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笔尖】秋逝(征文 散文)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0:25:44

忽然间觉得忧伤起来。窗外下着雨,南方的秋雨也绵绵,浓了又淡,淡了又浓。冷冷的雨,丝丝缕缕,点点滴滴,漫无边际地飘洒,天地间弥漫着薄薄的雾。落叶,随着雨丝旋转而下,如一只只折了翅膀的蝴蝶。马路上满眼都是落叶,枯黄的落叶,像我的忧伤。

一列火车准时经过不远处的岔道,汽笛长鸣,车轮轰隆。每天,都会有人回家,有人离开,有人经过;有人去远方看风景,有人到异乡寻梦。生命,何尝不是一程未知的旅途!

我不知道自己为何这样忧伤,应该不是因为这秋雨,不是因为这落叶。我不知道这雨什么时候会停,我期待着,期待着天晴,期待阳光会忽然从云层里冒出来,带着夏的火热。

我的眼睛不断地望向小巷的转角处。黄昏的冷雨里,那棵高大的樟树下空空的,什么也没有,连行人也稀少。我的心充满不安和焦虑,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揪着。

那是一个黄昏,夏日的黄昏,残阳如血。我下班回家,走到住房楼下的那条小巷,耳边传来一阵吆喝:“泉水豆腐,好吃又无污染的泉水豆腐。老板,来一块吧,一块不过瘾,再来二十块打包回家。”我因为好奇停住了脚步。在小巷的转弯处,那棵樟树底下,停了一辆手推车,声音是从车上的小喇叭里传出来的。我不喜欢吃零食,可我却像着了魔,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

铝合金做成的小推车,下面放着煤炉,上面有一个大不锈钢锅,锅里热气腾腾,泡着一块块用竹签串好的豆腐干。锅的旁边是一个不锈钢调料盆,盆里放着制好的油炸辣椒粉末。台上还摆着葱、蒜、盐、胡椒粉、酱油等。卖泉水豆腐的是一对母女,母亲三十来岁,穿着整洁,面容姣好,话不多,显得端庄娴淑,却心事沉沉。小姑娘十来岁的样子,梳着两条长辫子,辫子上扎着两朵鲜红的蝴蝶结,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仿佛会说话;她背着一个小包,包带太长,包坠到了她的膝弯处,显得极不相称。小姑娘帮着放调料,收钱;她和母亲恰恰相反,一副天真活泼的样子;她的话特别多,特别甜。“叔叔,这豆腐好吃,包你满意。”“大哥哥,好吃的话就多来吃几次,多介绍朋友来吃。”小姑娘一边热情地说着,一边熟练地用刷子把调料均匀地涂到豆腐干上。

看着小姑娘熟练、老成地干着活,惊奇之余,我心里还有怜爱和钦佩。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但牺牲自己的暑假时间来帮着大人干这种“份外”事的孩子,总是值得赞赏的。

我并不是个嘴馋的人,但我每天下班必会花一元钱买一块泉水豆腐。我自己明白,除了豆腐好吃,更多的是因为卖豆腐的小姑娘。 这一对母女每天都会到小巷来卖泉水豆腐,常常把车摆在小巷的转弯处停一会。日子长了,我和她们渐渐有些熟悉了。人熟了,话也就随便了,有次我问小姑娘:“你爸爸是干啥的?”小姑娘一听,白了我一眼,马上把头扭过一边。见她这副模样,我觉得有趣,故意笑她:“你爸爸不要你了吧?”小姑娘听了,不说话,低下了头,右手的两只手指不停地揉着衬衣的下摆。她的妈妈在旁边也面色微变。也许她们有什么难言之隐,我意识到自己的玩笑并不好笑。

八月下旬,我为孩子读书的事去了一趟省城;又是送礼,又是求人,弄得我焦头烂额。没有办法,为了孩子能读上省城的名校,有一个好的学习环境,有一个好的前途,再苦再累也心甘。但我的孩子偏偏不能体会做父母的苦心,每天除了电脑就是电视,吃饭像老牛拉犁,大半天才吞一口。我毫无办法,唯有摇头叹息。我想起了卖泉水豆腐的小姑娘,她怎么那么懂事那么乖?人啊,真是同种不同命,有人身在福中不知福,有人身处逆境却更懂得感恩,知足常乐。

从省城回来,已是九月初了,孩子们都已上学。

又是一个残阳如血的黄昏,秋老虎还在发威,天气酷热难当。我没精打采地走在下班的路上,小巷里又传来熟悉的喇叭声:“泉水豆腐,好吃又无污染的泉水豆腐......”

我循声望去,小巷的转弯处,一辆小推车正在缓缓移动,却不见人。我走了过去,看到小姑娘正躬着身子推着车。由于马路有点上坡,她推得很吃力,上半身几乎和地面平行,本来背在肩上的小挎包吊在了脖子上,包的底部触着了地。小姑娘把车停在转弯处的樟树底下,伸手擦着面上细密的汗珠。

我心里有一连串问号:不是上学了吗?这小姑娘怎么还出来卖泉水豆腐?怎么只她一个人?她母亲哪去了?禁不住好奇,更多的是关心,我忍不住问了小姑娘。小姑娘只看了我一眼,没有回答,低下头继续干她的活。其实小姑娘平时嘴巴甜,话也多,可一有人问起她家里的事,她就很反感,常常是缄口不言。

小姑娘干得很认真,也很在行,俨然是一个大人。我暗暗地观察着她:她衣着整浩,小车上的工具和食物也干干净净,摆放得整整齐齐;干活有条有理,忙而不乱,丝毫看不出有啥异样。和以前不同的是,车上挂了一个书包,台上多了一本漫画书,她一有空就拿起漫画书看会,看着看着就会不自觉地笑出声来。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小姑娘每天下午都推着小车到小巷来卖泉水豆腐。初秋的阳光下,她辫子上的两个鲜红的蝴蝶结显得分外耀眼。

这天,我照例买了一块泉水豆腐,一边吃一边在旁看着小姑娘做生意。小姑娘忽然对我说:“叔叔,你是工商所的吧?”我点点头说:“是啊,你怎么知道的?”小姑娘歪着头笑着说:“看你穿的服装呗!”我也笑了:“哟,还真看不出来,你能认识这服装。”小姑娘很认真地说:“以前我跟着妈妈做生意,工商所的人找过我们。”我说:“哦,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小姑娘迟疑了一下,像下了决心,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叔叔,我奶奶的脚扭伤了,我想给奶奶买点药,可不知道买什么药。”我说:“这简单,叔叔明天给你买来。”小姑娘甜甜地笑了,一个劲地给我道谢。

能给小姑娘办点事,好像是莫大的荣幸。第二天下班后,我到一个药店给小姑娘买了一瓶红花油。小姑娘显得很高兴,她接过红花油,从小包里拿出十元钱,自言自语地说:“今天没有钱交给奶奶了。”我问她:“今天怎么了?”她说:“我们班上有一个同学得了白血病,好可怜的。老师要大家每人捐五元钱,我得留二十元明天交给老师。我没有多少钱,只能捐这么多了,还得给你药钱。”我的心如被重锤撞了一下,没想到小姑娘小小年纪这么懂事,还有一副好心肠,我说:“你每天能赚多少钱啊?”她就掰着指头算给我听,说每天能卖出去一百多块豆腐,好的话每天能卖二百块,每块豆腐赚二毛钱,每天大约能赚二三十元钱。小姑娘一边说一边把手里的十元钱塞到了我的手里。

我从包里拿出二十元钱,连同小姑娘塞给我的十元钱重新递给她。小姑娘好像受了惊吓,摇着手,一个劲地往后退,说:“我不能白要别人的钱。”我说:“我这不是给你的,你代我捐给你患病的同学吧。”听我这么说,她又问:“那我怎么对老师说啊?”我说:“你就说是你的朋友捐的。”她这才高兴地收下了,又从书包里拿出一个本子,让我写上名字,最后连声说我是个好人。

此时,我觉得面前的小姑娘不是个小孩,是个大人。真的,是个大人!

我心里一直有一个疑问,小姑娘家里肯定发生了什么事,不然现在十来岁的孩子都只顾着玩,谁会单独出来做生意啊!被小姑娘夸了几句“叔叔真是个好人”,又成了她的朋友,我受到了鼓舞,觉得和她之间的关系近了,就又问起了一个老问题:“你怎么一个人出来卖豆腐,你妈妈呢?”这次小姑娘没有再沉默,她说:“我妈妈前些日子走了。”我有点吃惊,急切地问:“走了?走哪去了?你爸爸呢?”小姑娘说:“嫁人了,我爸爸前年跟一个女的跑了。”

“啊,” 虽然有点思想准备,但还是大感意外,没想到小姑娘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我说:“你爸爸妈妈都走了,谁带你啊?”

“我奶奶!我奶奶来了。”小姑娘睁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眼里没有半点杂质。

“你们怎么生活啊?以后怎么办?”

见我一副关切的模样,小姑娘好像安慰我似的说:“放学后我可以卖泉水豆腐赚钱。卖泉水豆腐很简单的,每天到李大伯哪去拿就是,都是现成的,我只管卖。只要天晴,我就可以出去卖。我妈妈说了,等过一阵子她会来接我,我奶奶也说了,如果我妈妈不管我,她就带我回乡下去住,政府会补助我们。”小姑娘说这些话的时候,听不出丝毫忧伤和悲观,语气是那么的平静、自信和纯真,好像生活本该如此。

我的心很痛,一阵阵抽搐。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努力地不让它流出来,我不能在小姑娘面前表现出我的脆弱。生活不该让她小小年纪就这么成熟,命运不该待她这么不公平。虽然一棵小树也能撑起一片荫,但小树更多的是需要关爱。

我想不明白,是小姑娘小小年纪就能举重若轻?是少年不知愁滋味?还是她的心里从来只有阳光、从没容纳过阴霾?

我问小姑娘:“你想父母吗?”小姑娘没有回答,只点了点头,眼里泛着泪光。

因为知道了小姑娘家的事,每天看着她弱小的身躯推着车出现在小巷里时,我不但有心酸,更多的是敬佩。我甚至有过奇怪的想法,希望老天千万别下雨,天天天晴;希望时间能快点走,小姑娘一夜之间长大、学业有成。

可是,老天并不遂人愿,那天下午,天气阴沉了,好像要变天。我下班回家走进小巷,没有听到熟悉的喇叭声,却看到小巷拐弯处的樟树下聚了一堆人。出什么事了?我心里一沉。走近一看,小姑娘的小推车翻倒在地,豆腐、汤水、佐料撒得到处都是。

一个熟悉的大妈向我说了事情的经过。就在半小时之前,两个骑摩托车的飞贼抢了在马路上行走的一个年轻人脖子上的金链子。当时走路的年轻人还有一个同伴,两人反应也快,就在飞贼抢了金链子、摩托车刚起步时追上去拖倒了摩托车,四个人打成了一团。飞贼见势不妙,竟掏出刀子一阵乱捅,两个年轻人先后中刀倒地。两个飞贼扶起摩托车,发动车子就逃。当时街上有很多行人,可面对穷凶极恶的飞贼却没有人敢出手相助,眼睁睁地看着飞贼仓皇而逃。飞贼的车经过小姑娘面前时,不知是小姑娘吓懵了还是没看清楚,小姑娘推着小推车忽然冲到了马路中间。飞贼的摩托车和小姑娘的小推车撞在一起,三个人都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好几天没见小姑娘了,我多么希望那铝合金做成的小推车会出现在小巷里,我每天下班回家后都会像现在这样站在窗户后,望着小巷转弯处。

从小姑娘出事那天开始,雨就一直没有停过。小巷好像什么事也不曾发生过,依然车流不息,行人不断。也许没有几个人会记得曾经吃过的泉水豆腐,记得一个卖泉水豆腐的小姑娘。

人生,山一程水一程,风一程雨一程,多么需要爱心,多么需要坚强,多么需要勇气!有了受心、坚强和勇气,这世上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我一直不能忘怀、一直牵挂着小姑娘。是的,她感动了我,她让我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弱者的坚强、人性的光芒。

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小巷拐弯处的樟树下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连落叶也被环卫工扫干净了。西边的天空,数缕阳光从云层里透了出来,原本阴暗的黄昏刹时明亮了许多。阳光总在风雨后。天晴了,天晴了小姑娘该回来了;因为她说过,只要天晴她就会来卖泉水豆腐。她是一个守信用的女孩,她一定会来的。明天下午,她会推着那辆小推车,背着背带很长的小挎包,喇叭里响着熟悉的吆喝声,行走在夕阳下的街道上。她脸上的笑容,一定比夕阳还灿烂;她辫子上的蝴蝶结一定比晚霞还艳丽。

陕西癫痫到哪里治好癫痫发作意识丧失、双眼往上翻怎么办河北治疗癫痫病比较靠谱的医院有哪些兰州有治疗癫痫的吗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