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荷塘】玉成蛮子洞散记(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1:35:30

青山听语九重弦,

绛溪清流影月安。

借读三更题壁榜,

洞暖春回遇波澜。

借一页古诗,梦回层峦叠嶂的绛溪右岸,月落月起,吟读轩窗,时光款款而行穿破山腰间的芦花飞絮,“玉成桥”恰似似一首温婉的宋词,落在了九里埂古旧的茶马故道之上。

山还是那山,水还是那水,从龙泉山喷薄而出的绛溪水,若几个肆意弯曲的太极图案,给玉成打了几个美丽的小结,坐望五龙丹景,俯首金绛流虹,一往清流似灵动的泉眼,给褐色的土地种上了暖暖的春意,桃花开过梨花开,难怪玉成又有了“玉成其事”的美称。

说者欲语还羞,听者怦然心动,关门石玉成了李淳风的天文梦想,蛮子洞玉成了王归璞金榜题名的凌云壮志,逶迤而去的绛溪河玉成了赵老师一段峰回路转的爱情,远的远,近的近,一波一波涟漪起旧事今事,玉成其事,春暖花开,玉成成了方圆数十里屈指可数的桃花源。

“青山听语九重弦,绛溪清流影月安”任凭一片一片的历史梅香疏影,乡人代代相传那一一缕“借读三更”的洞火,曾经温暖了多少代读书人的寒梦。

青山,乡人称为乌龟山;洞火,蛮子洞内的烛火。

不知何时起,绛溪两岸的蛮子洞成了人们安居避难之所。

蛮子洞,何人所建?已无从可考,关于其成因也一直众说纷纭。有人认为是简阳土族獠人的安居之地,也有人说是古人们的军事观察站,最普遍的说法是少数民族的崖墓。

历史远去,留下许多不同的解读,拂去岁华的尘埃,也许真相永远只有一个,听涛月下,结庐山中,那些伫立于荒野,落寞于尘世的蛮子洞曾给无处寄身的人们带来一方立锥之地却是不争的事实。

在玉成的民间传说中,既有状元王归璞寄居洞中寒洞苦读的轶事,也有李淳风凿穴而居观测天象的旧闻,还流传有叫花子进洞发现宝藏的传闻,这些有鼻子有眼睛的故事,不禁让人们对久远的蛮子洞心生敬畏,产生了抑制不住的向往。

我的印象中,蛮子洞不仅是说不清楚的洞穴,还是外公外婆生活过的旧居,听妈妈讲,解放前为地主打长工的外公无处容身,乌龟山蛮子洞就成了外公外婆暂时栖息的天堂,白天外公干活外婆打柴,晚上一起回到蛮子洞,颇有几分男耕女织的味道,直到后来外公攒足了修房子的钱,才有了南河沿的新居。去年春节,见到89岁的外婆,说起这段蛮子洞旧事,老人家眼中泛起泪光,言语中几多感概,本想陪外婆故地重游的,外婆却发生意外永远的离开了,从此蛮子洞就成了一个我永远挥之不去的心结。

摇一叶孤舟,听一曲流水,唐宋元明清的烟火走过关门石的北斗七星与平泉古镇残缺的城郭不期而遇,斯人已去,惟留大大小小依山而凿的蛮子洞经受时光的洗礼,以乱草丛生的姿态,演绎着岁月无情的流逝。

乌龟山位于绛溪河右岸,相传半山坡处曾经有三个蛮子洞,一个据说是王归璞苦读的神仙洞府,里面有灶台、书柜、云床,还有状元当年撰写的对联。上个世纪30年十年代,当地还有放牛娃进去躲过雨,数月后,放牛娃再去造访神仙洞府,发现蛮子洞竟然莫名其妙地从眼皮下失踪了,乡人闻言觉得奇怪,组织人手四下寻找,均无果而终。直到70年代凿山石修附近水利工程,人们才发现蛮子洞因山体滑坡已然深埋于厚土之中。

80年代,当地一个单身汉醉酒后进入另外一个蛮子洞去抽烟,活蹦乱跳地进去却无端地死在里面,于是乡人用石块封住洞口,做了一个简单的坟墓,安葬了单身汉。

剩下的一个蛮子洞,人们称之为“剐人洞”,据老人们讲,这儿曾是张献忠大军的驻扎之地,当年不听号令的士卒,密谋反抗的乡民都会被绑在木桩之上,用军刀一刀一刀剐去皮肉。或许是故事太过残忍恐怖,胆大调皮的我竟然不敢踏入洞中半步,望洞生畏。

剐人洞与玉成小镇隔河而忘,如果遇到小孩哭闹,大人们只须指指剐人洞的方向,小孩立马安静下来。

同学中苏方庚算是胆子较大的,有一次偷偷进入剐人洞探险,从洞口到洞内不足一分钟就慌慌张张跑了出来,脸色惨白,一句话都没有说,拉伸一杆子朝山下跑去,后面紧跟的小伙伴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也拼命地往山下跑,至到后来镇定下来,才知道苏方庚在蛮子洞中看到了成堆的骷髅头。

时光如水,一晃二十余年过去了,乌龟山蛮子洞也重归于沉寂,当年从洞中落荒而逃的小伙伴们再次聚首乌龟山,大家怀着好奇的心情,准备重新探险剐人洞,看一看当年洞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玉成是简阳的百年古镇,历史上传下了许多张献忠剿四川的传说,据乡民们讲,当年张献忠挥师入川,路过简州府时突然内急,慌乱中只得扯草草擦屁股,没想到一把扯到了霍麻,屁股又疼又痒异常难受,张献忠大怒,觉得四川的野草都如此厉害,以后如何统治得了,于是吩咐手下,但凡不听号令之人统统押入蛮子洞中“活剐”。这则让人头皮发麻的掌故,真假已然无从考证,剐人洞的传闻却留了下来。

二十年草长莺飞,悬于山间的剐人洞洞口已经长满了比人还高的杂草,没有路,没有带开路的工具,为了顺利进入洞中,苏方庚只好从当地老农手中借来扁担、锄头,自己当起了开路先锋。

老农听说我们要去看剐人洞,一脸的茫然,一个破洞有什么好看的?

他说,以前洞内确实出现过幽幽暗暗的灯火,乡民们胆小怕事不敢进去一探究竟,以致于鬼怪一说甚嚣尘上,老农是当地的干部,自然不会轻易相信鬼怪之说,只是提醒我们进洞一定要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

苏方庚挥舞锄头在前,我们紧跟其后,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间爬坡上坎,披荆斩棘,才从乱草丛中开辟出一条仅供一人通行的小道。

此时正值腊梅吐蕊、百草枯黄的季节,回望绛溪河对岸的玉成小镇,若藏匿于蒹葭苍苍中的世外桃源一般。

远处的飘飘芦花,近处的淙淙流水,真是一个可以静心苦读的优雅所在,难怪王归璞、李淳风等名人会迷恋上这一方净土。

我们一边前行一边猜测会遇到什么突如其来的情况,十几分钟的忙碌,背上就出现一阵浅浅的汗湿,几个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才发现头上身上都沾了一层簪簪草。

荒草的尽头,一条通道直接通往那个阴森森的洞口,这儿并不是人迹罕至的地方,陡峭的石壁上、洞口上还有人们刻下的字迹,“情人洞”、“少林寺”等几个大字,一下让原本紧张的心情轻松了不少。

或许是太兴奋了,苏方根竟然对着蛮子洞口唱了起来,中气十足的歌声,歌声未落,一阵急促而凄厉的叫声突然从洞中传来,似鬼哭狼豪一般,大家不由得心头一寒,还没有反应过来,头上扑噜扑噜几声响过,三四只叫不出名字的大鸟已然从头上飞了过去,没入芦花丛中,不见了踪影。

苏方根举起锄头对着洞口“咚咚”撞击数下,洞中传来几声绵长的回音之后,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跑出来。进得洞中,借着手电的光芒,发现蛮子洞的通道阴冷潮湿,地上还有烟头、矿泉水之类的东西。

可能是受到刚才的无端惊吓,大家前行时依旧惊魂未定,每走几步都会不自觉地停顿下来。石壁上,隐约刻了一些字迹,年代并不久远,大多是“某某到此一游”的字句,我用手触摸一下这些冰冷的文字,突然想到了令狐冲和任我行,这石壁上不会留下什么武功秘藉吧?

正在胡乱遐思,猛听到苏方庚一声大吼:“逮到起!逮到起!”寻声望去,一团毛耸耸似猫非猫的东西已经窜出了蛮子洞,几个人往外追了几步,不见了踪影。

从洞口进入主室,地面干燥了许多,电筒所照之处苏方根庚记忆中的遍地骷髅头竟然没有了踪影。莫非是我们走错了地方?

苏方庚拄着锄头想了几分钟,很肯定地说:“绝对没有错!”随即大手使劲地一挥,在手电筒的指引下,继续小心翼翼地四下搜索。

脚步在洞中叮咚作响,笨重得似远古而来的类人猿,大家凝神屏气,不知谁又吼了一句“剐人洞”,我有一种后背发麻的不详感觉,想转身想逃离,又怕同伴嘲笑,只得硬着头皮留了下来。

手电筒微弱的光亮在石壁上泛起一个又一个闪亮的晕圈,这些穿越时空的水滴,或依托在植物的根系上,或悬垂在老朽的蜘蛛网上,或寄附于錾字锤炼过的凹槽里,轻轻敲击着,闷然作响。

石壁上,一道一道錾子的印痕破空而来,我们伫足观望,不知到这些精致的印痕是何人何时留下的?三室一厅的布局,放到几百上千年前那该是何等浩大艰辛的工程呀?试想,悬崖峭壁之上用钢钎錾子一下一下敲打着岁月的轮阔,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那得耗费多少时日呀?

从侧室到大厅,没有发现一具骷髅头,甚至连一只遗骨也没有找到,难到骷髅头会飞么?“快看,这儿有一只青蛙!”伙伴兴奋的呐喊声,提起了大家的精神,几个人嘻嘻哈哈地围了过来,细细打量这只躲在岩石间浅睡的精灵,纷纷掏出手机拍照。

青蛙似乎对发生的一切浑然不觉,依旧自顾自地搂头大睡,固守着自己的世界,我们实在不愿惊醒它的美梦,拍完照就各自散开了,洞内三秋,不如温暖如春,与其说青蛙是剐人洞的精灵,我更愿意称呼青蛙为生命摆渡的行者,它是剐人洞的常客,苦渡着自己的春秋。

踏着一地的碎瓦、陶片,我发现在青蛙小睡的另一侧竟然有一只蜈蚣静静地冬眠着,好似与青蛙相拥而眠,又似全然没有关系。

碎瓦,真的是碎瓦?陶片,真的是陶片?

我们穿行于洞内,犹如穿行在历史的废墟上,一脚旧泥,一脚陶片,借助微弱的亮光期待与未知的过去来一次不期而遇。

从侧室到大厅,再从大厅到侧室,来来回回走了一圈,除了发现一座灶台、几株不知名的绿芽外,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不见剐人洞内的尸骨,不见张献忠兵马的遗迹,苏方庚二十年前的记忆又去了哪里?

从剐人洞出来,大家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外面的世界与洞内的世界已经截然分开,从山上走到山下,剐人洞的疑云仍然未从心中消除。

山渐行渐远,水渐行渐远,一行人即意犹未尽心有不甘,个中滋味,实在是难以言喻。

山脚下,遇到了借工具给我们开路的老农,说起剐人洞里的尸骨,老人放声大笑说:“70年代修倒虹管,在乌龟山开山采石时挖掘了一批无主的坟,挖出的尸骨无处堆放,就用坛子装好放进了剐人洞。前些年,社会上传说尸骨熬水可以治癌症,一些人觉得是发财的商机,就进洞捡走了那些尸骨。”

听罢,所有的疑云迎刃而解了,但是尸骨熬水治疗癌症的土方却让我高兴不起来,都什么年代了,还在演绎人血馒头的桥段?

药物治疗癫痫病有哪些原则呢江西癫痫医院地址河北哪家医院治癫痫病便宜

相关美文阅读: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