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丁香】文学之路(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2:22:53

很小很小的时候,好像刚上小学三年级,初学汉字,初懂潜词造句,识字不过百个。但自小就有看报纸的爱好,家里有废弃或新、或旧的报纸糊墙,我便每天扑在墙上看字,尽可能的挑认识的字或词看。不会的,一个字一个字的查字典。那时只是感觉有趣。

自小家贫,地处偏僻。买不起任何少儿读物,也是无处可买。只在大一些的孩子中借阅小人书。那也是唯一的课外读物,巴掌大小,里面有简单的人物插图。暑假,去小伙伴家玩,无意中在他哥哥的课本堆里见到一本《格林童话》,打开,里面竟然是标注拼音的。爱不释手,书里的童话故事深深的吸引着我,每天从早到晚的呆在他的家里,读着拼音看童话。整个暑假,我反复的看了两遍意犹未尽。那时满心欢喜,也满心想着拥有一本自己的童话书。这本《格林童话》激发了我的文学启蒙。

升入初中,到了镇里就读。识字过千。但我的中学却没有图书馆,镇里只有一家文具店,不足二十平米,店内有一个书架的课外书,我身边唯一的“图书馆”。初中三年,所有的课外时间都扔在这家小小的文具店里,蹲在书架旁如饥似喝的看着各类书籍。老板也是爱书之人,心地良善,我虽未曾买过一本书,但仍是允许我读遍了书架上每一本故事读物。感谢老板,我也小心翼翼的翻阅,也兼顾帮老板打扫卫生,卖卖文具。那时对于文字的喜爱积累到了一定程度,如痴如醉。

后来,继续求学到了市里。手中有了父母给的零花钱,省吃俭用。每每去逛夜市,留恋地摊。买来一本又一本或旧或盗版的书籍。《三个火枪手》、《巴黎圣母院》、《海底两万里》、《神秘岛》、《大白鲨》、《海上劳工》、《牛虻》、《红岩》。这些名著记忆深刻。唯一的一本新书《三毛全集》,20元,下了很大决心买。自此与三毛的世界融为一体,满天涯、满世界的去流浪,去感伤。一发不可收拾的喜欢上三毛的文字。三毛的文字浪漫、真实、自然、朴素。三毛用自己的经历书写人生。那时起,我开始模仿三毛的文字,尝试写日记,伤伤感感的写了四大本日记。认定三毛是我的启蒙作家。

再后来,参加工作,离家千里。仍喜爱读书,有了自己的收入后更爱买书。每年,三次探亲假,五一、十一、春节。每次回家都会带回一皮箱的书籍。我家俨然成了小图书馆,村里爱看书的孩子都来借书看,我亦欣然应允。

公司创建内刊,有了兴趣在内刊上发表了第一篇作品《我的广东朋友》。文章发表后,身边的朋友大发赞赏。得到认可是对我最大的鼓励,在这种力量的引导下,一篇又一篇的文章见诸内刊。文学素养开始提高。工作之余,我报了河北文学院的函授课程。每个月一封信的函授指导,我自学散文、小说、诗歌创作。两年后顺利取得毕业证书,无师身旁引导,自学的过程是艰辛的,但我对各类文体有了大概的熟识,激发了我创作文字的灵感。

2001年,电脑普及。网吧遍布街头。上网进到一个网页,一棵大榕树,绿葱葱的居于页面正中。标题《榕树下中文网》。点击进入,简洁明亮的文学页面,赏心悦目。疯狂的读着网络上的文章,更加真实的感觉,无比热爱。注册帐号,我尝试敲击电脑发上了一篇随笔散文。满怀期待的两天后打开榕树下,我的文章顺利发表,注有编者按,下面跟着长长一串评论,很是开心,从此,爱上《榕树下》,笔耕不辍。

2002年,开始接触文学社团。《丁香文学社》,很芳香,很文艺的名字。加入作者群、交流文字,畅谈文学。在丁香作者群内,争吵、辩论、写文章、发评论,内心充实、精神洋溢。在丁香社团结识了一群志同道合、年龄相仿的80后文友。丁香女孩、可晴、明成汀、辛兴、左岸离歌等等。后因丁香女孩学习繁忙,可晴接手社团,邀请我成为丁香评论社社长。认真的阅读每篇文章,认真的评论。《丁香文学社》在榕树下一度辉煌,社团发展壮大,我列身编辑之职,开始有权限或编发投稿或退掉。看着别人的文章,学习精华弥补自己的短处,心里得到极大的满足。那之后几年间更是勤奋创作,用文字书写人生感受。文章数量不断增加,文笔风格在不断衍化。《丁香文学社》给了我文学才华的舞台。

2008年。网络文学开始泛滥,大量玄幻小说、言情小说充赤各类文学网络。网络文学已经失去了它原本的意义,只是一味的迎合市场需求。纯净文学被边缘化。许多中文网站为了追求更大的经济价值,对此泛滥文学推波助澜。一向风格清新独立的榕树下终因抵挡不住市场经济的冲击,大量读者及作者流失,榕树下无奈出售给盛大网络公司。面对此景,我渐失对网络文学的热爱,热情在2008年嘎然而止。

2012年,榕树下老友辛兴、左岸离歌邀请我恢复社团运作。此时,丁香女孩及可晴也因各种各样的原因远离网络文字。只有我们三人在坚守,费尽心机,多方洽谈终于恢复《丁香文学社》,社团重新制作页面、招聘管理人员、编辑文章、策划征文等各类事宜。在丁香社的花香中又忙碌起来,重新拾笔感悟笔端。《丁香文学社》几经周折,起起浮浮,辉煌丁香成了心结。

现世人生活忙碌,情怀浮燥,信仰缺乏,纯净文学终难迎合大众的品味,读者与作者之间的距离渐行渐远。榕树下终是抵当不过商业经济的摧残,再次停滞,热情之火再被冷熄。丁香文学社再也寻不到热闹的场景,先后辛兴离社,我亦放下管理,只留左岸离歌一人在坚守打理丁香。此时,我对于文字的热爱已至成熟,无关网络,开始尝试接触传统纸媒。几篇文章见诸杂志。

后来,左岸离歌又拉我进驻江山文学网。进到页面,眼前一亮,相似榕树下的风格,纯净的文学网站。原榕树下《田园文学社》社长秋古墨邀我来到《边锋文学》社团任总编之职。对于文字的热情始终未减,在江山网中的几个月间把所有的榕树下旧文重新修改发表在江山,精心管理边锋社团运作。

在江山文学网结识了《军警文学》的社长沈墅。沈阳老乡,在辽沈文学圈内的资历颇深。在我眼中,社长沈墅的作风更似“当代鲁迅”,对于作者,对于文学爱好者,无论年龄大小都尽全力指导、帮助,毫无索求。我虽与他从未深入接触过,但沈墅社长对我极为关照。在沈墅社长的帮助下,我加入了辽省散文学会。加入文联组织有了区别于网络的归属感。写文字十几年,从青春少年至今走过而立之年,有了在文学之路上更高层次的追求。

在江山网,看到相似的榕树下网站,丁香情结在心中被洇染。想丁香社在榕树下成立至今13载,在丁香,有着我所有青春文字的印痕。在丁香,积淀了我对文学的追求与梦想。在丁香,有着所有书写文字的快乐和心痛的记忆。这个丁香情抛不下,丁香结剪不断。

2015年4月,我向江山文学网赵兴华老师千言申请创建立《丁香文学》社团。整体移根江山。经过努力,社团成功创建,兴奋之情难以言表。但心中是对《边锋文学》社团的歉意,对秋古墨社长抱有愧心。抛却边锋社团,退出边锋队伍,自立丁香。说的再多都被认为是虚伪、是做作、是娇情。但自己的心结自己明了。80后的人偏爱怀旧,巨蟹座的我偏爱顾家。丁香是我旧时的家,青春的家,文学的家,我不能不爱,不能不顾。失去边锋,失去旧友,失去信义,但我拥有丁香,继续执著的为丁香做着文学梦想的窝,无愧无憾。

今天,我加入了沈阳市作家协会,辽宁省散文学会,眼界开阔,在现实的文学之路上我有了家的归属感。入驻江山,创立丁香,我又建设了一个家。家永远是避风的港湾,无论现实中亦或心灵的家园。如今签约江山网,继续长篇小说《那些青春往事》的创作。我的文学梦想之路在延伸……

坚守江山,辉煌丁香,执著文字,圆梦文学,这是我的追求。这是我未来的文学之路。

武汉专科癫痫治疗医院沈阳的癫痫病医院哪家专业郑州哪家癫痫医院权威北京治疗癫痫病正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伤感散文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