是那么像他。   是的,懂事以后,我便清楚地知道,我会成为父亲那样的人,沉默,内敛,将心事压于心底,表面上波澜不惊。或许也是因为太过相像,我和父亲关系疏离,我从未像阿离那样跟他撒娇,搂着他的脖子,亲昵地叫他爸爸。他也从未像抱阿离那样抱过我,我们之间,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但是我知道,他如爱阿离一样,爱着我。   不知从何时开始,阿离不再叫我姐姐,而是学着父亲的样子,叫我叶子。她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对我说:“叶子,我会一直保护你。”看着她稚气未脱的脸,我竟不知该如何回应,隐约觉得,小小的阿离,长大了。   印象中,她从未在我面前提过她的身世,不过我想,父亲是告诉了她的。她从来不问,我们为什么没有妈妈,每年的三月初五,她会异常沉默,不安,那天是她的生日,亦是她母亲的忌日。她的笔记本角落,零零散散写过一个名字,清若,我记得父亲说过,她的母亲,叫做林清若。她将这些藏在心底,绝口不提。而我亦是如此,有些事,是两个人的伤口,保持沉默,反而是最有效的治疗方法。   “叶子,你是不是不打算把我写进你的文章啊?”见我半晌没有回答她,阿离不开心地撇嘴道。   我笑,伸手揉了揉她的短发:“我是在想,用什么样的语言才能形容你。”   她歪头想了一下,继而傻笑着回答:“当然是所有你能想到的褒义词啦!”   这样的阿离,看似简单快乐,她也尽量表现得如此。只是,无数个深夜里的紧紧相依,怀中人的颤抖和不安,让我知道,她其实没有那么快乐,甚至脆弱得让人心疼。她是那么患得患失,渴望得到,又害怕失去。掏心掏肺换来的,可能只是别人转身而后的相忘,而她,仿佛受伤的幼兽,孤独地在无尽的黑暗中舔舐伤口。   我记得,我曾问她:“阿离,值得吗?”   彼时,她斜靠在沙发上,望着窗外绵延不绝的雨滴,沉默不语。   我想,值得与否这个问题,连她自己也说不清,她只是一味地横冲直撞,付出爱,索取爱,就像对待我和父亲,也是如此。只是她忘了,我们是她的亲人,我们会爱她,她又如何要求不相干的人给予爱?   桌上的电话忽然响起,流水般的铃声打破这安详的静谧,是阿离的,她拿起手机,看到名字,不自觉地看了我一眼,小心起身,向里屋走去。关上门的瞬间,我听到她说:“喂,顾城。”   其实,她真的不用这么刻意隐藏,她在我面前从来都是透明的。她知道我不喜欢顾城那个孩子,她自己又舍不得放下,两人便背着我偷偷交往。我自嘲地笑,看来,我是严格的家长呢。   不一会儿她从里屋出来,已经换好了衣服,应该是要出门。她小心翼翼地看着我:“叶子,我出去一趟。”   “是去见顾城?”我低头翻着杂志,没有看她。   “我……”   “我说了,顾城不适合你,不准去。”我板着脸,有些生气!   “我不知道什么是适合,我也不懂你的那些大道理,陈帆适合你,结果呢?叶子,对不起,这一次,我不会再妥协武汉的治癫痫的好医院!”阿离说完,摔门而去。我愣在原地,发不出一丝声音,内心一阵颤抖,无力呼吸。   那个总是跟在我身后,拉着我衣角的孩子,当真是长大了,会抗拒我,反驳我了。我下意识抱紧自己,夕阳撒在身上,我却感觉不到一点温暖。我开始明白,或许真的是我错了。无所谓什么适不适合,也没有什么值不值得,只要感觉快乐,便已足够,就像她说的,陈帆适合我,结果呢?   陈帆,我终于还是要再次提起这个名字,再次透过厚重的尘埃,回忆这段往事。我本来黑龙江哪个医院看癫痫病较好以为,只要将这个人,这些事,永远埋葬在心底最阴暗的角落,就可以当他们从未出现过,原来,不过是我自欺欺人罢了。   18岁那年,我遇见陈帆,那时我刚上大学,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群,让本就不善言辞的我,有些不知所措。而他,仿佛是一种救赎,就这样出现在我的生活,带着我熟悉校园,熟悉同学,熟悉我未来四年该有的生活。他是那么温暖,如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撒在我的心头,我以为我不会轻易喜欢一个人,而事实证明,喜欢上一个人,真的很轻易。   阿离知道我恋爱以后,着实受了不小的惊吓,她不可思议地看着我说:“叶子,你居然,会谈恋爱?天呐,在我心中,你可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到底是何方神圣竟让你动了春心!”我敲了敲她的脑袋,这丫头的嘴,还真是不饶人!   带武汉羊羔疯好医院着阿离见了陈帆,他像大哥哥一样照顾阿离,请她吃好吃的,带她出去玩,体贴入微。可是我看出,阿离并不喜欢他,整个过程,她都只是敷衍地笑着,在外人看来,礼貌得体,却瞒不过我的眼睛。   “阿离,你不喜欢他。”避开陈帆,我问道。   “嗯,叶子,他配不上你。”阿离也不隐瞒,盯着我,严肃地说。   我笑,她才多大,她知道感情是怎么回事吗?   “我觉得好就行,阿离,你以后也会遇上那个令你义无反顾的人。”   ……   我从回忆中惊醒,是啊,令她义无反顾的人,顾城不就是吗?正如当年的我一般,不管不顾,直到冷漠背叛,伤痕累累,才会幡然醒悟!我只盼着,顾城对她的伤害,少一些。   我并不是没有理由地讨厌顾城,只是我不只一次地看到,站在他身边的女性换了一个又一个。她们或清丽,或妖娆,顾城对她们每个人都很好,笑容暧昧。   我曾找过顾城,开门见山地警告:“离阿离远一点!”   他似乎有些好笑地看着我,心里估计想着这个女人怎么如此滑稽,过了一会儿,他对我说:“我喜欢阿离,她也喜欢我,我为什么要远离她?”   “她不是你那些花枝招展的女伴,她玩不起。”   “你又如何知道我就玩得起?”他嘴角扬起玩味的笑。   “如果让我知道,你伤了她,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我其实不会说狠话,但我更不希望阿离受伤,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早已在不知不觉间,融入我的生命,我的血液。   我收到了阿离的短信,简单的三个字:对不起。她一定是觉得离开时说的话太重了,而且又提到了陈帆,心有不安。我盯着手机,一滴冰凉的泪水落下,我伸手拭去,悲哀地发现,阿离也要离开我了,这漫漫长路,终究还是只剩我一个人。   阿离回来的时候,我已经睡下,我听见她蹑手蹑脚开门的声音,洗漱以后,悄悄爬上床来,从背后轻轻抱住我。或许是从小就缺少河南哪个医院能治癫痫病呢母爱的缘故,我和阿离总是相拥而卧,想从对方身上寻找温暖,我想在阿离心中,我是姐姐,更像母亲。而我,也有意无意地想在她身上发现母亲的痕迹。   “叶子,你可能不知道,陈帆跟你分手以后,我找过他,并且狠狠给了他一巴掌,但我仍然不解气,我那么爱的叶子,我都舍不得伤害一丝一毫,却要被他背叛伤害。我真恨不得杀了他!”   我猛地一震,睁开眼睛,在黑暗中,泪水落下。她说的事,我确实不知道,当初亲眼目睹了陈帆的冷漠和背叛,我心如死灰,早已顾不得阿离。没想到,她居然会去替我出气,我可以想像,阿离打出那一巴掌时的狠厉和心痛,也可以想像,她面对绝望的我时,有多么心疼!   “叶子,我说过,我会一直保护你。其实,我知道,你也一直在保护我,你去找顾城的事,他告诉过我,他说,我有世界上最好的姐姐,他说,他不会让你失望。叶子,我想相信他。”我闭上双眼,但愿吧,并不是所有男子都是陈帆,也不是所有女子都是叶子,阿离会比我幸福,我知道。   在睡意来袭之时,我迷迷糊糊地听到,阿离轻声说:“叶子,我爱你。”   再次见到顾城,我没想到,竟是他主动约我,我看着坐在我面前的男子,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阿离很幸运,有你这样的姐姐。”他顿了顿,看得出,他也在努力斟酌着接下来的话。   “我会和阿离结婚,我会给她幸福,我希望,得到你的祝福。你应该知道,我身边的女性很多,阿离却是唯一一个纯粹干净的女孩,这样的女孩,我怎能错过。我记得你说,阿离玩不起,我也同样,请你相信我。”他认真地说完,看着我。   “我从来不信承诺,我只看结果。”说罢,起身离开。   我不知道这样默许他们在一起到底对不对,或许,我该相信阿离一次,毕竟,她真的长大了。   我给父亲打电话,他一个人在老家,不知道好不好。   “我都好,你们就放心吧。”电话那头,他发出爽朗的笑。   我把阿离的事告诉他,这么多年,我会把解决不了的问题告诉他,而他往往会给我最好的建议,父亲对我而言,更像是相处多年的老朋友。   “叶子,阿离已经长大了,她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懵懂无知的小丫头了。”   “嗯,我懂了。”   “叶子,你也该为自己操操心了!”父亲笑着说道。   我当然知道他的意思,自从和陈帆分开以后,我便再没有跟谁在一起过,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是真的怕了。我没有阿离那样勇敢,也没有她那般纯粹,很多时候,我担心她,却也羡慕她,跟她比起来,我就像是个腐朽不堪的老人,到处都散发着衰老的气息。   其实一个人也没什么不好,云淡风轻,不用为了谁牵肠挂肚,不用患得患失,虽然生活单调一些,却也更安全。   阿离常常在我耳边唠叨:“叶子,我们去旅行吧,你看你除了工作就只呆在家里,都快要发霉了!”   我笑着说:“好,我们一起去旅行。”   旅行之于我来说,就是一场盛大的相聚和别离。我其实并不喜欢旅行,因为深知,再美的风景都会成为回忆,当许多年后再次想起,难免会从胸口泛出阵阵苦涩。但是阿离告诉我,正是容易失去,所以才更要珍惜,珍惜一路走来,遇到过的人,珍惜曾一起看过的风景,证明我们曾在一起过,证明我们不是一具空壳。   说起来,我好像没有阿离懂的多,也没有她看得透彻,这么多年,我自以为足够聪明,却不想,愚钝至极。   在这篇文章接近尾声的时候,阿离买了去云南的车票,她嚷着,总算可以出去透透气!看着她傻笑的样子,我想,这就是幸福!   阿离曾说:“叶子,我们上辈子一定是两棵生长在暗夜中的花朵,只有互相拥抱才会感觉温暖,久而久之,我们的根紧紧纠缠在一起,花叶永不分离。叶子,我不会离开你,我会一直保护你,就像你保护我一样!”   是的,我会一直保护你,就像你保护我一样,不离不弃。 共 431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7)发表评论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