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木马】窄狭却久远的路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4:01:03
窄狭却久远的路      火烧寨村子大约有两个华里长。一街两行模式比较规范。   距离它三华里的七盘山,是武关道第一险阻,路经此盘山而过。   春秋战国时期,秦楚等国多次兵出武关道进行征战。秦康公十年(前611),出兵荆襄助楚攻灭庸国。秦哀公三十一年(前506),派子蒲、子虎率兵车500乘沿武关道南去救楚。战国时期,楚数次伐秦,与秦军战于蓝田。   秦始皇统一全国后,4次出巡东方,其中2次通过武关道。   王莽地皇四年(23),绿林军申屠建、李松率兵攻武关,入长安,灭新莽。不久,赤眉农民起义军又分兵武关道讨伐刘玄,进据长安。《后汉书》记有东汉建武三年(27)、初平四年(193),东汉政府利用武关道镇压地方反抗势力。《三国志·魏书·华歆传》记,汉献帝初年,华歆为避西京之乱,“求出为下邽令,病不行,遂从蓝田至南阳”。即东汉末年,武关道仍为长安东南去之大道。   隋唐时,武关道为京城通往荆汉、江淮间的重要孔道,诸多文士、官吏经由此道游学取仕或赴任,故有人称武关道为“名利路”。王贞白《商山诗》云:“商山名利路,夜亦有人行。”白居易《登商山最高顶》诗曰:“高高此山顶,四望惟烟云,下有一条路,通达楚与秦。或名诱其心,或利牵其身。乘者及负者,来去何云云。我亦斯人徒,未能出嚣尘,七年三往复,何得笑他人!”此外,诸多贬官如韩愈、来填、颜真卿、周子谅、杨志诚、顾师邕、王搏等被贬去潮州、荆襄、岭南等地时,亦均走武关道。   在七盘山、风门子、六郎关、大坡脑至蓝桥镇的蓝关道两侧石崖上,有往来商旅公立的清代石刻4处,对陕西巡抚陈弘谋清乾隆十一年(1746),捐银2000两,、商州知州罗文思、西安府同知署商州事白维清等捐资修路的功德勒石为记。委商南县典史张恒监修,自商州胭脂关至蓝田七盘坡,凿山煅石,辟成大路,驮轿通行,商旅往来如织,呼曰“陈公路”。   道光十五年(1835)七月初二日山水陡发,冲坏蓝关道鸡头关?附近坡路。西安府同知署商州事白维清,捐金一百两,及渭绅李继广捐银,修复水毁路段。现在鸡头关上面还有隽刻在山崖上署商州白捐修的字样。   太辉煌了太伟大了。就这样一条小路,走出了中国历史上这么多的情节。   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作了土。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就单听说这一连串的名字韩愈、来填、颜真卿、周子谅、杨志诚?、顾师邕、王搏曾经有脚印儿就在这里就足矣。   这些史料距离我太远了。伤心秦汉,生民涂炭,   读书人一声长叹。   这条赫赫有名的武关道就经过我们的火烧寨。   从它的一街两行中间通过。   驮轿通行,商旅往来如织的这一条路。   其实也就狭窄处数尺,开阔处丈余罢了。火烧寨的街道,轮到我看见的时候商旅往来如织已经走远了。远得连个影子也看不见。   我小时候看见的火烧寨街道很有可能就是武关道火烧寨段最原汁原味的形态。   火烧寨是武关道出山以后的第一大村。   阔两丈余的街道中间有一条官路濠把路分成南北两条,官路濠两边是蓬蓬勃勃的树木。官路濠长年累月没有水。只是夏天的行洪之用。南边的路窄狭一些,北边稍微宽一点。   贩羊的走过去,给街上拉一地羊屎蛋子。   担木炭的人脸上没有白净的。   他们用柱着的木棍,把扁担中间极精确的一撑,朝墙壁上面一斜,木炭担子就稳稳当当的靠好了。进这家那家吆喝着讨要水喝。   街道上走的下苦受罪的人多。坐在滑竿上面轿子里面晃晃悠悠的人少。   下雨天,路就变得十分的难以行走。   吆骡子的人赶着三套子大车,轮圆鞭子,牲口也伸长脖子,前腿弓后腿蹬,车轱辘就是从泥坑里拔不出去。   一街两行人都出来了,熙熙攘攘,喊着叫着,胆小的人怕鞭稍子打着,就在房沿下面躲避。   这是这一条路最热闹的时刻。   马车吆到坡底,就卸下来货物,放在牲口背部,上七盘山,过夹驴道,奔赴蓝桥或者商州地面去了。   那时还经常有商州的旅人经过这里。   商州人特别好认。妇女都是一身黑色或者深蓝色斜襟衣服,盘着发髻。除了额头上有齐齐的“刘海”,鬓角下耳朵前面对称的留着两缕子头发。   由于长途跋涉走路都是咯咯拧拧。他们经常走山路,高一脚低一步已经习惯了,受力部位不停变化腰腿自然软和,自然不知道乏。但是到了平地,腿就直戳戳走不动。尤其是热天,山里凉爽惯了,旅行就没有任何快意可言。   要是天气不好或者天色黑了,商州人就在村里的客栈下榻。吃饭住店一体化。这样的客栈在火烧寨街道,大概有近十家。   黄昏时分,经常有小孩子吆喝着,肩上搭了两三床被子,两头低溜着,给客人拥挤的被子不够的客栈送去。   这送被子的就是从事赁被的人家。多的有几十床,少的十几床铺盖。   客栈没有床位。都是在楼上的楼板上铺一大席。客人吃饭洗脚以后,就带了随身的贵重物品,就陆续爬梯子上去歇了。也有关系好的来来往往就只一家店住。是否是:诗句就云山动色,酒杯倾天地忘怀。不得而知了。   等到他们入睡,客栈人就抽了梯子,横着放倒地上。这样就保障了客人安眠无欺,也不会有客人半夜下来生出麻烦。两下放心,相安无事。   火烧寨人对于客人厚道热情,从来没有听说谁家和客人吵架的或者发生不愉快事情。      秦始皇两次过火烧寨街道,住栈了没有?住在谁家?当然就没有办法考证了。   韩愈唉声叹气的在火烧寨街道哪一块石头上面歇过脚就更不得而知。   不过我推想   韩愈元和十四年(八一九)正月写作的诗歌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一定是诞生在火烧寨街道。   这里土梁高。视野开阔。离韩湘修仙的辋川很近。   史料距离我和韩愈距离我一样,太远了。   让我几十年难以忘怀的是:我十岁左右看见的一个商州老人,一个说唱艺术家,一个商州花鼓戏的老前辈。   他大约七十左右,差不多半年就出现在火烧寨街道一回。那一回他住在大鹏爷家的客栈,这个大鹏爷就是我的长篇小说《费尔纳佚事》里不会走操练步伐,被按在地上惩罚作大鹏展翅的张大鹏。   那天下雨,雨一停,人们就三五成群来到大鹏爷的客栈外面,懆懆着要听花鼓戏。几个会说的就进去请花鼓戏老汉出来。   他人很低瘦。面相普通。但是唱戏的本事大功夫老道。他坐在大鹏爷家的门蹲上,手支撑着下巴子,闭着眼睛谁也不看,回忆或者沉浸在他的内心世界里。唱的戏文好像是懒婆娘也有人说是奴婆娘。奴是陕西方言,脏的意思。极幽默特别夸张辛辣的讽刺一个不讲卫生妇女的丑陋习惯。   那些唱词让我生理上极不舒服,心理上极厌恶的。但是还是想听,走不离。   他唱得如痴如醉。听见的人都开心大笑。   其中有几句我现在还记得。   人家的屋里已生烟火,   她的身子还在炕上烙。   锅头上尿盆子还球摆着哎呦呦。   地上的屎角子拿簸箕戳哎呦呦。   那时间我就特别的不明白,如此恶心,如此让人反感的唱词,大人们怎么就嘴巴半张着,听的那么高兴?听完了仿佛也把自家肚子里的污物排放了一样的痛快。学唱着议论着高高兴兴散了。   这一总感觉,在后来阅读大作家贾平凹先生的作品里,描写商州人用树叶子擦屁股,让猪舔屁股的时间,同样产生过。   至少好像是不美的。   后来才渐渐地明白,鞭挞丑陋的习俗愚昧落后的习惯,审丑就不丑。   幽默夸大辛辣产生的艺术的张力,甚至能够给欣赏者在赏丑之后一种愉悦的超过别人了快感呢。   我终于明白了火烧寨的男男女女,那些大人那一天为什么笑的是那么开怀?那么的痛快!   唱花鼓子戏的老汉一来所以人就知道消息。超过半年没有来,火烧寨的人还真的想他。听大人说这个人年轻时间娶过媳妇,但是后来媳妇和别人跑了。就一辈子独身。   后来我好像还看见过一回这个唱花鼓子戏的老汉。   他衰老了,一双眼睛却还活泛着善良和幽默。干瘦的身材有些诡秘,有些仙气。   也就一回。   黑龙口的路通了,商州人出来不走武关道这羊肠小道了。   再后来蓝桥河的路通了,连蓝桥的人也不走这一条路了。   但是,火烧寨人和商州人的情缘还在记忆里。   村里一个人惊奇的告诉我,他儿子在商州农村的政府工作,遇到一个当地的老年人,他竟然能够说出好几个火烧寨老一辈子人的名字。   我知道这一种火烧寨的武关道的情缘,在西安城里一个火烧寨出去的大学问家身上,商州情结还在演绎着......   路缘。   尽管这一条路已经被遗忘了。但它却曾经开阔了我们的视野,使我们和外面的世界建立了许多情感上精神上的联系。成了我们血液里的东西。   癫痫病在治疗的时候需要做哪些检查郑州癫痫病发病症状洛阳市哪家治疗羊癫疯最好武汉癫痫病最好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伤感散文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