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流年】背影(散文)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18:03

一缕柔和的光透过窗户映到桌上,褐色的桌面,因为一道光的滋润而光鲜温暖起来。冬天正在窗外肆意流淌,院子里堆积的雪,于风中挥舞起一痕一痕颜色零乱的轨迹,而阳光却刺破这些纠缠的风尘,斜歪着头用目光抚慰着我面前的桌子。

我爬在桌面上,爬在一片褐色的亮光里,手下是一只或粉红,或淡白,或浅蓝,或鹅黄的鞋垫。我拿着父亲画图纸用的三角尺,用一支圆珠笔在鞋垫上划下那个线条简单的字,笔在布上的声音,是痒的,像有东西细细地挠了你一下,你忍不住在心里会颤抖起来。这似乎分明其实却纠结无端的字,便在这种痒痒的不舒服中出现在我的触觉和知觉中。那个笔画简单,形状坦然的字,不过随手的两画而已,当我可以随意而真切地写出这个字的时候,已经是另一个季节了。可是,在当时,我并不知道那个字该如何写成,我只知道借三角尺的斜边画下有规则的线条,那个由许多线条组成的字,我们叫它:勾拉“卍”字。鞋垫上画成的图案一道道斜着上扬,每一道之间的空隙不过是针角有限的距离,而在这些距离之间,便是从圆珠笔流泻出来的油墨的浓色。很难解释,圆珠笔为什么在一张布上的痕迹要浓稠厚重过一页纸,我常会在愣神的当儿,生出这样的疑问,但青春中,有谁会有恒长隐忍的耐心呢?那样浓郁而稠密的墨,跟褐色的桌面一起闪着光,星星点点,断断续续,却又连绵不断的光,在冬天的下午,给我原本简单而无聊的生涯,涂上一层暖彩。这色彩显然与彩布不同,但却也缤纷,它与我“熬”的姿态有天壤之别,它是积极的,变幻而又多姿的,而我是停滞的,委顿甚而衰弱的。

院门常常被人推开,不用抬头,也知道有人拿了糊好的鞋垫过来,脸上的欣喜和渴望多过予我的奉称。其实,我何需这些赞许呢,我不过想要一份把我的空白吸收干净的时间,她们并不晓得,我对她们的感谢要超过本身机械的忙碌和劳累。

我爬在桌面上,以一种匍匐的姿势,一种把目光所及的全部自我都收纳起来的姿势,把一张毫无表情的后背裸露出来的姿势,撂给时间。日光斜移,移至背后时,光线变的寡白模糊,桌面恢复了它沉闷凝重的暗,风开始大起来,握笔的手,复又冰冷迟钝,褐色的桌面上,这些渐渐冷寂起来的时间还原堆积成冬天本来的样子,温暖和明亮次第消失,物体本有的僵硬干燥、棱角分明的质地张扬起来,甚至那些鞋垫的色彩也渐浅淡轻薄起来。冬天就该是重的,沉的,陷入的,所有浅的色调都将使它本身轻飘虚假起来。我对着桌上这些虚假的色彩,看到自己口中呵出来的热气,跟渐至的黄昏一起被夜色掩藏。

我以怎样狐疑的目光注视过时光的轻漫,又以怎样抵触的情绪与时光对抗过,经过这么多年断断续续的流淌,早忘的一干二净了。那个冬天留给我的,只有那些下午的光,和我画着的那个字。那个字,在那么多鞋垫上画过,可是,却从没有真正地完成过,它的边缘下,是无限伸展的极处,而它的中心,却不在任何一个鞋垫的脚心,每付鞋垫,每块布上,不过是一些影影绰绰的线条,它无法代表一个字的核心力量。

及至晚上,炉火旺盛,跟母亲坐在一起,用针角写字,也是鞋垫,父亲的,母亲的,妹妹的,我的,很多双很多双的密密麻麻的针角,重重迭迭地垒起来。眼睛常会有泪流出来,不是伤情,不过是盯的太久后的自然反应。我总会到暗处去,擦掉那些温热的液体,然后笑着回到母亲身边,她没有察觉,她在灯下备课,一大张一大张的白纸,被她涂得满满的,她的余光里,看到的只是我的背影,年轻的,活力的,跟她想象同一。那个冬天,连我也看不见自己的脸,看不见自己的臂,看不见脚步,我只看到一张影,一张年轻的,清寡的,沉默的,蜷缩的影子。

春天来临,流行了一个冬天的图案不知不觉嘎然而止,没有人预料这样的停顿是理所当然的,也没有人觉得这样的停顿有无仓促慌张的道理,比起生活本身,人们幻想中的吉祥如意也是短促的,暂时的,她们更愿意用自己的眼睛、身体,去成就这些幻觉里的事。桌子上的光线越来越稀薄,越来越恍惚,窗外梨树上站了一树的鸟影,从早晨一直嘻闹到下午,我常常去看它们,抬头,低头,好象被一种东西控制般不自如,只有鸣声是婉转多姿的,那些细微的变化,随着光线和气候而渐生出来的喜悦和失望,都在这些鸣声中释放出来了。只是,它们无法替代一种消息的发生和结束,也无法替代一个人的愿望。

我开始走得很远,远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里,偎在回音壁上,一遍一遍地呼喊一个人的名字,声波涉及之处,杳无答案,没有谁可能应和,因为,没有人站到回音壁的另一端,倾听我的呼唤。某些时候,我希望我的声波可以穿透时光的墙壁,到达愿望达及之所,但,时光只是一个容器,它容纳所有的生命,却无法传递生命与生命之间的讯息。我只能在时光中,看到许多的背影,自己的,别人的,植物的,事物的,童年的,少年的,青年的,那些背影并没有任何表情,它们存在的无动于衷,光阴的回音壁无法传递出我对它们呼喊、想念或者憎恨的声波。或许,是我的声波太孱弱,不足以喊动它们,可是,我也没看见谁的声音可以喊动它们,它们永远是向前的,以一张沉默的背影向着不断后退的我。

我离开那个弯曲的墙壁,它绿色的苔藓像嘴唇里一点点呵出的气体,那么多嘴唇的呼喊,都不能撼动它的心肠,那么多气浪声波,都不能温暖它的躯体,它弯曲的多么冷酷。我的脚开始疼起来,我趔趄着走向另一个景点。那是个叫祭天台的地方,近晚的光景,圆形的台面上已空无一人,疼痛让我无法站立,我倒在那个圆台上,我看见自己就是那个字,那个叫做“卍”的那个字,那个我拿尺子仔细勾画了一个冬天的字。我像极了它的样子,规整的,牵连的,纠结的,跌到的样子。我的脚下突然生出无端的痛觉,好象自己踩到了自己,入骨的痛楚,让我忍不住落泪。

春天的气息,一点一点地从泛黄的草丛中散发出来,我的面前空无一人,甚至随便一张背影。但我知道,我的面前是许多许多的背影,他们藏在了时间里面,他们就在我的前后左右,他们的气息,跟草的气息一起漫入我的鼻管,我落在春天的泪,被他们收拾干净,了无迹象。我把鞋垫从脚底拉出来,那个代表吉祥的字,那个我所熟悉,那个我以为永远也写画不完全的、无边无际的卍字,它的每一个笔画都被截断,张牙舞爪地上扬下跌,根根直立,横七竖八地穿刺着我的皮肉,浅白的布上,红的针角,若隐隐约约的血色,那便是我自己的血,我跌倒后裸露出来的骨肉。

风吹来,我面前几千年的建筑、几千年的时间,在苍茫暮色里逐渐模糊,而渺小如我,如我念念难忘的忧伤,如我空荡荡地虚度,随着众多的背影,被庞大的时间包裹成暮色里的一个陈色的小点,越来越窒息,越来越无力,越来越模糊。时间吞吐着万物的生命,而这些若有若无,若即若离的背影,便是它残余下的骸骨。

定西市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武汉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湖北得了癫痫该怎么办呢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