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流年】完篇(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54:26

实际上真还没有着落。儿子说这两天若方便,可将学费准备一下,我毫不犹豫对儿子说:行,一定。

此时,我的工资卡上还不足千元,另外一张借记卡被一个朋友占着。不得不给朋友招呼:能否把卡送回来一用?儿子上学需筹学费,眼下手头紧张些。这个理由合情理,又不伤感情,朋友应该能理解。

半年前,朋友说企业里资金运转紧张些,想使用一两万元救急。我说要筹三千五千应该没问题,万元以上还真有些作难。朋友有犹豫:要是三千五千也顶不上啥大事,我再另想想办法。我觉得挺不好意思,朋友轻易不张口求助,张口了我反而无能为力。

还正在为朋友求助的事感到难为情哩,朋友又打来电话,问及信用卡的事。我忙说:有,有,这个可以,你随时可以拿去用,不过,你得每月月底照时还上。朋友回答很坚定:“这你放心,咱这做生意的就靠这信用活哩,况且,以咱们弟兄这份情,我就是混得不值了,临跳楼之前也得先给你完篇。”朋友还说,到时候一定按银行贷款标准给利息,决不能让我白白担这份风险。

内心忽然很透爽。觉得这件事也没作多少难,就轻易帮了朋友一把,至于利息的事,朋友虽那样说,我咋好红着脸要利息,那样岂不淡了这份友情。

其实,我手头应该有两万元积蓄,这是从每月两千多元的工资里三百二百积攒下来的,可这两万元不在手边。在那儿哩?一个战友给保管着,密码在他那张滔滔不绝的口中。战友一开始给打电话,从头至尾就是说在部队那些年如何如何帮我,如何如何在我危难之际帮我摆脱困境,说到最后才露出主题:做了个小工程,甲方拖欠,无论如何要帮忙周转一下。

我在电话里听他说着在部队的一些往事,其中有些事情如他所言:帮忙扛了一会儿背包、替占了一班岗、探家时从老家给捎过书籍、吃食之类的琐事。有些事是他有意渲染,有虚构之嫌,实实虚虚渗在一起,心还是被他动了。我截住了战友的滔滔不绝:“我也帮不上多少,手头正好有两万块钱,你拿走去救急,这是我准备买房子的首付款,过了春节要使用,请老战友谅解。”

原本想着借给战友的两万块钱,只要人家开发商不催着缴首付,他尽可放心使用。开发商也算够照顾,直到春节后的四月份才通知:人家都缴了,就剩下你们三四户,考虑到都是熟人就没有再催。

打电话给战友,那边依旧滔声不绝,战友说到甲方如何如何不守信用,如何一拖再拖,把他弄得人不人鬼不鬼,作痛了难,请看在昔日情份上再宽限些时日,钱一结算,第一个还款,谅解吧!

谅解,在战友也就是张了张口,轮到我这儿,真有些犯难了。那些日子,还不兴办理信用卡,开发商那边等着走案结手续,借钱成了主要任务。预计着找三两个朋友凑一凑应该不是啥问题,就试探着向常日关系不错又有些实力的朋友东一扯西一挂地闲聊,聊到对方开怀大笑时及时把问题抛出。我都暗自窃笑:咋也学会铺垫了。熟人兴奋的情绪很快从高峰跌落,情绪的变化似是太明显,对方又马上掩饰,表现出特别的遗憾:“兄弟呀!你不早说,这两天手头上还真有2万,昨晚刚被小舅子拿去进货了,兄弟,你看这,你轻易不张嘴,这事真不凑巧,你先到别处想想法子,真不行再说。”

我相信,至少是被他的那份情绪给感染了,起身走人,另投他人。

那两天连着见了三四个认为可以救急的熟人,实际却不可以。倒没一个人说不借给,都是钱不在手边,被某个亲戚刚拿走。你没法不理解不谅解呀!

晚上,为筹钱跑得两个脚板酸痛酸痛,就靠在沙发上一边揉着脚板,一边在心里继续搜索着认识的人中可以张口求助的人。有一两个熟人虽然承诺晚上给想想办法,还不知明天会不会指望住。若是明天再无收获,房子的事可就是事了。

手机响了,难道有人给筹上了?!电话那头信号弱,声音时有时无,但还是在两三句的对话里听出了一个熟人的声音,还没等往下说,信号又断了。

对方是在单位门口对面修车的李师傅,很多人都习惯称他“李铁拐”,这个绰号应该来自他那条残疾的右腿。据说是年轻时在煤矿上当矿工,遇到塌方给砸的。李师傅也向我说过几次,他向我说是因为家中炕上常年躺着一个不能动弹的妻子。他说他那年被砸伤后单位按工伤给他生活费、给他抚恤金,日子还能凑合。没几年的光景,煤矿效益不好,又遇上上头让关停,一个公社办的煤矿说解散就解散了。李师傅的问题来了,他的生活没了保障,公社又改成了乡,乡领导一茬茬地更换,李师傅的那条右腿也就李师傅自己关心了。为了寻个依托,李师傅将手头的一些积蓄拿出来,买了一辆三轮,是那种手摇式的,又制买了几件修补自行车的行头,靠修车补胎维持生计。李师傅的修车铺正好设在单位对面,自行车坏了时必去找李师傅,时日长了就有了话语。有段日子,李师傅满脸喜悦,问起缘由,他说家里添了个“做饭的”,是一个外乡老女人,嫁过来才四五年丈夫遇车祸死了,有人给李师傅介绍,李师傅没见到人就答应了,两个五十过头的人凑在一块过起了日子。李师傅家中有了“做饭的”,他可以一了心清地修车补胎。数年后的一日,李师傅忽然闷声叹气,就有人问他,他说:家里做饭的给做不成饭了,她得了“半身不随”。“半身不随”正规的叫法是脑血栓,治得效果好的能恢复个差不多,效果不好的就只能摊在床上让别人伺候。一个摊在床上,一个还得拐来拐去修车补胎、伺候病人,这日子就过得艰难了。

李师傅无奈地叹息:这条废腿越来越不听使唤了,要是有一天修不动车了,这日子咋过!

有一次我去劳动局办业务,给他们说起李师傅的情况,他们说李师傅能评个残疾,可以享受一定的抚恤待遇。我把这一好事告诉李师傅,顺便帮他写了一份申请,没多久这事竟做成了。李师傅感激又无以回报,每到他那儿修车他总是给免费,弄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去修车了。

李师傅的手机是那种200元左右的旧式手机,信号接收功能差。再响过来时我急问:李师傅有啥事?电话那头李师傅扯着嗓门说:你明天来我这铺子里走一趟吧!我以为他又让我给他询问治疗老伴脑血栓后遗症的事,急忙解释:李师傅,这两天处理些事真顾不上,过了这两天再说吧。

李师傅直言道:你忙啥哩,是不是找钱哩?

你咋知道?我有些吃惊,筹钱的事我从没给他说过。

李师傅:你上午在这儿打气时,不是给人家打电话来,我是无意中听到的,你明天上午来吧,我手头上正好还有2万块,能先给你救救急。李师傅的话还没说完,我的内心一下子就热了。

事隔半年后,我拿着2万块钱去还李师傅,李师傅还一再推辞,说不着急用。其时,李师傅家“做饭的”病情有变,正在医院住着,能不着急用钱?

战友借走的那2万块,问题愈加突出。给他打电话,他不再滔滔不绝:实在对不住了,你再宽容两天。要么是:我这两天想办法给你筹借筹借,弄好了给你联系。这样的话语说着说着就过去了一年多。

每到急用钱时,就想到这位战友,跟想亲人似的,我都觉得没法张嘴提这档事了。他黑白不提,就等着我给他打电话,然后他在电话里许诺:三两天,三两天,钱马上就到账了。临近春节,估摸着他的工程款早结了,咬了咬牙再给他联系,这次得给他放几句硬话,不然他以为我只会无限的容忍。

明明是拨着他的号码,对方告之:你拨的电话已停机。是不是呀!再拨过去,还是停机。这不就傻脸了,这不就等于我这大半年的工资没了指望。

用我信用卡的朋友打来电话:老兄,这一阵子货积压着,周转有些困难,你让我再用一个月,到时连本带息。

反正人情已经领了,他都说再用一个月了,不能因为这一个月不让他用,弄得不愉快。儿子的学费,再想想别的办法吧。

一个月过去了,想着朋友会主动联系,把借记卡送回来。也就没再把此事挂在心上。却在一天正上班时接到一条短信催还款项,这说明朋友没有如期还上。按银行规定,逾期还不上款,要产生滞纳金。给朋友打电话,朋友说甭管了,三五天一定还上。我没细算三五天会产生多少费用,主要担心被拉入银行黑名单。

又过了一周,朋友打电话来,说他在外面出差,找人把卡送过去。我没敢说“不着急”,静等着卡能及时收回来补平。有人果然来送卡,并在信封里装了两万元现钞。那人传朋友的话:这一段时间在外面参加订货会,还得麻烦你亲自到银行一趟,把钱还上。

我无语,在往自动存款机里塞钱时,还一直有些想不透:你能让人把钱捎过来,就不能让人往这存款机里还一下欠额?你又不是不知道密码。

2万元不管咋说还上了,这个忙帮得也实在是太具体太细节。存款机屏上显示出数据来,还欠325元未还上。这怎么可能?我在往银行来时还数了两遍,整整2万。问询旁边站着的工作人员,人家挺有礼节地看了看,微笑一个说:你还上的是本金,那325元应该是违约滞纳金和利息。我听着听着明白了。临出银行门,地板有些滑,打了个趔趄,也不知是惊了一下,还是咋地,身上被急出一层热汗。

儿子过了年马上又要去省城上大学。学费的问题不能再让儿子催了。正好有同学来家里闲聊,我说没事咱去外面转转。同学问去哪转?我说走吧,去一个村上。

实在记不清是哪一户了,就在街巷打听。他在村上倒挺有知名度,一问大家都知道。有热心人挥着手向东面指了指说:不远,你们往东走二十多米就能看到,哪一座房子破就是哪一家。我们到二十米处,果然见到一座破落的房子,围墙倒了一多半,里面的土坯屋子还是过去的模样,我在十几年前来过他家,还有些印象。门却锁着,那一堵被雨水淋倒了的院墙已经失去了围护的功能,抬脚就能迈过去。

一个邻居出来,看到我们在那儿站着,像是知道我们的来意:你们是找他吧,不在家,过年都没回来。

我们有些意外,同学反问:你咋知道我们要找他?

“又不是光你们来找,”邻居仍然坦直地问:“他欠你们多少钱?”

我低声回答:两万。话说出来又觉得太直接,忙补充:我们也不是专门来要账的,过节了,来看看他,过去在一起当过兵。

邻居说:没指望,他已经两个年头没回来了,听人说好像是今年得了啥病,把儿子娶媳妇的钱都花了。治好没有俺们也不知道,反正一直有人不断来村上找他,大部分都是来要账。

我知道他包了一年的修路工程,总共下来也就是二十几万元的活,人家甲方还给过他一部分,能赔成啥?邻居往大街上走时,善意劝我们:回吧,他都五十大几的人啦,估计这辈子也就这了,完篇的可能性不大啊!

我拿起手机,面对着残垣断壁的旧院落,惆怅地拍了一张图片。说不清为啥,也不全是为了那两万块钱。

癫痫病的发病症状是什么哈尔滨治疗羊癫疯的权威医院兰州哪有癫痫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