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轻舞】那是误会惹的祸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48:01
中秋节后的阳光再不会火辣了,发出温暖的光芒普照着大地。这一条修了多年的村机耕道如今变成了水泥公路,这是上级拨款和村民自筹资金改建的。孩子们背着书包在水泥公路上高高兴兴地向学校走去,去上街赶集的人们有的骑着摩托车、有的骑着自行车飞驰前行,有的背筐提包走着。虽说是村里外出人口太多,但赶集这天这条唯一通往镇上的水泥公路上人就比较多了。   马幺毛嘴巴含着香烟,牵着大水牛,肩扛着犁头,走在这水泥公路上,去给他的姐姐马春香犁秋收后的板田。歪戴着草帽子的马幺毛甩掉烟头,嘴里就唱着跑调老远的歌曲:“......伤痛的心,一片空白,如何面对那迟来的爱......”   来到田块边,他把牛赶下了田,他也高高兴兴地卷起裤子下了田,把枷档放在牛的肩上,他掌着犁把,向牛发出号令:“快走!快走!”   大水牛拖起犁头翻犁起长满野草的田块。约半个小时,马幺毛突然在田里站住了,大水牛还在前行。他大声吼道:“停下!停下!”   大水牛止住了步子,马幺毛上前去把牛颈上的枷档下了,把牛牵上田块后拴在一土坎边树子上。他脚上糊着厚厚的稀泥都顾不上洗干净,就迈开脚步跑向姐姐家里去。他飞跑着,飞跑着。水泥路上几位行人问他:“马幺毛,马幺毛,啥子事把你急成这样子了?你为什跑得这么快呢?”   “去我姐姐家拿‘奸’呀!去拿‘奸’呀!”马幺毛一边跑一边答说道。   马幺毛的答话,引起了几位去赶场的人惊奇,他去他姐姐家拿“奸”,所谓拿“奸”就是已婚的男女上床做岀不道德的丑事情来。马春香年龄三十四岁了,虽然不是十分秀丽的女人,但是她也不算丑,团团脸白白净净的。头发也去染了色,穿着奇丽的衣衫。老公肖明在外省打工,她在家管孩子读书,兼种庄稼。马春香和肖明自由恋爱,情投意合,结婚近十年,夫妻间至今没有闹什么矛盾。今天她的弟弟去拿“奸”,这奸夫又是谁呢?马春香一个留守妇女,孤独无伴,空房寂寞,半边床铺空着,她解开了情怀,给她的老公戴了“绿帽子”吗?   几个路人是上街去赶集,听了刚才马幺毛的话,站在那里又笑又惊奇,大家的眼睛盯住那个院子,就像看电影一样那么聚精会神,他们要看看那院子里会闹岀什么怪事情来,看看这个被小舅子捉住的那个采“野花”的奸夫又是谁,长得是一个什么模样呢,丑吗?帅吗?他们又是怎么勾搭上的呢?   这马幺毛跑进了姐姐院子了。他姐姐家那是个大院子旁边的独家小院子,两个孩子上学去了。几个路人站在那里看着,看着,一会儿,只见院子里跑出一个汉子十分慌张。那个马幺毛追了出来,他手上拿起一根扁担,他一边追一边喊:“抓偷儿!抓偷儿!大白天进屋翻箱倒柜,偷儿胆量太大了!”   这个被马幺毛追吼的盗贼慌不择路,只顾向前跑,倾刻间就消失在院子后面的密林里了。马幺毛又是光着脚板,光脚板在瓦片石子上难受,感到十分疼痛,他知道不能追上那个盗贼了。他没有追上那个贼,站在那里还在看着盗贼跑得远远的方向。马幺毛虽然没有追上他,他又上了屋后高处,站在高处吼声仍然不断:“拦住!拦住!今天有偷儿进屋偷东西!......”   马幺毛的声音惊动了很多的人。赶集那几个人站在那里就更感到好笑了,刚才马幺毛说是去拿“奸”,现在怎么又大吼是偷儿偷东西呢?几个人议论起来,甲说:“这不是什么偷儿,这就是奸夫,弟弟管姐姐的私生话了,‘野舅子’追赶姐姐的奸夫。”   乙说:“这马幺毛还是聪明,家丑不外扬,姐姐偷人的事变成偷儿进屋偷东西。如果他直言不讳吼是她姐姐的野男人,多伤他姐姐的面子呀,也伤他的面子,这样公开吼抓偷儿才能遮得住他姐姐的丑事情啊。”   丙说:“马春香年纪轻轻,男人在外省打工,守不住寂寞,和别的男人勾上了。这种情况偷人养汉现在并不是少见的稀罕事情。”   几人看着,议论着,戏已经闭幕了,再也没有可笑的戏看了,他们几人又迈开脚步走向前。      二   在沿海某城市打工的肖明在一家鞋厂上班,他心灵手巧,从工人到班长,升到主任了,如今已经是老总任命的厂长了。这天正在忙碌的肖明突然手机一条信息来电声响起,他点开一看:“昨日上午你妻弟马明在你家拿奸,奸夫慌忙跑掉了。惊动团邻。希望你和你老婆搞好关系,不要只顾自己挣了钱,后悔这样散失了自己的爱妻。”   肖明看了这条短信,他内心很急了,但又认为这样的垃圾短信是别人的恶作剧吧,就不想再看了,马上删除掉。他正要删除除这条短信,他又一想,这发短信来生是非的坏蛋真可恨,何不立即将发短信的号码翻出来打过去,狠狠地骂他几句,也解解心中的恨啊。他点开了短信号码,立即拨打过去。打通了,接听的不知是谁,对方南腔北调说着话:“肖明弟,你也不要着急。就当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冷静。希望你们恩恩爱爱,朝夕相处,白头到老啊。”   “你他妈的是谁呀?你妈偷了人,龟儿崽子你,野爸我要揍死你。”肖明骂着接听人。   接听人听了这样的话,好像止住了话语,肖明继续问道:“你是谁?你是谁?你是谁?”肖明这样问了几句,对方已经把手机挂掉了,中止通话,肖明叹着气也只好把手机挂了。   这时的肖明心里很不平静,他听到这声音比较熟悉,那对方的号码拨打时知道是家乡地域,他的心里激起了滚滚的浪花。他又想会不会是有人故意在搞恶作剧呢?他想探听一下老婆的口气,能否试探岀一些情况来。他拨打了妻子手机号几次,可是妻子的手机这时总是打不通。隔了一个小时,他用手机又拨打,仍然打不通老婆的手机。他想,难道说老婆的丑行暴露后她被吓住了?不知道怎样面对老公?她问心有愧?她这样把手机关了?想冷淡两天,她真的做岀了见不得老公的丑事情来?   肖明他哪里还有心思上班了,他向老总请了假,坐在宿舍里苦苦思索。他想起了妻弟马幺毛,去向他探听一下情况。他拔通了马幺毛的手机:“弟,我家没有岀现坏的情况吧?”   “没有啊!你家一切平安。”马幺毛答道。   “真的没有什么反常情况吗?一切平安吗?”肖明又这样问道。   “没有什么事,一切很正常!很正常的!你安心在外打工吧!犁田、插秧、打谷我都会帮助你家的。”   肖明心想马幺毛话说得这么好听,一定是他想好了,知道姐夫会打电话给他,早把答复得好听的语言编好了。她姐姐偷人养汉,他不会张扬,他发现有了那种丑事情他也会瞒住姐夫的。于是肖明来个单刀直入:“弟,昨天你从我家追出那个人,年龄多大?他是哪个地方居住的人?他叫什么名字呀?”   “昨天,昨天我在你家追那个人是盗贼,那个盗贼差点被我捉住。幸好家中的东西没有被偷走。我也不认识这个贼呀。”   “是贼偷东西?大白天里,那贼真大胆呀。”   “那贼胆子真不小啊!今后随时防备着。”   “这贼到我家怕不是偷东西吧?一个远方贼,专到我家来偷东西?估计这贼不是远方人,这个贼你应该认识吧?”肖明叹着气问道。   “是偷东西呀,被我发觉得早,他被我追跑了,我确实不认识这个贼。”马幺毛说道。   手机打了半个多小时,话语绕过去绕转来肖明都没有试探老婆偷情的半点消息,他只好挂了手机。心想起初马幺毛说家中平安无事,最后又承认进了盗贼,这不是在瞒着我吗?马幺毛是老婆的弟弟呀,他是会听他姐姐的话,他姐姐偷人养汉的丑事他一定会遮掩,是会帮着隐瞒那丑事情真相的。   肖明他显得十分着急了,午后他又焦急地拨打起老婆的手机。   三十五岁的肖明是个身材魁梧的男子,方面大耳,眉清目秀,称得上一个帅哥。就是他这样的长相,得到了马春香的爱,她虽然不是美如天仙的女人,但她也不丑,也一个美女。靓女配帅哥,他们这样一对夫妻,有了孩子,真是一个幸福的小家庭。他为了挣更多的钱养家糊口,使家庭快速富起来,多少次夫妻叹息:羡慕着别人家在城里买起了电梯房,羡慕着人家的高级轿车,羡慕着别人的子女上名牌大学出国留学......   他辞去了那个粮库职员,走进了打工那支队伍里,火车把他带到了沿海那座城市里去努力奋斗。就是这样又多了一对牛郎织女,一个在家耕田种地的留守妇女。现在用不着写信,因为有了手机,随时可以通话。相隔数千里的夫妻难隔一天不通话,夫妻在通话中互相问候,在通话中来一个“新闻报道”,在通话中来情话绵绵,唱上几句“你在家乡耕耘.....我在边关......”   夫妻要是隔两天不通话,他们心里总是记着的,接着的手机通话要补上很多分钟。夫妻总是这样承诺:我们的家庭是幸福的,幸福的家庭我们要珍惜。我们虽然不在身边同睡一张床,心是相连的。   “天下只有你最帅,最帅,你是我心中永不衰老的帅哥。”   “你就是我心中的花朵,永远开在我的心中不会枯谢。天下的美女万万千,选不完,但是我选中的是你,你就是我心中最美最美的人。”   他们这对牛郎织女就是这样拨打手机,这样说着心里话。   打工几年后的他给她说:“再奋斗几年我们的存款就会更多了,我们也会买上电梯房,买起小车......我们家会越来越幸福。”   上午难打通老婆手机,这一次他拨打老婆的手机终于打通了。肖明说:“春香,你上午为什么不接我打给你的电话呢?,手机老是关机?”   老婆说:“上午手机在充电啊!”   “昨天在我们房间里那男人是谁?”肖明问道。   马春香答:“我们房间里有男人?你怎么会讲出这样的话来?胡说八道呀!”   “哪个男人是谁呀?是谁呀?”   “你怎么再三问出这样的话来呢?我们房间里男人很多,他们来了又走,走了又来,有小孩子,有学生,有青壮年,有白发老人。有的是叫化子,有的是搬运工,有的是教师,有的是皇帝,有的是强奸犯......哈!哈!只要我把电视机打开,他们就出现了,这么多的人,有的笑,有的哭,有的......”   “春香,我今天没有精神给你来开玩笑。请你如实告诉我,昨天到我们房间里那个男人是谁呀?”   “你对这事追问不止呀!哦,哦,我想起来了,昨天是一个盗贼来到房间里,幸好幺毛发觉早,家中东西没有被盗,今后要多加小心。”   “真的是盗贼吗?为什么不打电话告诉我呢?”肖明问。   “何必向你多讲呢?隔千山万水,让你听了着急呀。那盗贼又没有偷走东西。”马春香说。   “我要回家。”肖明说。   “现在回家?等过年了再回来吧,过年一家人团聚。家中你就不要担心了,平安。”马春香说。   电话持续了半个多小时。肖明没有问出什么老婆有关偷人养汉的事情,他只好挂了手机。他点燃烟嘴上巴着,心里总是难受,左想右想,肖明心中更加着急了,好像老婆都在瞒着自己似的,老婆在家偷人养汉,他就被这样戴上了一顶“绿帽子”,他想起他和她同床共枕的岁月,想起他们形影不离的日子里,自己的老婆就是他心中永不凋谢的花朵呀,这一朵花是开给他欣赏的,他爱自己老婆这一朵花,他永远爱这一朵花啊。他的花是不会让别人摘取的,别人摘了他的花,使他戴上了绿帽,他像是泰山压了头顶,他感到面子丢尽了。他那一颗爱的心今天就这样碎了。他决定立即回家,要把问题搞得清清楚楚,搞个明明白白,搞得透透彻彻。如果她真的做出对不起老公的丑事,在家偷人养汉,我肖明堂堂男子汉,是不愿戴一顶“绿帽子”的,决心离婚,世上还有女人,另娶贞洁的女人为妻。他饭都吃不下,心如刀绞,决定立即请假回家,立即回到家中去。他去办公室填写了请假条,向老总讲明原因是老父病重特危。   肖明归心似箭。现代化的交通工具比鸟儿还飞得快。肖明不惜花钱坐的是飞机,就几个小时心急如焚的肖明就出现在他家乡一个县城的机场上。他又坐车到家乡的镇上。肖明在家乡镇上那个车站下了车,此时天还没有黑下来。他为什么又不租摩托车快速到家呢?      三   肖明他没有租摩托车立即回家,他一路上心里都在思考着:捉贼拿赃,捉奸拿双。没有确凿的证据,就不能肯定事实的存在。他想等天黑了才回家去,他要来个突然查看,看老婆在床上是否有野男人,如果有野男人,那个野男人又是谁呢?   伊春癫痫病医院的选择荆门哪个羊羔疯医院看的最好武汉癫痫早期的治疗方法洛阳能够治疗癫痫的专业医院靠谱吗

相关美文阅读: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