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丹枫】雪峰警事(散文)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2:55:24

二0一七年底,“雪峰山国家森林公园”正式开园,她以一个人文自然姝丽的形象,吸引着四面八方的游客倾慕登临。她,不仅是洪江市保护绿水青山的成就展现,还生动诠释了习近平总书记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科学论断!面对翠峰绿谷,烟岚流云,我不禁回想起,当年参与雪峰山环境整治的那段峥嵘岁月。

——题记

牛屁股历险记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我从洪江市公安局雄溪警署(洪黔合并时,市局警务改革,成立五个警署,雄溪警署为现洪江区公安局辖区)调动到治安大队工作。时逢雪峰山环境综合治理伊始,治安大队主要警力(除一女内勤、三名老同志外)均参与整治工作。我们的主要任务,一是打击涉危爆类违法犯罪;二是协助市综治行动队炸毁非法生产的金矿洞、化金池。

从安江镇到雪峰金矿山,有三十余公里。我们的铁甲战马,是一台松辽牌汽车,老马病躯,引擎盖时不时无故松了,翻罩过来遮住前挡风玻璃,曾制造过好几次惊险。陈教导员在开会时,曾幽默地警告大家:“治安两个宝,美女加松辽。不摸只能瞧,谁犯夹卵跑!”那时,女民警是稀缺品,他告诫大家不要犯男女作风错误;“松辽”尽管经常松了,可也是宝驹,只有他和猛队才能驰骋。

春雨聒噪了半夜,难得深眠。凌晨二时,猛队长吆喝起大家,钻进“松辽”,向雪峰山进发。线人告知,一辆小四轮私装二十件(套)爆炸物品,正准备从中方县铁坡镇运往我市群峰乡杨柳村。我们直奔必经之地——群峰芙蓉溪伏截。选了一个弯道宽敞地,鼓着牛眼睛在黑暗的雨中狩猎两个小时,只遭遇几个无证驾驶的“快快游”司机,把我们五人当芙蓉夜叉,吓得魂飞魄散,目标却一直没有出现。猛队果断决定,直扑杨柳,如目标后我到,也可回马截杀。沿着320国道,上牛屁股、岩屋界、横碧洞,到下杨柳路口时,天已大亮。满目清新苍翠,山峦轻笼薄纱。去杨柳是条黄泥路,因半夜春雨,未能确定辙迹的新旧,为防万一,我们只好循着竹山梁子,谨慎盘桓而下。车行到杨柳村小学,不能再往前,只好停下来。几个村民大清晨看到警车警察,很是好奇,询问哪个犯了事,要不要把手铐起走?我们只好笑一笑,然后找了两个很朴实的村民调查,都说晚上没有听到有车下来过。目光诚实,神情憨厚,没有半点说谎的嫌疑。猛队、陈教率大伙又找了几家村民,一无所获,只好打道回府。上黄泥路,吃尽苦头,时不时要下来推车,车轮子爬出的泥,飞得老高老远。车吼鸣着,颤抖着,左右甩着屁股,爬上横碧洞,推车的都成了黄泥人,口里吐出的都是泥唾沫。这时,人困马乏,肌肠辘辘,春阳照着路边的映山红,群山澄碧,谁也没有心思看景致。猛队长见大家无精打采,鼓励道:“我们不到两个月,就基本遏制了金矿山涉危爆违法犯罪,市政府和市局党委,对大家的工作高度肯定。现在是我们和狐狸斗法的关键时候,就看谁能坚持下去!我想,只要按照我们的思路,一如既往,就一定能够完成任务!”大家一路无话,车沿着岩屋界山脊往下急驰,风很大,车体有些摇晃。至牛屁股段,陈教导员放缓车速。

雪峰天险,行车人谈之无不凋朱颜!而牛屁股段,公认为雪峰山320国道五大险段之首。其地处雪峰镇龙家田村,距镇大街约三公里。“牛屁股”名字挺形象,公路从高高的铲子坪,峰回路转,蛇飞到此处,恰似一巨牛后半身,拱屁股向外崖侧卧,身子和大小腿蜷曲成一个惊心动魄的“之”字。一般情况,车行几十里,人和车头直向下,很容易疲惫,刹车片软热,加之车辆众多,稍操作不当,或侧翻,或相撞,或栽入几百米的深谷。从下往上行驶,总是仰望着山和天,六十几的坡度,远远就看到生死绝地“牛屁股”,下行的车象巨大的钢铁怪兽,张开血盆大口,飞扑下来。几十年来,特别是雨、雾、雪天气,车祸频发,阴魂不散;平原地的司机到山下,都是虔诚地请本地师傅开过雪峰山。遥看那牛屁股和牛腿蹄,仿佛它在谑笑你:别烦我,小心我把你踢下去!

车行至第一个“之”字拐左拐时,下边传来尖锐刺耳的鸣笛声,紧接着是持续的黑熊似的吼叫。猛队提示有大车上行,快速过“牛屁股”,避车逢“之”字处。陈教技术娴熟,先鸣笛,划个弧快速通过。向外崖斜行约五十米,右转过第二个“之”字弯,但见一辆红色拖挂油罐车,高高地迎面扑来。电光石火间,陈教双臂往右一甩,猛踩油门,松辽车右侧紧贴石壁,左侧紧挨油罐车,那熊瞎子怒吼声,惊心裂胆;浓重呛鼻的柴油烟和味,霎时,天昏地暗,令人窒息。我坐在陈教的后座,朦胧中,看见一排巨轮从眼睫毛边碾过,虽只几秒钟,重见天日,真有赴鬼门关获重生之感!突然,陈教说:“猛队,方向机失灵!”方向机在他手中,像个吊线盘。他接着又道:“刹车失灵!”我盯着他从容操作,快速减档,拉手刹;因避险加油门,坡陡路长,车辆惯性,仍未明显减速,车欲向左侧山崖边驶去。后排右座的小张刚参加工作,第一次出警,紧张地抱着中座的杨副队,杨队副安慰小张:“没事!没事!”猛队长从副驾驶座回身对我们说:“大家不要慌,相信陈教!”他向右侧瞅瞅上下行驶的车辆,又说:“开警灯,多次拉手刹!”“好!”陈教镇定应对。我忐忑不安地伸头出窗外低看,左前后轮距崖边仅有一尺余,并有向崖下行的趋势。下边是两百多米深的山崖,谷底浑浊的小溪水,不断向后闪。我已有绝望的感觉,紧抓住陈教的座椅。车后传来急促的喇叭声,一辆载满松木条的大卡车,轰隆隆从右侧开过去,在松辽车前方向右小转弯,上下摆舞的木条尾子,朝挡风玻璃前扫来。我闭上眼,车内一片沉寂,心里突然淡定起来,静静地等待着与战友们一同殉职……“嘭”的一声,我睁开眼睛,车没有被木条子扫着,而顺路势向右拐,大家都长长吁口气。原来该处内侧山崖坠石,有一方长条形大石块未被养路工及时清理,斜陈于路弓外侧,左前轮撞上它改变方向——幸得这方神石救了五条性命!

我抬头向下前方看,下行的路较平直,约一百五十米处隆起一个黄土包,山包前有半树耕牛冬天吃剩的枯黄稻草,左边一块较平整的菜畲。陈教鸣响警报,上下的车辆,或停驶,或避让。陈教抱着方向盘,猛队长侧身拉着已断的手刹,大家很平静地看着前方,眼睛都瞄着那土山包,期待着奇迹发生。松辽车继续向下滑行,近了,近了,我双手抱着头——“嘭!”我又听到“叭啦!”整个身子挤向前座椅,再往上腾,接着身子往后撞……一切归于寂然,我曲着身子,不敢四顾,惟感觉一双手腕疼痛。猛队长在叫我们的名字,接着陈教也在呼唤。我松开手,五双眼睛,骨碌碌相互看着,都不说话,仿佛隔世重逢,既陌生,又欣喜!一会儿,我们互问伤情,只有小张右手背被玻璃划了一道小口子,渗出些许血迹;猛队长的座椅上,插着一块窗户玻璃。好险!如果不是他侧身拉手刹,后果不堪设想!

一泡尿的功勋

一九九九年的整个春天,我们沐风浴雨,跨壑越岭!

雪峰山金矿区二百余平方公里,横亘洪江市五六个乡镇,非法开采的大小矿洞,有数百个。为了奠定雪峰山环境破坏污染综合整治基础,我们强化治安管理,核查每个金洞购买、使用和储存危爆物品的数量,严厉打击涉危爆类违法犯罪,取得了阶段性胜利。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一个邵阳市跨境非法运输、贩卖危爆物品犯罪团伙,十分狡猾,联系隐秘,运输方式和途径多变,储点散多,反侦能力强,甚至对我们的行动,似乎都在掌控之中。

敌变我变,主动反制!猛队长将警力分成两组:陈教统领秘侦组,隐形寻踪;他率我和小张,上车力溪、铲子坪、岩菩萨、石榴寨等地,钻洞子、穿工棚,不动声色,按部就班开展日常管理。一明一暗,伺机猎狐。

洞仙湾,是上雪峰山的必经之地,恰处雪峰镇政府至铲子坪的半途。正湾公路外侧是一空坪,修有三间简易吊脚木屋,主人是一袁姓女人,五十多岁,开一小商店。店右后侧下车力溪矿山,洞仙湾南北山面,都开有矿洞。我们上山下山,时常在此店买烟、饼干或小憩。她热情好客,能说会道,不论是谁,摆根长凳,送上热茶,递支香烟,还不时来上几句京剧《沙家浜》智斗里阿庆嫂的唱腔,使过往的客人,宾至如归。我们都亲切地称她“阿庆嫂”。

阿庆嫂很会做生意,除经营小南杂外,还出售米酒、塑料胶管、车轮胎等。木屋左侧,用杉木条子搭了一个近百平米的平台,上面垒了几百担上好木炭,卖一批,囤一批;只要是山上需要的,她都卖。有一次,我说要买一担炭,准备去炭堆子上提货,阿庆嫂笑着阻止我说:“这批货,人家已交租金,一担不能动!做生意,就要讲信用!过一阵我送你们每人一担!”我们当然不会接受,但真的佩服她,一个弱女子靠诚信,在这僻野荒岭之地,将生意经营得风生水起。

清明节前两天,我们从两电杆下石榴寨检查,半途被阵雨浇成落汤鸡,小张又感冒发烧,只好回安江。从两电杆乘车下驰,刚过铲子坪,我说要小便,猛队不高兴:“校长(进入公安以前,我曾在一初级中学任校长,公安兄弟如是称呼我),你两电杆不屙,到这里屙!懒人屎尿多!”他属性情中人,脸上挂着两口黑锅,心里一团火。这次出师不利,又加上小张感冒,任务重,心里烦,口舌不中听,我也不在意。七转八拐的,车行到岩菩萨对面,我感觉那袋子里的东西,快要溢出来了:“猛队,涨坏了,我要你负责的!”小张窃笑,感冒似乎好了许多。车继续盘旋而下,到洞仙湾,猛队长来个急刹车,喝道:“快放你的牛尿去!”

我跳下车,口里急促吁着气,径直往木炭堆下边钻。阿庆嫂看见后,急急地要跟下来,并慌忙喊道:“厕所,在在在,右边!”我夹紧双腿,浑身颤栗,感觉裤裆湿热,说不出话来。猛队爽朗笑道:“哈哈哈,阿庆嫂,这荒山野岭的,哪里不是厕所!一个大男人小便,你跟得那么紧干什么?”阿庆嫂只好尴尬地退了回去。我沿着斜坎的小路,碎步跑到棚下,不由分说,肆恣着一流下泻,享受着无比惬意,有羽化而登仙的飘逸感。足有十分钟,重返红尘,慢慢地觉得自己身体正常起来,真切领会到了俗语“屎憋千里,尿胀眼前”的蕴藉。无意间,我抬头看清了垒炭平台的本来面目。原来,是在斜坎上立了四根木柱子,下端深埋在土中,上端横截面上摆一根长木条,用铁马钉和四根木桩子绞一起钉牢,再在横木上铺一层长长的杉木条子,另一头搁在平地上。猛队已在上面使劲叫唤,催我:“校长,你要把木炭台子冲翻?是吧!”我不理他,似乎有什么东西引起了我的兴趣,东张西望。无意间,我抬头看见了那一排恢宏的杉木条子,铺陈得也不是很紧密,借着不甚明亮的光线,影影绰绰,看见一些白色片状物,我伸手一摸,凉凉的感觉,用中指一弹,发出“嘭嘭”的响声。我兴奋地掏出打火机一照,真是锃亮的白铁皮子。我沿着斜路跑上去,在猛队耳边说了一句《沙家浜》刁德一的口白:“这个女人不简单呐!”并用眼睛向那堆木炭瞄瞄。猛队长脸上那两口黑锅,顿时开成了两朵黑牡丹,蹦下车,率我和小张直奔木炭堆。我们十分小心地提开木炭,四十桶氰化钠(用来析出金银的化学物品)整齐地摆放在木条上。

我们顺藤摸瓜,把那个犯罪团伙一网打尽!一泡尿的功勋故事,也被同事们传开了。

使命千钧不言愁

八月的雪峰山,着实让人不省心,夜半拥被做雪梦,早晨不时打喷嚏。可是一到正午,大火球悬在头顶上,连躁人的蝉,都闭上了臭嘴,一直到晚上九时许,山峦沟壑,才渐渐弥漫起漠漠凉意来。

我和新来的邓队副,七月下旬一同被抽调到市矿山整治行动大队。雪峰山矿区综合整治宣传发动工作,已先期开展;我们主要是拆工棚,炸毁矿洞和氰化池,全面肃清非法开采。

我们第一次行动的目标,是雪峰山的岩菩萨矿区。站在铲子坪盘山的简易公路上,岩菩萨矿区尽览眼底。从两电杆(即简易公路下方山脊,立两根高压杆,大家对此地称为“两电杆”)往下纵目,一条大山脊逶迤向北,绵延至群峰乡的杨柳和湾溪乡的石榴寨。岩菩萨,是该山脊西侧山面的一片,靠近山梁,有一方黝黑的巨石,仿佛一尊弥勒佛,阅尽人间兴衰,故有此称谓。

原本是偌大的一片原始次森林,可是,九十年代兴起采金热,非法开采,势不可挡,“岩菩萨”也镇守不住,一眨眼便山林尽毁,环境污染。且不说昔日的喧嚣和繁华以及对环境的破坏,就说近期大行动开始后,非法开采基本禁止(零星偷摸采矿时有发生),看着矿山的陈迹,亦是令人心碎!木条子搭就的工棚,裹着白色编织塑料皮,倚坡吊脚而立,室内已空空如也;一个个狰狞的洞口下方,挂着一片长溜的泥石流,像一条条撕裂的巨大伤口,静静注视着,似乎感受得到雪峰山在痉挛、抽搐和疼痛。四处是横斜的便道;蛛网般的电缆电线;横七竖八,或白或黑,或大或小的水管;谷底的涧水,浑浊,迟缓,毫无生机……俨然一幅硝烟方熄的战场图景。

湖北看癫痫去哪个专业医院好?儿童癫痫要怎么合理安排生活呢小孩子癫痫病该如何护理癫痫病到底能不能治得好呢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