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画书”往事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4:28:34

现如今,小人书已然成为了收藏品。说“小人书”,谁都知道就是“连环画”。可在我小时候住的那个地方,无论大人孩子,都管连环画叫“画书”。

我小的时候住在青城子,那儿是我的姥姥姥爷家,我是不情愿地被父母单方面决定寄养在那儿的。我被送去的那一天,刚满十个月。姥姥说我哭了七天七夜才收了悲声,她怕我会哭成哑巴,担心得日夜心惊肉跳的。后来我不哭了,不哭的我在姥姥那儿一住,就是十六年。

青城子是一个矿区小镇,也是个小小的山城,那儿四面环山,很多房子都是依山而建,看起来层峦迭嶂的,在树摇曳的浓荫下时隐时现,相当养眼。山脚下,有一条不大不小的沙底河,在弯弯曲曲、清清凉凉地流着。若是将这条河看成长江,那整个小镇,就像是微缩版的重庆。

在小镇的正中央,有一处围成四方形的大红砖房子,我们叫它“大商店”。谁都知道这商店是“国营”的,这是因为“国营”这俩字儿在招牌上写得实在是太大了,而且还是极其耀眼的红字,到了晚上,那俩字儿还会发光,一闪一闪的昭示着它强悍的正统身份。

进了“大商店”的正门,靠左一点转个小弯儿,就能见到一个极大的、长方形的玻璃柜台,那儿是专门卖“画书”的,玻璃柜台内与后面的书架上摆满了“画书”,尤其是有新书进来的时候,更是美轮美奂的琳琅满眼,令人目不暇给,真真是漂亮啊,漂亮极了。

那儿的营业员,无论是阿姨还是叔叔,我都熟,因为我是那儿的常客。的确,我经常在那儿买“画书”,只要有新货进来,就买。就算是当时没钱,卖书的阿姨亦或叔叔也会将书赊给我先看着,他们知道过些日子我有钱了一定会送来的。

他们将“画书”先赊给我先看,是心疼我,亦或说是为了满足我的“眼瘾”,因为他们都知道,来了新书我若是不能第一时间看到,我的眼睛就算是睡在夜里也不会合上的,会一直直勾勾的,瞪眼到天亮。在那些日子里,赊书,是我生活的常态。若是不赊书来看,我就合不上眼,睡不瞑目。这就如同当年初到姥姥家那嚎啕大哭一样,令人费解。

我是何时开始赊“画书”的呢?这我已经记不得了,只记得自己是何时第一次买“画书”的,我清楚地记得那一天是“国庆节”。那一年,我刚读小学一年级。我二姨是启蒙我的班主任。——在这儿顺便说一句,我这个二姨,不是我姥姥的孩子,她是我姥姥嫡亲弟弟的二女儿。

但是,我第一次买“画书”却不是在“大商店”,而是在距离青城子一百里开外的通远堡。记得当时是“国庆节”学校放假,姥姥带我走亲戚,早晨坐汽车到那儿换乘中午的火车。在等火车的时候,姥姥给了我一角钱,让我在车站里的小卖店买点好吃的。

我并没有用这一角钱给自己买好吃的,尽管我嘴很馋,而且闻到了钱味儿,馋虫已经是在直往外爬了,可馋虫我却抑制住了,因为我在那一刻,看到了比好吃的更吸引我的东西——“画书”。

直到现在,我还清清楚楚地记得那本“画书”的名字——《草原英雄小姐妹》。当时,在我的脑海里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画书”这个概念,因为我从来就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这么个玩意儿?

在看见“画书”的那一瞬间,我只是觉得彩色封面上的两个浓眉大眼的女孩挺好看到,而且,印在封面上的那七个字儿我竟然还能读,这令我相当有成就感!于是,我就像读课文那般郎朗地喊着这七个字儿,便将这本“画书”据为了己有。

当我后来回忆起这件事儿的细节时,我竟然怎么都想不起来自己当时是如何向售货员购买、如何付钱的了,只记得自己喊完“草原英雄小姐妹”后摇着“画书”狂跑回到姥姥身边的情景。我还记得自己在姥姥脚下结结实实地摔了一跤,那可是水磨石地啊,可摔在地上我依旧在咧着嘴,不是哭,而是笑。我在买书那一瞬间的兴奋,由此可见一斑。

至从买得了这本《草原英雄小姐妹》,从此我便知道了这世上竟还有看“画书”这样的美事儿,这美好,令我蓦然眼界大开,旋即便一口上瘾了。这瘾,一辈子我都没能戒掉。现如今,我依旧酷爱在网上买“画书”,为此,向银行卡里打钱不断。

当我回首往事时,蓦然惊叹,自己竟然也像圣人般地感慨“逝者如斯”。时间,就这么“哗哗”地流过去了,那随我搬家辗转几地的《草原英雄小姐妹》纵然历尽坎坷,却还是那么的未成年,依旧还如许多年前一样的浓眉大眼,目光如电,面容也继续鲜活、姣好,宛如一副不老女神的样子。

再看镜中的自己,青春早已飞逝不再。在这十年、十年一晃而过的蹉跎岁月中,陪伴我的,唯有那书房中的“画书”书堆。那书堆,越堆越大,越堆越高。

郑州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较好北京治疗癫痫需要花多少钱哈尔滨癫痫病能治好吗

相关美文阅读:

思念的句子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