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柳岸】芒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3:50:54
结婚才两年多,也没急着要孩子,怎么就这么累啦,原来是外面有人,移情别恋了。怪不得每次在床上要和他那个,都说太累了,没有情绪。现在才相信小茜他们说的话:这男人只要说累,不想和你上床行夫妻之事,那就不是身体就是精神出轨了,对你没兴趣了,累只是一个借口,托词,还得让你去理解,谅解,甚至心疼他,多好的一个借口,完美的托词,简直无懈可击。      二   周末,蓉蓉赶回家做了顿可口的饭菜,陪鸿儒喝了一杯红酒,饭后,鸿儒踱到客厅看新闻去了,蓉蓉收拾好,自己去浴室洗了个热水澡,带着一股浓浓的体香,走过去,拉鸿儒,“你也去洗个热水澡吧,我在床上等你……”   “别,我累了,让我看看新闻,你想睡就先睡吧。”蓉蓉又碰了一个钉子,热脸亲了个冷屁股,老大的扫兴。一下扑倒在宽大的席梦思上,两行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这才明白小茜那句话说对了:他说累了,就是不想要你了,一语成谶啊。   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那次他说她不懂情趣,像个没开窍的小女生,不如电视上那些女人有风情活色生香?可是他原来不是这样说的啊,原来他说,就喜欢她的清纯少女般的娴静,见不得电视上那些久经风月在床上像个荡妇的女人。   反正,男人说话要算数,老母猪都能上树,绝不能让他轻易得逞。   经人介绍的婚姻就是有缺憾的,方鸿儒对田蓉蓉很快就没有了感觉,性趣也像过山车从高峰一下子滑落下来。失去了对田蓉蓉的兴趣,总想着在外面找点乐趣,小敏是本单位的,有性感的身材和好听的声音,平时对他很敬重,有好感,可是,也只能在一起喝喝咖啡、吃顿饭什么的,连手也没拉过。想进一步发展吧,在一个单位,怕败露了不好收场,再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也就死了这条心。      三   整天想着好事的方鸿儒,有一天在银都精品手工艺商城转悠,看到一种菩提树果实做的挂坠,椭圆型,有小芒果那么大,磨去表皮,显露出里面天然的花纹丰富多彩,很是别致,对着它看,除了余味无穷,还能想象出许多的幻象。看他有兴趣,老板说:“老板,买一个玩玩吧,这是正宗泰国菩提树的果实,看我现场加工制作,绝不含糊,此挂坠乃佛教圣地的产物,不仅可以辟邪,养神,经常把玩可以通经络,还可以带给你福祉,甚至心想事成。”方鸿儒听到最后一句“心想事成”,饶有兴趣,“真的能心想事成?”   “那还用说,那天一个大妈,买回去挂身上,当天打麻将就赢钱,第二天又来买了四个,老伴儿子媳妇和孙子一人一个。”   “多少钱一个?”   “小的五百,大的八百。”   “给我来个大的吧,选好材啊。”看着老板选材切割,打磨抛光,钻孔,串上丝线。半个小时候,成型的菩提挂坠真的很漂亮。方鸿儒高高兴兴的拿在手上把玩着回到家。      四   现年三十二岁的方鸿儒,是在二十九成的家,因为三十是个坎,而田蓉蓉也把二十八岁当作女人的一道坎,现在还算个“剩女”,转眼一滑到了三十岁可就是“圣斗士了”,鬼使神差地就想赶紧地成个家。经人介绍,见了几次面后,方鸿儒看上田蓉蓉的外表清瘦,干净,性格清纯娴静。一个小学教师,为人师表,一定不会错。都是铁饭碗,自带饭票,有个风吹草动,谁也不依赖谁。而田蓉蓉看中方鸿儒的是市级机关的身份,体面不说,也一定很有实惠,隐形的灰色收入那不用说,跟着他不会吃苦,人长的不算俊朗可也看得过去。      五   当初也是表妹帮她参考拍板来着,现在居然发现这个人这么不靠谱。   “你当时发现怎么不帮我抓个现行啊?”田蓉蓉听到表妹的情报后第一反映就是这么简单。   “姐,你没那么傻吧,事情没搞清楚前能轻举妄动吗?再说了,我以为你也许心里有数呢?”   “我有数?笑话,自己老公有外遇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吗?要说杀人的念头倒是有。”   “杀谁?横刀夺爱的女人还是朝夕相处的老公?”   “现在外面的诱惑也太多,袒胸露脐的小姐,骚首弄姿的少妇,还有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   “我的大小姐,你没弄错吧,不都说了,她骚得,你扰不得吗?再有多少诱惑,男人要有定力不就免疫了吗?色性不死就不可救药咯。”   “那照你说,我这口气就这么咽下去了吗?我装不知道?任他逍遥自在为所欲为?在家里演戏?”   “也不是这么说,妹我帮你搞清楚再从长计议,要是姐夫真的背叛了我姐,我也会收拾他的,放心。”   听到表妹这么说,心里是热乎些,可是后来想想,要是事情真的到了这一步,又能怎么样呢?      六   还记得那次学校搞教材改革,田蓉蓉、芮小茜和陈梅丽三人组得了个二等奖,在一起聚了一次。聊着聊着,怎么就聊到了陈梅丽的红灯家庭上来。   陈梅丽和丈夫万方是青梅竹马的发小,应该是很了解且投缘的了,可是后来晋升为企业高层的万方长期管理着产品销售这一块,也长期地在外跑,那时都知道外面的世界真精彩。慢慢地,万方就起了变化,近二十年的婚姻就亮起了红灯。一吵二闹三上吊都使过了也没见改观。“你不去告他?任他逍遥法外?”   “我又没有抓住他的现行,哪有那个功夫,孩子还小,小学刚毕业,才上初中,每天要照顾的。”   “那你就这样算了?”   “我那时很痛苦烦恼,甚至绝望过,要不是孩子还小没成年,死的念头都有过,每天夜里睡不着就听“午夜心桥”节目,慢慢疲劳后才入睡。午夜心桥是个谈心的节目,都是些心灵受到打击创伤和生活遇到波折坎坷的听众向主持人倾诉的一档节目。后来我也鼓足勇气打了进去,向主持人求教。”   “主持人是怎么说的?”   “也没什么好招,说你既没有证据,就无法起诉,如果有家暴就留下证据以家暴起诉,这也没有,就只有死缠着不离婚,那边的小三肯定等不及,拖不起。”   “这不是息事宁人,整个一维持会吗?”   “是啊,最可气的是小三居然打给我说什么我该让位了,现在他爱的是她不是我,什么话!”   “那是想刺激你离婚达到他们厮守的目的,你要铁定心就是不同意离婚。”   “我也听了主持人的话就是不同意离婚。”   “那他对你怎么样?”   “还算有点良心愧疚,工资照单交上,节假日也知道归家,在孩子面前装做就像没那回事。就是不和我同房,各人一个房间,脱衣换衣服也关门不让看。”   “记住了,凡是出轨男人,有愧于妻子,往往表面对妻子好,不时买点鲜花小礼品,回家多做点家务,蓉蓉你也要留意观察啊,别被假象蒙住了。”小茜最后提醒的这些话依稀萦绕在田蓉蓉的耳边。难怪现在很多人会说:出生那次投胎你没法选择,而结婚是第二次投胎,一定要好好选择。   田蓉蓉想到这里,不禁一阵寒颤,直凉到脊梁骨,一想到离婚就头皮发麻。还要什么丢人现眼的财产分割。倒是现在很多年轻人有了现代意识,婚前就做个财产公证。表妹结婚时,房子是老公事先买的,署的他的名字。可是婚后她也愿意负担按揭,于是就公证为“房屋为婚后共有财产”,分割时各人一半。看来表妹还是有点头脑的,这件事情她会为我着想,可以信得过。      七   那个周日,方鸿儒不想呆在家里,约了几个老同学在茶楼聚下,也想让这个菩提挂坠显摆下。杜文斌如约而至,依然是制服控,在银行工作,好像就得每天西装革履的,最后来的是黄培显,开着一家新兴洗车行,一副小老板的派头。席间,开始聊些各自的现状,杜文斌诉苦地说,银行储备金缩减,存款利率一再下调,现在要求所有职员有指标的吸储,每年加码,很多人完不成任务就拿不到年终奖……黄培显说自己搞了个自助洗车业务和电话上门服务,且进口了无水洗车技术,入会后享受终身服务……正所谓一家欢乐一家愁。   “你就别瘦猪哼,你肥猪也哼了吧,银行不来钱何以满大街比厕所多?一个哭穷,一个显摆。别啊,我们今个AA制。不说那个了,都来看看我这个菩提挂坠如何?”方鸿儒急着显摆,拿出那个几天来被摩挲得光亮无比的挂坠来。大家看了没看出所以然,看看大家没显出兴趣,就说,此物来自佛教圣地泰国,不仅能辟邪、养神,通筋络,还能带来福祉,心想事成啊。信不信?”   “你倒是说说看,你心里想的是什么,也让我们见证下是不是真的心想事成啊。”   “我啊,也不瞒你们,就是想有个艳遇,我已经和小田分居了。”   “一个屋檐下的分居啊,你小子倒挺潮的啊。她怎么想,受得了?”黄培显作馋涎状。   “工资上交,平时对她好一些,节日记得送花,丈人丈母娘那边别忘打点就行了。女人要哄,就说自己工作很累。没劲做那事,女人不就信了!她还要加倍关心你,总不好意思硬拉你上床,检查下BH硬度吧。”   “那你这菩提挂坠如若让你真的心想事成,也借我使下呗。”杜文斌有点兴趣了,“我家那口子就太强烈,性趣盎然,恨不得每天要做功课。   “你要服侍不了她,别让她红杏出墙了。”黄培显瞎起哄。“我老婆可都得听我的,我爱咋地就咋地,很爽。”   “没听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吗?你小子也得悠着点啊。”      八   说话不到两周,杜文斌老婆真的红杏出墙了。   平时都是杜文斌拾掇晚餐,吃完饭后老婆洗碗,那天老婆说累了,碗就没洗,没洗就没洗吧,杜文斌也不洗,你说累就累了吧,可是一上床,怎么着这精气神就来了,一身是劲,就是不消停,弄得杜文斌哭笑不得。   “你就不能消停下,还说累了,要不累了还不吃人?”   “什么话么,人家不就是想你,要你吗,至于吗?过去说嫁汉嫁汉穿衣吃饭,现在穿衣吃饭是问题吗,你说?夫妻间不就图个乐趣吗?来呀,别让人家等得急了哦。”见老婆只穿了蕾丝文胸和丁字裤,那丁字裤刚好只够遮住私处,雪白肥硕的臀部上只有一根细细的带子管住,只要轻轻一拉,丁字裤就瞬间滑落,私处也就一览无余,这些小到不能再小的内衣是管不住那光滑洁白的肉体,管不住她那躁动不安的灵魂。体香混合着沐浴露的香味一并向杜文斌袭来。杜文斌心有怨气,也有点力不从心,今年的吸储任务还有一大半没着落,做什么事都不是心思,把扑上来的妻子一下推向床边,差点滚落到地上。   “要来你自个来,本大爷恕不奉陪。”   “好啊你个大老爷们,就这样对待自己女人的呀,我倒想去问问别人家大老爷们是怎样对待自己心爱的女人的?”   “你爱咋地就咋地吧,我也受够了。”都把话说到这么绝情的份上,妻子就真的给杜文斌带了顶绿帽子。      九   方鸿儒如此这般地数落田蓉蓉,缘由是在一些色情网站和那些色情电影,诸如玉蒲团,玉女心经,色情男女这样的电影里,港台女星、脱星那丰乳肥臀的身材的诱惑。叶玉卿,李丽珍、邱淑贞那样的丰腴胴体令他胃口大开,性趣大增。而田蓉蓉只配做个衣服架子,床上尤物还是得肉感的,有弹性的,才有性感,才有味道。方鸿儒异想天开,心想事成的艳遇就是这样的一个美艳绝伦又丰乳肥臀的尤物。每天对着那个菩提挂坠摩挲把玩,有时竟然会和它窃窃私语:“宝贝,我的心事你知道了吧,什么时候让我如愿以偿?我愿意用任何代价来换取这个美好的艳遇,让我一次爱个够。”耳畔响起哈林那首老是重复着“让我一次爱个够”的调调。   因为有着要出轨的念想,这就得掩饰着别那么轻易被人发觉。   等不及想表现的方鸿儒在一个普通的周末,心血来潮地买了一束红玫瑰花,提前回到家里,将那娇艳欲滴的玫瑰花细心地养在一个经久不用的花瓶里,放了半瓶水,说它经久不用,因为还是在结婚的时候用过一次,记得还是小茜送的,也是玫瑰花。等到田蓉蓉回到家,一眼看到的就是客厅里醒目位置的玫瑰花。心里一阵喜悦,转而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糊涂起来。   “谁送的花?”   “什么叫谁送的,我,你老公就不能送个花给老婆啦。”   “太阳从西边出来啦?”   “怎么这么说话,有点情调好不好?”   “我问你这个花瓶你插过几次花?”说到这里,田蓉蓉自己也惊住了,是呀,如果说自己这个女人应该算是个花瓶的话,你方鸿儒插过几回,真的能数得过来……想到这里,潜台词就是“我今天非得拷问拷问他是真心的还是逗我玩的。”   “这不想到做到了吗。总比压根没那个念想好吧?”   “你想到什么?想到对我好,爱我,是吧?”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在哪里郑州癫痫病能治疗医院武汉中际癫痫医院收费武汉治羊癫疯的最好治疗中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