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冰心】虱子的繁盛时代(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5:17:55

上周,搬进城里一尘不染的新家。

推开向阳的移门,就可进入敞亮又宽阔的大晒台。

晒台中央晾晒着我刚洗的衣衫,它们沐浴着阳光,随清风曼舞。每件衣衫几乎都是新的,是啊,现在谁还穿破衫烂裤呢,就是贫困山区的人们也不至于补丁连身了,城里人买服饰更是赶潮流,等新鲜劲一过,觉得款式过时了常弃之不顾。

现在家家都有“浴霸”,三天两头能洗澡换衣,户户都有自动洗衣机任劳任怨,洗衣不再艰难,躺在沙发上嗑着瓜子、品着茗茶、瞟着电视就能坐享衣净。

这不禁让我想起四十年前洗衣的凄苦艰辛但又趣味盎然来。

母亲忙农活,洗衣常由上了年纪的奶奶干。奶奶大清早就备一个硕大的木盆放在院子中央,上面横三条木棍,把盛满草木灰的竹筐置其上,灰中间扒一个深坑,用瓢舀挑来的沟塘水往坑里润,草灰湿透之后,就会有水吧嗒吧嗒地往盆里滴,慢慢悠悠,不急不躁。从早晨忙到中午,能浸润出一满盆黄澄澄的碱水来,奶奶取上面清澈的部分留作洗衣,其含碱性故可去污,能省却半块“胰子”呢。我每每都是积极参与者,忙着找木棍,跟着掏草灰,帮着刨灰坑,争着舀塘水……弄得灰头土脸,也湿了袖子与裤腿。奶奶会一遍遍地提醒我,但并不拒绝我当她的助手。

奶奶拿个大木搓板,坐在铺有草垫的木墩上准备工作。我则早早搬来那条光面的方凳放在盆边,在把衣服投入碱水之前干着一件我最喜欢的趣事,就是把衣服翻过来,逮里面的虱子,把俘虏们一一押到方凳上亮相,看它们急不可耐地爬动,我高兴得手舞足蹈。等它们越过我画的红线,就用那光滑的玻璃片碾轧它们,把它们一一“枪毙”,那脆脆的声音当是我最得意的枪响。不过,舍不得随便让大虱子毙命的,它们肥硕的憨态是可掬的,也是我寄予能放最响枪声的载体,是我压阵的“大炮”,怎能不珍惜呢?有时,也会把它们装在青霉素药瓶里,去和小朋友们“赛猪”,看谁的“猪”更肥,跑得更快,枪声更响,对输者的惩罚是被赢者刮鼻子。这是我儿时最原始最单纯的游戏,相当较真,似曾启发过我的进取精神,也或培养了我的严谨品格。

生活的磨砺把我培养成了捕虱的高手,它们藏匿何处我心知肚明。褂子上最爱藏在腋窝下,我会小心翼翼地翻每一只袖管,一点点往外拉,一步步去详查,让每一个敌人都无处遁形,袖子的“叠边”下是我搜查的重点,每每都有喜人的收获。裤腰也是一个重点,我会捂住整个腰部,慢慢地翻转一圈,在褶皱里常常藏着大家伙,让我惊喜连连。裤裆里的虱子很肥硕,只是那虱子也如裤裆一样的骚臭难闻,个个灰头土脸的不够卫生,不过,为了围歼它们,我也顾不了那点难耐而是勇往直前了。

虱子逮完了,有时还不过瘾,忆起它们的滔天罪行,就想让它们断子绝孙。于是,就开始寻找它们下的“子”——那一个个比芝麻粒还小的白点圆鼓鼓滑溜溜的,隐在“叠边”下,用两个指甲一挤,噼啪脆响,每一声脆响就意味着消灭了敌人的一个子孙。战斗结束后,我会得意洋洋地高举着衣服喊“虱子完蛋了”,像胜利的将军挥动着凯旋的旗帜。奶奶会投来赞许的眼光。

有时虱子太多了,靠我的逮和奶奶的洗,是不能彻底消灭它们的。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需要煮沸草灰水,然后把衣服浸泡其中,让虱子在滚烫的洪流里全军覆没。这样来得太快,太绝,没了辛苦又快乐的搜捕过程,显得单调乏味,也不能让我在小伙伴面前显摆高超的捕虱技巧,更不能和他们进行“赛猪”了,不免遗憾和失落。长大后,才知道奶奶不常用这个法子的真正原因不是怕我遗憾和失落,而是为了节约紧巴巴的柴草。

可无论如何都剿灭不了虱子,它们咋那么繁盛呢?

也许是如下原因吧。

那时一家人多半只有一个床铺,被旧褥破,铺下的草垫子疙里疙瘩、龌里龌龊,一窝灰不溜秋的小孩子和父母挤挤挨挨地缩在一块,咋能不滋生虱子?一个人生了虱子,一家人就会在相互依偎中为虱子的繁衍生息、开疆拓土提供方便。即便如此,孩子们还是非常留恋和父母同被窝的温馨,即使大了,需要分床,也要男孩们一个铺,女孩们一个铺,很难独铺。哥姐们能自己下铺尿尿,而弟妹们时有尿铺,但哥姐们并不气恼弟妹们把被窝扰得臊味难耐,他们把弟妹们从湿漉漉的地方挪开,而自己会侧身半就在湿冷处。那脏兮兮的臊窝正是孕育虱子的沃土。

作为男孩,虽然都留着平头,也常感觉头痒,让兄弟姐妹帮着看一看痒的地方是不是有活物,他们搜索后常有收获。男孩们知道那是家人混用衣物所致,但不会埋怨家人,他们明白家人们共同养育着虱子,自己也有一份光荣的责任。

女孩子们闲暇时会串门,一件秘事是互相梳理长发,其中一个关键步骤就是逮虱子。在浓密的发丛里慢慢地寻,孜孜地觅。姑娘们眼力不错,不时会有硕大的家伙被揪出来,让愤怒的主人挤死在殷红的指甲间。女孩们往往在这样的互动中铸成终身难忘的情谊,结成心心相印的闺蜜。

小时候,我驮着妹妹或背着弟弟跑东家玩西家,也搂着邻里的孩子们“挤油油”或藏猫猫,大家对彼此身上的汗馊味习以为常,并没有谁嫌弃对方。玩伴们在晚上于谁家玩累了困了,就钻进谁家被窝里睡去,没什么讲究和忌讳。有时,也会换穿同伴的新衣,去获得变换后的新鲜感满足感和幸福感。所以,我们是不自觉地共享了不同家庭的虱子。

夏天的晚上酷热难耐。男人们会卷个席筒、夹着被单到村外的晒场上纳凉,先扫出一片净地,然后大家的席子边边相连,一字排开成斑驳陆离的彩带,既能就近说话,也能防止被单荡到席外粘上尘土。我也兴高采烈地顶一张破席茬,融入那彩带里。开始睡不着,听长者讲天上的嫦娥、织女,说地上的牛郎、许仙,让我稚嫩的心灵沉浸在梦幻的世界里,如痴如醉。第二天清晨,露水打湿了晒场,大家东斜西歪地蜷曲在彩带里,有的孩子竟钻到他人的被单下取暖,主人不会介意,还嘻嘻地笑,喊醒梦中的孩子,叫他们别误了早饭。在这样的亲密无间中,大家身上虱子的交流自然会暗暗进行。可大家还是欢欢喜喜地挤在一块,遥望灿烂的银河,听着长辈们稀奇古怪的故事入眠,很是满足和惬意。

邻里有红白喜事时,客人多,睡不下,邻居们会邀请客人过去安歇,像对待亲人那样的周到热情,宾主都不会顾忌虱子的存在。这种无所顾忌的热情让客人有机会为虱子的“进出口”做出贡献。

那时候,我和弟妹们最喜欢去姑家走亲戚,因为姑贤惠,姑父也和蔼,他们的仨孩子和我们年龄又相仿,在一块玩得自由疯狂开心。清晨,孩子们缩在一个被窝里,等待姑烙饼吃,就像梁上巢中的乳燕,叽叽喳喳地嗷嗷待哺。吃完烙饼后,油腻腻的小手在脏兮兮的抹布上胡乱蹭一下,就缩回被窝挠痒痒。有时还互挠够不着的后背,舒服极了。他们都知道我生虱子,但从不嫌弃带虱子的我,我也知道他们的被窝里有虱子,但还是觉得那被窝里暖意融融。这样,亲戚家的虱子在这样的走访中连成“亲姻”就在所难免了。

生产队干农活时,中间有短暂的休息。这时,男人们坐在田埂上吞云吐雾,女人和孩子们多半两两结合在一起摆弄头发,逮平时无暇顾及的虱子,交流着捕虱的经验和惩虱的方法。这让我不禁想起《自然》栏目里猴群闲暇时互相打理毛发——互敬互爱的情景。也许,这是人类由猴子进化来的一个鲜活佐证?我为自己发现了进化论的新佐证而激动。

上初中后,男同学都是半大小子了,可卫生状况还是不理想,从10月到第二年的5月大半年里不得洗澡,于是身上有蹭不完的痒。天冷时,一下课,男孩们会靠墙“挤油油”,一方面是为了取暖,另一方面许是为了和虱子制造的痒痒相抗衡。晚上,滚大草铺而眠的我们总免不了在脱衣后挠刺前胸后背、腰间裆内,有的还凑熄灯前短暂的时间把衣服翻过来,在关键部位逮几个罪魁祸首,以解被骚扰一天的心头之恨,然后快意地拱在被筒里和横七竖八的同学们拥在一块沉沉睡去。地铺的潮湿,虱子的横行,让我们共生疥疮,晚上,不得不光着腚抹硫磺膏,够不着的地方互相帮忙,寝室内充斥着硫磺的特殊香味。我们会利用星期天晒被子,里里外外精心搜寻,逮一个星期来被我们辛苦养大的虱子们。我们不曾互相怪罪虱子是对方引来的,我们只是和虱子作战的亲密战友;我们不曾互相怪罪疥疮是对方传染的,我们只是抵御疥疮的患难之交。

八十年代初,我上了师范学校,单人单床,一周洗一澡,也少干农活出臭汗,家人把最新最干净的衣服给我们穿,把最新最干净的被褥给我们盖,所以与虱子也就渐行渐远,疥疮也随之销声匿迹。

现在,农村的生活好起来了,新衣替了旧衫,锦被换了破褥,春夏秋冬常洗澡勤换衣,一人一铺,哪里还有虱子的容身之地和传播途径呢?家养的猪也被洗刷得细皮净肉的,没了虱子的栖身之所。以前猪哼哧哼哧地蹭痒多耗力气啊,势必耽误生长,现在吃饱就安安稳稳地睡,怎不膘肥体壮?如今的人啊,多大肚翩翩者,难道也是贪吃山珍海味,又不需费力蹭痒之故?我不能不为自己发现了人畜肥胖同理而自豪。

如今,我们彻底告别了虱子繁盛的时代。

再也找不到洗衣时腌臜祖孙齐上阵的那种默契了,再也找不到兄弟姐妹挤挤挨挨睡在一块的那种亲昵了,再也找不到亲朋嗅着对方脚臭汗馊还能同榻而眠的那种亲密了,再也找不到同学一起逮虱时同仇敌忾的那种友情了,再也嗅不到同伴互帮互助涂抹硫磺膏时散发的阵阵药香了,再也看不到母女、姐妹、闺蜜、邻里互相搬着头仔细捕虱的《自然传奇》了。

周围的人们浑身散发着各式各样沁人心脾的浓香,再也没有了从前的酸臭和汗馊,可我高兴不起来,因为我真切感受到人们似很陌生,每个人似罩在自己的孤独浓香里,包裹在靓丽服饰下的一颗颗躁动的戒心时时刻刻地警戒着这个世界,人们看世界的狐疑眼神便是明证。这常常让我畏怯不已,我不能改变现实的点滴,但作为人师的我想影响自己的学生,期待着他们未来的人生不再生出无端狐疑的眼神,他们个人的浓香能交融在集体的大家庭里,也不再孤独!

没有疥疮的时代说明我们卫生了,除却虱子的时代说明我们净洁了。可,在我们挥手别离那个“龌龊时代”,去迎接这个“璀璨时代”的当口,若湮灭了情和义,人和人之间联系的纽带会否仅仅只余下物质和利益呢?那赤裸裸的利己主义会否掏空我们精神家园里5000年的厚重积淀呢?中华民族心灵的沃土难道没有蜕变成荒漠的危机吗?我们的“软文明”和“硬文明”匹配起来又怎么能不失衡呢?

我不是一个复古主义者,可我又对过去有所留恋,这让我不禁迷茫:是否要怀念和感恩那虱子繁盛的时代,是否要找回和承继那时代的些许斑斓呢?

哈尔滨哪里能治儿童癫痫奥卡西平怎么治疗癫痫疾病的哈尔滨哪里治疗癫痫病效果好呢

相关美文阅读: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