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江山多娇】二妮儿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2:49:35
破坏: 阅读:1514发表时间:2018-01-18 11:29:41
摘要:虽说安慰妈妈,但却安慰不了自己,时常想起二妮儿羞赧的笑,想起她说“睁眼瞎”的可怜,想起她为做的第一条裙子,想起她给我织的第一件毛衣,想起给她的起的名字:白玉兰。

【江山多娇】二妮儿(散文)
   兰花三岁的时候,妈妈又生了妹妹,重男轻女的奶奶十分失望,妹妹出生奶奶就没有正眼瞧过,整天骂骂咧咧,好像全是妈妈的错。妹妹自然得不到白兰花一样的待遇,都会走路了还没有一个名字,每次喊她的时候都是二妮儿,二妮儿便成妹妹的名字。
   兰花上学,二妮儿干活,谁也没有想过二妮儿也需要上学,只是觉得兰花上学是自然的事情,二妮儿自然应该干活。二妮儿懂事,心灵手巧,上得厨房,下得农田,还有一手好针线活。十三四岁,二妮儿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如瀑布般在垂泄腰间,大大的眼睛,不笑不说话的小嘴,十分招人喜欢。虽然自小招奶奶厌烦,但是她整天奶奶长奶奶短地叫着,照顾奶奶一点儿也不懈怠,兰花的青春叛逆和被宠坏的脾气,也给二妮儿在奶奶面前加了不少分,此时奶奶对二妮儿已经是赞不绝口,唯一的遗憾就是二妮儿没有上过学,斗大的字不识一个。
   每天放学回家,见到二妮儿总是甜甜地叫声二姐,二姐笑逐颜开摸着我的头羡慕地说:“上学真好,好好学习,不做睁眼瞎。”当二姐摸我头的时候,我也会回过头来摸一摸二姐的长发,身材高挑的二姐,拢起头发,全身散发着青春活力,长发披肩自然飘逸,唯美的是公主梦。
   记得暑假的一天,二妮儿招呼我去她家,给我量了身高梳了小辫,还说要给我做条裙子,我从没有穿过裙子,当然非常期待了,回家后美滋滋地把这件事告诉了妈妈。妈妈说不能要二妮儿的裙子,二妮儿已经很可怜了,不能给她添麻烦。
   没过两天,二妮儿再叫我的时候,给了我一条长裙,那可是我人生的第一条裙子,的确良的小碎花,淡淡地米白色,依稀记得腰间还有一个蝴蝶结。我回到家,穿在身上,左转右转,妈妈说:“二妮儿这孩子心思真细,说不定又被奶奶骂。”第二天,妈妈把她那件只有出门才穿的格子衣服送给二妮儿,二妮儿说什么也不要。妈妈说:“二妮儿,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不能为难你。你收下,奶奶就不会骂你了。”二妮儿说做裙子的布料是姐姐穿上剩下的衣服,她穿着不合身,又不舍得扔,做条裙子正合适,是利用空闲时间偷偷做的,没有人会说的。
   拒收妈妈的格子上衣被奶奶骂,妈妈心里不是滋味,将格子上衣给了兰花,兰花穿着本该是二妮儿的衣服,美颠颠的,从来没有将二妮儿挨骂的事放在心上,二妮儿不怨恨也不计较。冬天,二妮儿用旧毛线给我织了件毛衣,穿在棉袄内暖和和的,妈妈说二妮儿还是个孩子,不能白收她的东西,千方百计地给二妮儿添件衣服,每次给二妮儿的衣服总是先穿在兰花身上,二妮儿只能穿兰花淘汰的衣服。
   兰花辍学,不会种田,不会做饭,也不会做针线,整天指使二妮儿做这做那,二妮儿脾气好,让干什么就干什么。渐渐地,兰花也不再欺负二妮儿了,和二妮儿真真地就像是一个妈生的了。
   十六岁奶奶过世,之后兰花嫁人,二妮儿才觉得生活不那么压抑,十八岁二妮儿嫁到了邻村。喜气洋洋的婚礼,和睦的一家人,妈妈说二妮儿的苦日子熬完了,该享福了。可是没过多久,二妮儿哭着到了我家,说让我给她起个名字。我不解,都结婚的人了还没有名字。二妮儿说,可怜做个睁眼瞎,至今没有名字,办不了结婚证。
   在那个“丽梅兰芳”为女生名字盛行的年代,我觉得这几个字没有一个配得上二妮儿的,搬来字典,可劲地查了两个小时,最后决定用“玉”字给二妮儿当大名,二妮儿问我,是玉米的意思吗?我说,玉是美,尊贵的意思,这个字简单好记,关键是很配二姐的相貌和人品。二妮儿羞赧地笑了,说随着姐姐的兰字吧,我就给她加上了“兰”字,从此二妮儿有了大名叫白玉兰。
   虽说有了大名,大家依然叫她二妮儿,她也不生气,乐呵呵地答应着。好久不见二妮儿了,听说她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再见二妮儿的时候,她抱着孩子,乐呵呵地和我打招呼,我看到满脸幸福的二妮儿,心里说不出的高兴,总觉得这一切才是二妮儿应该有的生活。后来,我去了外地上学,很少听到二妮儿的消息,只是在假期听妈妈念叨二妮儿近几年外做早点,生意红红火火,妈妈常说二妮儿的性格走到哪里都吃得开,人缘好,所以生意自然也好。
   再见二妮儿的时候,我已经是个大人了,懂得了人情冷暖,也知道了生活的艰辛,她满脸疲惫,目光呆滞。我心疼之极,叫她来我家坐坐,她说什么也不来,我和妈妈打个招呼准备去看二妮儿,妈妈说二妮儿离婚了,让我好好劝劝她。我惊愕万分,二妮儿的婚姻不是非常美满吗?怎么可能离婚?妈妈说,都是钱给闹的,二妮儿在外地生意红火,没少挣钱,娘家人总觉得二妮儿不识字,钱放在婆家不放心,整天把二妮儿的钱当作自己的钱,两人辛辛苦苦挣的钱又不在自己手中,自然会吵架,二妮儿心善,不愿意惹父母生气,也不愿意让婆婆家为难,两头受气,为了一点儿钱,娘家支持她离婚,婆家也不示弱,二妮儿夹在中间,被迫离婚,以前那么开朗的二妮儿,现在一句话都不想和人说。
   我以请教她织毛衣为借口,走进了二妮儿的卧室,她见我到了,起身说来了,就忙开自己手中的毛线活了。虽说多年不见,但是二妮儿在我心中依然是那个可敬的二姐,我说:“二姐,今天是带着我妈的任务来的,我妈说无论如何让你一定要放下。钱是人挣的,只有有人在,就会有机会挣钱。”二妮儿一听我说到这里,“哇哇”大哭起来,她说,生活太难了,没钱的时候努力地挣钱,有眼睛上翻是患上了癫痫吗钱了,父母为了一点钱,不认亲情,爱人为了一点儿钱一点都不理解她了。她夹在中间被来回奚落,炼狱般的生活。二妮儿说到这里,我突然明白了,二妮儿的父亲是有名的朝“钱”看的主儿,前几年兰花闹离婚也是因为钱的事,但兰花脾气暴躁,父亲不敢惹,二妮儿顺从,父亲完全控制二妮儿家的收入。二妮儿就在父亲与爱人之间忍气吞声,最后不得不离婚。
   我心疼得直掉眼泪,二妮儿父亲的性格是我没有能力改变的,离婚已经是事实,我也无力改变。可是我想让她开朗起来,没有想到二妮儿却说和你说说,心里舒服多了,这辈子就算了,下辈子再难也要上学,不做睁眼瞎子,人这一辈子不认字太难了。
   我走出二妮儿的卧室,却没能够带着二妮儿走出心里的牢笼,眼睁睁地看着她消沉却力不从心,心疼的泪“哒吧哒”往下掉,妈妈让我放心,她会一直关注二妮儿,只要有机会就会劝劝她。
   以后的日子,我游走在生死的边缘,无暇顾及二妮儿了,偶尔也会问一下她的情况,妈妈一直告诉我,她再婚,又外出做早点,生意依然红火,我完全是放下心来。可是当我从死亡线上挣扎过来的时候,却听到二妮儿死亡的噩耗。可惜,远在他乡的我却没有能力去为她送行。
   再回家的时候,已经是二妮儿去世一周年的日子,妈妈说,二妮儿是最可人疼的孩子,可怜死之前被病折磨的不成人样。我问不是说二妮儿的日子过得挺好的吗?妈妈说还是钱闹的,二妮儿的父亲依然要控制二妮儿的钱,二婚的家庭有更多的家庭问题,二妮儿压抑自己换来家庭和谐,却把身体压垮了,直到死多家大医院也没查出二妮儿究竟患得什么病,妈妈说二妮儿完全是给气死的。如今二妮儿去世多年,但是妈妈一直自责,在二妮儿在世的时候没能好好劝劝她,没教会她学会自保。我安慰妈妈,天堂里没有金钱的欲望,没有烦恼也没有疾病,二妮儿在天堂里一定会比现实生活好得多。
   虽说安慰妈妈,但却安慰不了自己,时常想起二妮儿羞赧的笑,想起她说“睁眼瞎”的可怜,想起她为做的第一条裙子,想起她给我织的第一件毛衣,想起给她起的名字——白玉兰。

共 289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