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流年】进城记(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4:47:11

我夫人原先在家种地,种着三亩地。春种秋收,夏锄冬藏的,还养猪喂鸡,拾柴捞草的,勤劳农民一个。当年我一心扑在工作上,家里的事她说了算,两个孩子三头猪,五只兔子十只鸡,一个小狗加上我,全家二十多张嘴,都是她的后勤部长,负责筹措草料给养。倒也弄得猪肥兔壮鸡下蛋,孩子活泼狗撒欢。我的精力全贡献给党的事业,政绩突出,大进步没有,小进步不断。那年忽然祖坟冒了烟,接到通知,升官进城一起来。一人得道,鸡犬遭殃,杀的杀,卖的卖,小狗没丧家,可是转了主,不久郁闷而死。夫人儿女,破家万贯,一车拉进周村城。

夫人进了园林队,不种村里的地了,又种城里的地,当时有人戏噱曰“城市农民”。城市农民挣得是钱,每月哗啦哗啦数票子,比农村农民一年两次哗啦哗啦往大瓮里倒粮食既轻快又实惠。夫人挺高兴。可是孩子不高兴,一个11岁,一个5岁,一个初一,一个小一。来到城里想奶奶,想大娘,想同学,想小狗,想玉米地,想桑树园,想老屋,想老屋里的小燕子,想屋檐下的小麻雀。有一天,我和夫人下了班,两个孩子不见一个,找啊找,周村城里找了一个遍,踪影没有一点。我急了,夫人急了,急了就互相埋怨,你嫌我回来晚了,我嫌你不关心孩子了。那时侯,农村里电话不普及,就往有电话的乡亲家打,七转八转,终于回话:孩子刚到了奶奶家!一块石头落了地。夫人扑通一声坐在地上尽情大哭,我是先笑后哭。夫人是夏天下雨,雷电大作,我是秋春下雨润物无声。邻舍家来看,说了就里,人家笑:找到就好,不要哭了。我说我没哭,沙眼犯了。人家偷笑捂嘴走了。我骑上自行车跑了近30里路,赶到家,夜间九点正。两个孩子在奶奶的床上咕嘟着小嘴酣睡。我的泪哗的就下来了。娘骂我,我听着,说是两个孩子沿公路走了九个小时才到家,车来车往的,出了事咋办!娘也哭。孩子的大娘姑姑们挤了一屋,七嘴八舌,唏嘘后怕。孩子醒了,嘻嘻地笑,我要打,一家人谴责我:还怨孩子呢?女儿说,俺沿公路走,早晚到得了家。儿子说,俺在路上学雷锋,给老大爷拉车了。两个孩的脸上三眉六眼,汗渍斑斑。那么大小的两个孩子九个小时走了30里路,儿子渴得哭,姐姐领他到河里喝趴水,喝进嘴里一个小蝌蚪,儿子说,小蝌蚪囊腥气。听了,我一手抱一个,眼泪滴在孩子身上。

我娘怕孩子受委屈,说依着孩子吧,在家跟我。我只好孝顺老的迁就小的,好歹又把千方百计弄到城里的学籍千方百计地弄回村里。两个孩子在村里跟奶奶,每天早上五点给孩子做饭,晚上接上自习的女儿,老人年纪大了,身体有病。我又多了一份更大的牵挂和不安,可不能为了小的再累坏了老的。我一天一趟往家跑。同事也劝:孩子小不懂事,你能依着孩子?想想是啊,我这不是赶趟周村集啊,是工作,是长住。住的虽是25平方的旧房子,可那也是领导、同事们想了多少办法才得到的。那时候房子缺,为了不再让我每天跑三十里路赶班,李永新部长、王爱琴主任、李家玉科长几个人当作大事靠上找领导为我争取住房。钥匙到手,王主任怕叫别人撬锁抢了去,当时就带领同事们将几张旧办公桌搬了进去。城里好歹有了家,一家人则又南牵北挂,寝食不安开了。我又做工作,儿子小想妈妈,愿意回城,女儿则更依恋奶奶,坚决不回。半年后,娘的身体每况愈下,我只好强制将女儿押回城来,哭了闹了,几天也就好了。又半年,一双儿女比我适应城里生活还快,有了好同学好朋友,活蹦乱跳的精神。六岁的儿子在街上学会了骑自行车,八岁就自己骑车上学。

可是,娘却不行了。想小孙孙小孙女。每个星期天依着胡同口的土坯墙痴痴地向北望。每当儿女从我自行车上跳下,喊着“奶奶”扑到老人怀里时,老人泪花扑簌。冷风吹着娘稀疏的白发,我忽然发现娘的面容苍老憔悴了许多,我的眼泪就哗哗地流啊。娘问这是咋啦,“我沙眼犯了”。娘知道我自小是沙眼,就责怪,三十多的人了,还让我领你去医院?不会买瓶眼药水啊?我哽咽:啊,啊,知道。

第四年冬天,1997年1月13日,又一个星期天。那时我既忙又傻啊,好象全党的工作离开我别人干不了似的,用夫人话说,比江泽民还忙。那天加班,没和孩子回家。可是就在那天夜里,77岁的娘无疾而终了。嫂子跟我说,星期六下午娘依着墙在冷风里站了三个小时。我听了,撕扯着自己的头发,放声号啕。我说娘啊,早知道我进城给你带来这样的痛苦就是叫我做县太爷我也不去啊。

可是我知道娘对我进了城是多么自豪,说,你是孙家第一个城里人。有乡亲在她面前夸我有出息,娘笑得,抖抖的银发灿烂着。

娘去了十一年了。还有一个多月是忌日。女儿长大成人,去了一个更大的城市,有了自己的家。儿子在首都读书实习,那个城市更大。我倒盼望姐弟俩手拉着手,再走回故乡。我怕孩子忘了那个有疼爱他们奶奶的坟墓,有桑园,有玉米地,有燕子有麻雀,有小黑狗,有小花猫的故乡。

我的沙眼一直没治,多少年来,我在茫茫人海中孤独着。孤独地在寻找一个日子,寻找一个灵魂的知己。我的泪水自从号啕给母亲,十几年了,脆弱的堤坝眼看要被冲垮。我预备那个迷失在曲径中的人问我,你为什么哭了?我回答:沙眼又犯了啊。

2008年12月2日夜于坐忘斋

什么是遗传性癫痫如何预防癫痫病发作前兆都有哪些治儿童癫痫要多少钱啊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