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丁香】不写性的鼠也只是风(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4:03:54

南方,在连续高温的几天里,今天终于下了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雨,从家乡小城乘出租到省城,从省城乘列车到远方,一路上,雨侵占着我眼眸所及的每一寸土地,珍珠般晶莹的雨滴布满了整个天空。

前两天,我依旧向往常回家一样,必走上半个小时的路程来到北城的碧落看上两小时闲散的书,不痛不痒的那种小说或散文,很多时候并不是为了某本书而特意去那里翻看,像是成了一个习惯,回家必去碧落。大概这是小城里唯一一家给予了较为充分阅读氛围的书店,其他书店多是些工具书,闲书虽有一些,却也只是不受待见的搁置在角落。碧落书店从我读初中那会儿就在那儿,现如今也过去了九年,具体它从什么时候就在碧落路上经营,倒不是很清楚。

大概这花了我两个小时不到的时间,那本村上的处女作《且听风吟》便被我粗略的翻看完,依旧如往常一样,先翻看了前几章内容便迫不及待地把结局紧跟着看完,这似乎成了自己的一个阅读习惯,若感觉结局写得令自己琢磨不透便再把中间内容读完,若结局一目了然便也没了继续阅读的兴趣。

这本只有七万字的小说就如同它的名字一样不痛不痒,似乎一切所遇见的人都是吹向耳边儿的风,在你的耳边儿吟唱了几句便又吹向了远方,上一秒吹来的是她,下一秒吹来的是他,然后在这路上我们用耳朵听着他们的人生的某一个小段落便又分别。

在这趟途径湖南去往北京的列车上,大烟囱的外表被熏黑,沿途都是长满粉红小花的树,丘陵地带小山丘一个连着一个,满眼都是绿绿葱葱的树和花。轨道,老旧的长满了野草野花,较新的寸草不生。到处都是河流,水充盈得在流动,流向哪里,哪里便是终期。

这趟车哪儿都要停靠,每一个小站都不错过,四个小时里它就已经停靠了五六个车站,期间我睡死过去的时间,断断续续得加起来能有两个小时,旁边有个超可爱的小孩,被爷爷奶奶或者外公外婆给带着,也许是去往儿子女儿打工的某一个城市。小孩一直玩着他的黑白小车,时而拿起小车当做电话,嘴里嘟囔着说:妈妈,给我买……可爱的让人心疼。

且听风吟里有个写小说从不写性的家伙,那家伙的名字也很可爱,叫鼠。他从故事开头到故事结尾一直在写没有性的且结局一直美好的小说,鼠是富二代却总是满嘴恶语的贬低富二代,不写性的小说应该销量不会好到哪儿去,还好他是富二代,要不然就只能成为个穷酸的笔杆子。 虽然鼠不是主角,但却是整本小说里令自己印象最深的角色,大概是因为他是个不写性的小说家才能这样记忆深刻。可不写性的鼠也只是主角生命里的风。

现在屁股坐在座位上的时间整整五个小时,到了湖南的株洲,朴树的《那些花儿》在耳边也循环了四个小时,百无聊赖的时间不痛不痒的又流逝过去,成为几个小时前的、几秒前的曾经。株洲站看上去比江西的站台要好上那么一点儿,但终究不过是和其他任何一个站台一样的路过的站台。这些站台不也是风?坐在我旁边的人不也是风?我们用停留的几分钟,用几个小时的相处时间彼此路过,然后你去往你的株洲,我去往我的北京,仅此而已。

我们不过是彼此的风,那些花儿在生命里开得再绚烂也不过各奔天涯,仅此而已。

癫痫病能被治愈吗?西安哪里能治儿童癫痫昆明军海癫痫病医院哪家医院好

相关美文阅读:

古代诗词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