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柳岸•春】亲人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50:05
这两道身影,是自家的孙子孙女。   其实,父母不光有孙子孙女,还有外孙子外孙女。有两家隔得远些,来往蛮不方便;有家隔得近些,就在隔壁村。虽说是外村,可几步路走到了。   有回,二妹跑来,笑着跟母亲说,把那两个也搞来?热闹些!   母亲却一皱眉,挥着手说,别家的伢,别家去养!   二妹一听,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这时,正好隔壁的黄婆经过,听到了这话,黄婆笑着解围道,你姆妈就这个性,我都说她几回哒,你姆妈半点弯都转不过来。   二妹听了,脸色才好了些。   黄婆见二妹的脸色好转了些,这才又道,你自己想想,打你出嫁到现在,你姆妈到你屋里端过几回碗?   二妹一想,也是,这才彻底释怀!   母亲在一旁听了,却一点都不恼,反而笑着说,你郎没听别个说,家母养外孙,总也养不家嘚!   众人一听,都大笑了起来。   二妹也笑着走了。   此后,也不再提这话了。   父亲倒没这多讲究。都是自家枝杈上发下的芽(伢),还分它个什么里外?但碍于母亲的固执,也就没有坚持。再说,少来两个,也不知要省下多少麻烦哩!   母亲虽然固执,但对亲朋好友,还是蛮亲热的。只要有人来家,母亲总是好菜好饭地招待别个。别个走时,母亲总是笑着送出老远,且还一再嘱咐别个,有空来家玩。虽然都是粗茶淡饭,管饱还是没得问题的!感激得别个千恩万谢,说了几箩筐好话。母亲却只是淡淡一笑,打着哈哈说,都是亲人嘚!   其实,母亲在对这些亲朋好友好时,似乎对舅爷家特别偏爱了些。   有回,母亲抽空去了趟舅爷家,说是去看家家。家家那时还硬朗,自己一人单家另过。看完家家,母亲又去了舅爷家。回到家家家时,眼圈红红的,像是刚哭过。家家看见了,诧异地问母亲,么啦?   母亲笑着摇头回道,舅爷家么这穷哒?   家家笑着说,伢多哒嘚!说着,家家像找到了知音,笑着又道,所以我就单过嘚!   舅爷家还真是伢多。可按母亲的说法,却叫出了个奇。母亲为何要这样说呢?因为从家家老爹那辈开始,到舅爷这代,都是单传。到了舅爷这代,生了三个儿子伢,大儿子叫桃春,小儿子叫报春,三儿子叫又春;另两个是姑娘。加起来一共五个伢。家中又只舅爷舅娘赚工分,工分又不值钱,分得的东西自然就少。伢们饥一餐,饱一餐,个个长得像黄鼠狼吸了血,黄毛滴肿,没得个人样。至于身上的衣服,只比那叫花子强那么一篾片。伢们是这样,两个大人呢?舅爷舅娘这时都只才三十大几,四十才毛点边,可看上去,都说是六十大几的老人了。   母亲擦去眼角的残泪,笑着对家家说,你郎把那私房钱拿出来贴补点他们嘚!   家家有私房钱,是因为家家有四个姑娘。春夏秋冬,一个姑娘家过几天,走时,姑娘们也不空过家家,十几二十地把的家家。家家也不乱用,都一一攒起来。   其实,家家开始说要单过,另开伙,舅爷一百个不同意。舅爷的说法也蛮简单,说你郎就我这一个儿子,说出去,好说不好听。尤其几个姐姐妹妹们晓得哒,还说我这个做儿子的连个自己的老娘都安不得,我这脸往那放?家家却不听,依然单家另过。后来,舅爷看自家的日子一天不如一天了,也就不再说这话了。   家家叹口气,说道,经得不贴?你们给的几个钱,我都贴补他们哒,现在,我手上才只十几块哒!说完,掏出了仅剩的十几块钱!   母亲一见,留下几块钱的渡船钱,其它,都把与了家家。   回来后,母亲长吁短叹地对父亲说了这个情况。说完,母亲依然看着父亲,几乎哀求地说道,帮帮他们吧!见父亲没有说话,母亲又道,何况你现在有这个能力哒嘚!   父亲这时已在乡渔场当会计,说出的话,也还管点用!   父亲淡然一笑,说道,舅爷他又没来说,我这贸然一搞,舅爷还说我轻视他的哟!   母亲一想,觉得有理,也就没再提这话了。   父亲扫了一眼,没好气地哼了声,见二人还没有停歇的意思,父亲又冷冷地说道,滚!说完,一屁股塌坐在了板凳上。愣了会儿神,又伸手从兜里摸出支烟来,点燃,狠命地抽了起来。   没过一会儿,烟雾淹没了父亲。   两个小伢听到父亲那声冷喝,惊得一下子刹住了脚步,相互对视一眼,刚想继续扑过去,见父亲已坐下,又抽起了烟,且还一言不发,全不像以往,又对视一眼,吐吐舌头,赶紧退回去,躲在一旁,继续嬉闹去了。   两双小眼睛,却还时不时地朝这边瞅。   眼中看到的,却尽是一团烟雾。   没过一会儿,屋后传来一阵脚步声,跟着,又是一阵喊叫声,你两个,长夜眼睛哒?话未落下,“咔哒”一声脆响,堂屋顿时亮如白昼。   两个小伢雀跃着连声欢叫,婆婆,婆婆。却没有像以往样,燕子样扑过去!   母亲一愣,刚想开口询问,斜眼瞥见一旁坐着抽闷烟的父亲,转头又扫了眼两个小伢,心中了然,走过去,老母鸡样护着两个小伢,埋怨道,跟个伢们置个么鬼气?说完,牵着两个小伢往后走。   走了几步,感觉身后没得动静,好奇地转过头,见父亲还坐在那儿没动,气不打一处来,冷声问道,又哪个得罪哒你?   不问,倒还平风息浪;这一问,犹如火山爆发,惊艳四方!   只见父亲忽地跳起,猛地扔下烟头,大声吼道,你家亲人嘚!说完,鼻息渐粗,犹如牛喘。   初听这话,母亲一时竟也愣怔住了。亲人?这说的,不就是自己的舅侄儿子桃春吗?   原来,舅爷见桃春在家无事,且还四处惹事,搅得日子过不安生,才厚着脸皮,来求母亲,说要桃春来喂鱼。母亲初也不肯,却又经不住舅爷的一再哀求,才动了心,才好说歹说,说动哒父亲。父亲才去求场长。场长听完,笑着说道,你郎会计的舅侄儿子,不同意,还不要同意呀!   从此,桃春开始了喂鱼。   都两三年了!   自从父亲去了渔场,家中只留下几亩口粮田。母亲每天打发走两个小伢上学,临走,又各自把了一块钱,还一再叮嘱二人,莫瞎搞,这是把与你们中午买粑粑吃的。饿哒个子长不高的。待听到两个小伢肯定的回答,母亲才赶三赶四地赶去渔场。去后,母亲也不与人闲话,只是走到田头,拿出早已放置好的镰刀,开始割起渔草来。   此时,父亲才刚吃早饭。   割完渔草,歇息一会儿,母亲又跑去桃春那儿,见桃春也听话,也没闲着,也在忙着割渔草,母亲也笑着帮忙割几把,又叮嘱几句,这才赶回渔棚,替父亲做午饭。   吃过午饭,歇息一会儿,太阳也要下山了。   母亲又上鱼塘转上一圈,这才笑吟吟,往家赶。   等到母亲赶回家,两个小伢早已放学回了家。母亲又叮嘱几句,脚不沾地地走去厨房,做晚饭去了。   父亲没事,一般是不回家的。因为鱼塘一刻也断不得人。稍有闪失,一年的指望全泡汤了。   一天下来,来去十多里。可母亲,并不觉得累。有的只是开心。且笑容满面!   是呀,有什么比亲人们平安更开心呢?   这几日,家中有事,母亲才没去,谁知,竟……唉——   见父亲吼累了,正在那儿喘息,母亲这才拉着两个小伢,转过身来,看着父亲,尽量放缓语气,笑着询问道,他哪得罪你郎姑爷哒嘚?聊你郎发这大的火?   父亲顿了下,又抽出一支烟,点燃,抽了口,才道,昨天,场里公布哒摊派任务,都说不合理,我和场长一再解释,才压下来哒……   母亲长舒口气,笑道,好啊!   父亲瞪了眼母亲,又道,今天中午,桃春他拿哒把镰刀,堵在我屋门口,说要,说要……我一拦,你看,伸出手腕,手腕上用布包着,布上,还印着猩红的血渍。父亲摸了下,没好气地道,都流哒几碗血呃!停了下,又道,要不是老田他们拉住,说不定,说不定……说到这儿,父亲再也说不下去了,一屁股又坐回了原处。   母亲一听,脸已吓得煞白,身子也颤抖个不止。刚想说出“他是受哒别个的唆使”的话来,望一眼父亲的手腕,咽下了已到唇边的话,过了会儿,才道,亲人,亲人。边说,眼雨已如断线的珠子,扑籁籁往下直掉。   两个小伢见了,一边一个抱着母亲的一条腿,口中只一个劲地喊道,婆,婆……   母亲一把抱住两个小伢,顺势坐在了地上,哭喊道,亲人,亲人!   父亲愣了会神,嗐了一声,跳起来,恼怒地一踢板凳,板凳“咣当”一声,倒在地上,委屈地直抽搐。   望着走出大门的父亲,母亲带着哭腔喊道,吃饭嘚!   父亲掉头哼了声,推上自行车,甩下一句,吃个鬼呀!一蹬地面,骑上车子,踏着夜色,走了。   望着黑魆魆的门外,母亲更加搂紧了两个小伢,口中仍在一个劲地呼喊,亲人,亲人……   心内,已如刀子样,正一点一点,割着母亲的肉。   眼前,似有两道身影在不停地晃动:一道,是舅侄儿子桃春;一道,是自己的老伴,儿子姑娘们的父亲。      武汉哪个地方治癫痫病好一点武汉儿童羊角风的医院成年人得了癫痫怎么治湖北治疗癫痫病效果好的医院在哪

相关美文阅读: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