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军警】一口锅(小说)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22-04-25 09:07:50

至少,我在城里闯荡生存这些年,我母亲是很赞成欣慰的。因为在她老人家心里,我毕竟是融入了都市生活的境地,混得再差起码总能填饱肚子了。每次回老家看望母亲,她总会瞄上我两眼,仔细打量一下我瘦了没有。在我母亲看来,吃得胖瘦似乎就能证明日子过得好坏。其实母亲她总怕我受苦委屈,觉得我在城里生活挺不容易的,因此她就时常为我格外操心。如果她看到我脸上有明显瘦得痕迹,她总会暗地里抹眼泪,直到把眼圈擦得红肿。我都三十多岁的人了,有妻有女的,还时而让母亲那般掂念自已,想到这些我心里就特别过意不去。所以每次回家之前,我都猛吃上几天,照照镜子,看看自已是否能蒙过母亲的眼睛,免得让她为自已操劳费神。

很近母亲刚刚患病初瘥,人也消瘦了不少,脸上看不见一点容光。为此我心里自然有点怅悔,觉得自已不该在城里生活,离老家又那么远,把母亲一人撇在乡下无人照顾,孤苦伶仃地怪可怜的。不过每次我从城里回家看望母亲,她总是分外地愉悦释怀,冁然的笑容总是闪烁在她的脸上,看到母亲这般模样,我心里总会有种说不出的兴采与酸楚。隔些日子不回老家探望她,我就时而打电话或捎信寒暄问侯她。这样或许能啴缓一下我们母子之间的思念之情。

不过有件事我还是瞒着母亲,不想告诉她,怕她得知了会伤心惝失。但又不能一直瞒下去,我思索忖量之后,还是决定告诉她,让她了解清楚我的状况。其实,这件事摆出来一摊,怕是再小不过了,可对于我母亲来说就非同小可了。它不仅羼杂着我与母亲感情纠葛,还牵连着我母亲的生活按排之类的事。母亲年龄毕竟大了,身子又虚薄孱弱,于乡下又无人照料,可她又不肯跟我搬进城里来,怕给我添麻烦找茬子,说啥也不听,恣意一人留在老家过着拮据清贫的日子。我曾经年少时给母亲发过誓,一定要在城里混出个样子,不给母亲丢脸抹黑,攒些钱生活变得富足了之后,就回老家跟母亲一起生活,守着母亲尽孝,让母亲享些清福。可是很近我买了房子,筹算着在城里长久地生活,不准备回家种田地了。我现在一直想,母亲可能还在期盼着我有出息了回老家尽心地孝顺她呢,而我却闯入城到城里,再也不想出来了,母亲知道了我的决定会多么地伤心呀!母亲可是含辛茹苦地将我育养成人,到头来还是一场空,这多让人痛苦心焦。

那天我回老家,刚进门母亲见我回来,那甭提有多开心惊讶了!赶忙迎上去睬会我,她那粲灿的脸上突现出激动的神采,这让我的心觉很不平静。母亲很客气,瞪着我的脸跟我讲话,这真让我有些踧踖不安。

“孩儿,怎么脸上一点神气也没有呀!回家了应该开心高兴才是呀!”母亲喃喃地说道,“妈说呀!你在城里谋些差事度日也不容易,可咱家这般天地哪能混出个名堂,既然在城里安顿下来了,就得长久地呆下去,很好别再入舍咱家这老屋了。”听了母亲这番话,我很惊诧感动,但又不免有些愧疚之余,觉得母亲替自已想得太多了,而自已却没有尽到孝老的初衷。

那天,天气特晴朗暖和,我坐在宅院里晒起太阳来。母亲在傍边畦田边浇灌些蔬菜,她在那菜地间来回蹅踩。母亲一手拎着水桶,另一手拿着水瓢,一会儿直着身子在菜埂茬道里穿梭走上几步;一会儿弯倾下腰,低下头,瞄视着眼下的菜棵,然后将水桶凑近膝腿跟前,把水瓢伸进水桶内,胳膊与手腕使劲地挽起,只听见“咣啷”地作响,水就被舀了出来。接着就浇洒在那些菜根端处,干涸地土壤“咕噜”地喝了起来,并冒出一串串地气泡。我家的院子很窄小狭隘,一点阔敞空地都腾不出来。堂屋本身就坐落在山腰子跟边脚上,后面是崔峨的山岩,高大圆围的体魄绵连地笼罩于院子上方。前面延伸地院子一直是下坡的趋势,院墙的土堆就是挨着那陡壁边上立起来的。那院墙不仅窄又有些矮,围绕着的墙体曲折的形态却显得错落有致。从远处仰视我家的宅院,像是扒在山脚边上的一堆囊肿的鼓土坡,整条墙的轮廓还模糊能分辨开一些,那实实在在的砖屋却显得很低矮。每次从城里回家,下了车徒步走在那条山路上,我总不时地远望前面的山体,只要那个卧在山脚上的鼓土坡映入我的视野,我就会加快行走的脚步。因为在我的感情深处,有种愿望总是那么地急切,那就是我能够再一次迈进我家的院子,走入我家的老屋,还有见到我的母亲。

那次回老家,我并没有把买房的事跟母亲说。其实,我母亲并不是那种禀性执拗禁锢的人,很多时候她还是那般地顺从随和,所以,她温情和蔼善良的形像一直印在我的脑海里。不过,对于我打算长久地在城里定居这件事,我觉得关乎我们母子情愫的成分很浓,因此我是格外地慎重谨持。但又不能一直瞒下去,必竟母亲不是外人,她总比外人更了解我的。可我总是张不开口,不知该怎么向母亲陈述这事。妻子看出了我的心事,就把这事给揽了下来,说由她把这事转告给母亲。可我想了又想觉得这样办有些不妥,妻子虽能把话传到母亲那里,可她说出来是没有表情分量的,她根本体会不到我们母子之间的感情有多深。所以,我就把这事从妻子那又抢了过来,硬着头皮对妻子说:“母亲能不了解我吗?我可是她的儿子呀!我买房子母亲听了能不高兴吗?她一定会夸她的儿子有本势呢!”说完之番话,我头都没敢抬,脸色一下子烫热了起来,脸颊渐而绯红起来。我知道说这些话是蒙不过妻子的,这些年以来,其实她很了解我的心事不过了。

既然我把这事包了下来,妻子就再也没有问起过,她了解我的窘迫难为之处。不知怎么的,这事我还是一直磨蹭拖延着。自从乔迁新居的日子敲定,妻子就时而忙着布置宴请亲邻善友的事,一定要摆上几桌阔面的洒席,以款待前来仆场的友人。可随着乔迁喜日的临近,我的心实在是按捺不住了。我该怎么向母亲开口诉述呢!我说了母亲会伤心流泪吗?她会为我的选择所倍感失望焦虑不安吗?我可是母亲多年来期盼的梦想呀!我一旦向她坦白了这一切,她会像以前那样憧憬着梦想生活吗?我想在母亲的心里面,她的梦想一旦彻底破灭了,儿子也疏远了自已,一人还得继续守着那孤零零的老家度日,这种局面她能承受得了吗?

想到这些,我的心像块冰一样冻僵了。我似乎有种良心的谴责,我根本就不该到城里来,更不该被城里那种崇尚富有奢华的思想所缚住。我更有种感触,我似乎成了城里的俘虏,从一个城下土窑里走出来的泥汉子,被城里荣丽的光环镀上了金灿灿的外套,裹住俺实了我那依久黝黑的皮肤,还有那粗布搭衬补素般的衣着。我似乎遗忘了自已的前身,演变成了一个地地道道城里人。可每当想起自已在城里混荡不知吃尽了多少苦头,我就想母亲在乡下一人生活也是何等的艰难。没有母亲这些年给予我的勉励支持,我也不会走到如今这样的地步,因此在心里我是很感激她的。

那天傍晚,我把妻唤到跟前,切磋商议之后,我对她说:“是该告诉母亲的时日了,不能再拖了,亲戚邻坊挚友都通遍了,怎么也不能一直瞒着母亲呀!”

“说吧!这事也不是隐瞒的事,再说了,本身母亲就明辩识理,一定不会往心里去的!”妻子慢条斯理地说道。

因此,我就跟母亲通了电话。一阵寒暄之后,我低声呵气地把买房的事跟母亲说了,并告诉她乔迁新房盛办宴席的吉日。我听得很仔细,母亲听到我买房子,以后要长久在城里过日了,不准备回乡下了,电话那边顿时变得静悄起来。母亲好长时间都没有吭声,只隐隐地听到母亲喘气的唤气音,我似乎有种心惊悚然的感觉涌上心头,我想母亲一定为我的举止动气了。妻子坐在我的傍边,看我与母亲的通话停了下来,也被吓着了。赶忙对我说:“怎么了!母亲怎么不吭声了,不会有什么事吧!”妻子也知道母亲身体不健壮,有些孱弱,特别怕受气,因此妻子特别担心,生怕闹出什么意外。听到妻子的话之后,我也有些恐怕,急得我额头冒出了冷汗。我想母亲不会不生气的,我正要向她解释,阐明一下我的处境,望母亲能谅解。电话那边母亲就吭声了,可这会企企地等待却让我感到那么地漫长。

“我说的儿呀!买房是件不容易的事,你有如今的业债,也不知你受了多少罪,吃了多少苦头,母亲也心疼你,可我年龄已高,也帮不了你,你可不要怪罪我呀!”

“妈以前总盼你能回家守着我过日子。可咱这山沟子里没什么出路,土壤贫瘠旱乏,又无处就业挣钱,你好歹走出了家门,跳了出来,混得有出息了。”

“妈为你高兴才是呀!儿子有出息了,买上新房了,哪里有做妈的不高兴呀!天底下哪有这个理!”

母亲断断续续地说了这些话。她的语气很随和平稳,一改往日那种唠叨萦乱的述言。说实在的,母亲的这番话,让我深受感动,这不仅体现在母亲体谅照顾我,还有就是她的那些言辞伦理。母亲还特意跟我说:乔迁新居摆宴席那天,她也要来的,还说要带件礼物送给我们以表心意。听了我母亲说这话,我就很为她担心,不说她身体不好,还有路途相隔又远,她都是上了年纪的人了,经不起长途跋涉,坐车颠簸的。可她拗着要来,怎么也拦不住,我说过去接她,她偏是不让,说我有些忙,她能行的,我也只好应诺她了。

跟母亲通完话之后,我坐在椅子上一点也没有动弹。烟斗夹在我的指缝里,一缕缕地烟雾飘然起来,我却没有凑到嘴唇上吸上两口,解一下我内心复杂的思绪,而是忘却了那烟斗的存在。而妻子从头看到尾,用妻子的话说她那一刻犹如窥见了我灵魂的影子,我的灵魂是我肉体塑像的实质,那影子是灵魂的归宿。妻子看见我这么动情的模样,眼泪都冒了出来,那泪花凗凗地滚落下来,在她那脸上划出了长长的水流线条,那线纹在灯光映衬下,显得多少晶莹剔透。她的眼圈里都是泪的痕迹,连那翘起睫毛也沾在了一起,远看她的眼睛简直是一谭深水。一会儿,妻给我沏了杯茶,递在我手里,我握着那暖和的茶杯,顿时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楚一下子涌出我的心窝。妻人看着我淌泪的眼,我看着妻子的脸,她一下子忍不住“哇”地放声哭了,我也哭了。

乔迁新居摆宴席那天,偏是下起了小雨。大清早我就起来了,站在楼台的窗棂傍边,看着那天空飘洒的丝丝细雨。雨下得不大,却有些阴冷的感觉,可能是春天的风还略带着寒意,复舒的泥土酝酿着解冻的时机。风刮在脸上有点凛列的微痛,我想可能是因为那风经过雨的万般洗礼,渗足了冰冷的水分,不然它不会这么凉,这么让人糁得慌。透过朦胧的烟雨,还能隐约地眺望远处的天空,天空是暗蓝的,有点灰色的气息。所以,远去巍峨的山体就显得很高,天空却像被压了很底,只不过绵连的山体像是被虚沟在一块,灰色的云彩爆炸般地膨胀了很多。

望过眼前那几座蜿蜒的高山,我就想越过那么几座,就到我的老家了。想到这我心里一阵酸楚。似乎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从今天开始我把家确切地安在城里,而不是回老家守着母亲度日了。我恍惚间又想到母亲,而且她今天还要来参加这个喜庆的宴会,这对于我母亲来说也是很庄重的事。因为从我今往后,儿子就永远定居在城里,而不是以后还回老家守着她过日子了。看着天空的雨还一直在下,我真想跟母亲通个电话,不让她来了。这大雨天,山路不好走,又那么远,她能坚持得来吗!可想到母亲守信赴约的话儿,我就又打消了那个念头。

时间过得真快,不大一会就要中午了。我把宴会按排在了附近的洒店,那家洒店规模一般,不过还算气派些。整个客厅布置得很有序,不但桌面摆开阔气,而且显得不那么拥塞。大厅里面的前台是仪式举办的地方,有张圆形高挺的玻璃柜台,后面是一张依墙铺开的壁画。大厅里人头攒动,语声鼎沸,整个厅里显得很乱热闹。客人们有的围坐在一块闲聊,有的来回走动,找些熟人说些客套话。有趣地是那些小孩子们,他们挤在一堆打打闹闹的,你嚷一句这,我喊一句那,兴高采列的表情跃然在他们脸上。

那会我跟妻子忙得不亦乐乎。其实主要就是客串一下那些前来助兴的亲戚好友,说声问候体贴之类的话,多的就聊些工作家常之类的。不一会客人就到齐了,下面就是让我说声开场话,然后就用餐了。可妻子忽然提醒我一句,“怎么没见‘妈’的身影,她或许还没有到吧!”

“天呀!我怎么把母亲的事给忘了,看来,我是真忙乱了。”

“你去接妈一下吧!她对这路有些不熟,别着急走迷了。”

我丢下手头的事,撒腿就往车站奔去。我听见身后妻子连喊着“雨伞”,“雨伞”我都没有回头,也不管那风吹雨打了,只想着尽快接着母亲。我还没有跑到车站,身上淋得有些湿了,身上感到阵阵颤冷,还不时有点哆嗦。路上的行人很少,只有一些打伞的人,在地雨中慢慢地行进。在我奔跑飞快的瞬间,我透过眼前的雨烟,看见了母亲熟悉的身影。我刹时之刻放慢了脚步,并渐而停了下来。可让我惊叹是母亲背着一个偌大的物体。母亲个子有点矬,身体又略胖,走起路来很吃力。远望去,她的身体置身风雨中,显得多么不起眼,雨淋着她的身子,风卷着雨丝也在她的周围纷落,她的衣服恐怕都湿透了。可她身上背上的一个凸起的物体多少显眼,上面有点椭圆状,下面是口颈,那朝下的口子整好将她的头差不多全盖住了。只有口的前沿高挺的部分,露出了她的下额头与眼睛,那余下的肩膀脖子都被那个物体掩遮住了,只有两个胳膊伸出在外面,弯曲着、呈托举的姿态,高高地擎着弯曲的臂腕。那两手绽放于脑门之上,并紧紧地抠住那个圆形的物体边沿,那物体的沿边有此宽,正好握在她的手心里。母亲背着它在雨中稳稳地行进,她那拖起的脚步显得多么沉重,脚底踏在积水的洼路面上,发出“哗啦啦”的声响。我犹如触电似的冻结在那里,伫立着,心里憱然不安。随着母亲的身影慢慢地向我走来,她那背着得那个物体的轮廓逐而清晰起来,我吃惊发现母亲背着得竟是一口铁治的大锅。

哪家医院能够治疗癫痫
贵阳治癫痫的医院哪家较好
延安哪里有颠痫医院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