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江南】来不及说“我爱你”(小说)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22-04-22 11:20:03

{一}

何凡认识罗小依的时候,才七岁,小依正坐在一个坟头伤心地哭。

何凡和双胞胎哥哥何平刚来到姥姥家的时候,对于乡下的一切都很好奇,青的山绿的水,满山遍野的野花让他俩兴奋不已。和姥姥一起去给姥爷上坟,正巧遇到小依在爸妈的坟头抹眼泪。姥姥走进小依,摸摸她的头,说:“依依啊,别哭了,爸爸妈妈没有了,你还有爷爷奶奶呢。以后,你就跟平平和凡凡一起玩,不会有人欺负你的。乖。”何平过来牵起小依的手说:“你叫依依吗?我叫何平,他是我弟弟何凡,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了,我保护你,不让任何人欺负你。”何凡在一边听着哥哥的话,不停地点头表示赞同何平的话。

小依的妈妈在她四岁的时候,得白血病死了,七岁那年,爸爸又出车祸死了,只剩下她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何凡和哥哥何平是来姥姥这里读书的,他们的爸爸妈妈都在城里做生意,没有时间照顾他们,姥爷早年就死了,是姥姥一个人把他们的妈妈拉扯大的。姥姥一个人在乡下也很孤单,所以,当爸爸妈妈顾不了他们的时候,姥姥的家就是很好的收容所。

他们就这样的认识了,一起读书,一起玩耍,小依慢慢地从想念爸妈的伤心中走了出来,开始恢复了童真的快乐。何平与何凡虽然是双胞胎兄弟,相貌很相似,但两人的性格却不同。何平不喜读书,调皮热心,有小男子气概,理想是长大了参军。何凡呢,性格内向,不喜欢说话,特爱写写画画,理想是长大了做一个画家。每当何平和小依在河边地角,山上山下玩得很开心的时候,他就如同一个仆人,总是默默地跟在小依后面,和她一起高兴一起忧,他从看到小依的*一眼就喜欢她,虽然那时还是一个孩子。

那些青葱的岁月里,他们一起成长。相处的日子里,也许是何凡的不善言谈,小依更偏向性格外向的何平。

何凡兄弟俩过十二岁生日的时候,爸妈问他们要什么生日礼物。何平要了一辆自行车,而何凡却要了一个傻瓜相机。以后的日子里,小依成了他相机里的主人公。野菊花开满山坡的时候,何平会用自行车带着小依,在蜿蜒的山路上欢歌笑语,何凡只能抱着他的相机,跟在后面飞跑也追不上。跑近了,跑累了,只看到直行车孤零零的站在山路的中央,何平和小依不知去向。他只好停驻在车子旁边静候。路边的野菊花迎风绚烂。几年的相处,他知道,小依喜欢野菊花。于是,他采摘了满满一车蓝的时候,何平和小依还不见回来,他坐在路边等,摆弄着相机,将这周围的景色净收眼底。

初中毕业后,一场突来的变故把他们分开了。姥姥生病死了。何凡的爸爸妈妈做生意也亏本了,欠债累累。两人大吵大闹后,变卖了所有的资产还债,然后离婚了。何平跟他的爸爸回到了老家,何凡跟了改嫁的妈妈。三人从此天各一方。临走的时候,小依哭着送了他们很远,何凡只会反复地说:小依,别送了,我们以后有缘还会见面的。“在要上车的时候,何平拉住小依的手说:“小依,你等我,我会回来找你的。”

青春的舞曲不散场

绿英缤纷

岁月的长河里多少过往

都把它装入思念的车筐

就这样徜徉

暮春的九月

树叶飘黄

心怀美好的少年郎

独自等候在路旁

在心海里把未来

{二}

那个暖秋,让何凡心里也暖暖的,他没想到,三年后,大学新生报到时,他会遇到一直在心底挂念的小依。

“请问,女生宿舍楼怎么走?”何凡手里拿着书,边走边看。衣袖被人扯了一下,一个甜甜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他回头一看,一个个子高挑的女孩,背了一个大大的背包,水灵的眼睛睁期盼的望着他。

“你是...,罗小依?”

“何平,是你吗?”女孩的眼神充满惊喜。

“小依,真的是你?我是何凡,没认出来?”

就这样,他们在大学的校园里再次相逢。小依的心里还装着何平,见面后,*一句话就是打探何平的消息。何凡心里有点酸酸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从七岁就一直在姥姥家长大读书,家庭变故后,何平跟爸爸回老家了,几年来,他们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小依问:“何凡,你和何平从小在姥姥家长大,你还能记得老家的路吗?”

何凡沉思很久,看着小依的眼睛,摇摇头说:“不太记得了,只记得我们的家在一片大草原上,小时候,爸爸领着我和哥哥,在家的附近栽了一颗树,春天,有绿绿的草,夏天,有各色的花,秋天,是一片金黄。这么多年了,不知道那树还在不在?不知道,草原还是不是原来的模样?不知道,爸爸和哥哥还好不好?”

“何凡,带我去你的家乡看看,我们去找何平,好吗?”

“小依,好好读书,毕业后,我一定带你去我的家乡看看。”其实,这时的何凡存了私心,他从小喜欢的小依,终于和他再次相逢,他不想失去单独和她在一起的日子,他想趁这机会,把小依的心拉回来。

“好,拉勾,说话算数。”

小依在校园里是一朵花,追求的男生排了长队的献殷勤,她只是淡淡一笑,不接受任何人的表白和求爱,独来独往。

何凡也是校园里的帅草,女生们总是千方百计地想和他搭讪,情书满天飞,他照旧不言不语,不理不睬,只找小依。

毕业后,安排好工作,上班一段时间后,何凡实行了他的承诺,带小依来到了他的家乡。当下车走进这片大草原的时候,正是秋天。金黄的草迎风摇摆,零星的花儿不屈的傲立其中,远远的,那棵常青树枝繁叶茂,在一片金黄中独展英姿。

小依从来没有看到如此美的景色,一声欢呼,背上行囊,一头扎进这片金色的海洋。远处的树影,大步前行的背影,夕阳下的黄金满地,让跟随其后的何凡忍不住拿出相机,拍下了这很美的一幕。

家在模糊的头脑里还是小时候的模样。当何凡和小依突然出现的瞬间,苍老的父亲眼角有一抹湿。他不知所措的望着七年多不见的儿子,话在喉结里蠕动,却始终没有说出来。“爸,我哥呢?小依是来找他的。”何凡好不容易平稳心情问道。也许是从小没有一起生活的缘故,对父亲,他没有多少感情。

“找何平?他,他已经.....”父亲的话没有说完,依旧蹲在地上闷闷的大口抽烟。何凡和小依相互对看了一眼,没有说话,静静地等待。“要见他,那跟我来吧。”父亲在地上敲敲烟嘴,终于站了起来,丢下这句话后一个人在前面走了。何凡拉住小依的手,紧跟在后面。父亲的脚步走得很急,时不时的一声咳嗽响在空旷的原野,打破了草原的宁静。

父亲去的方向是那棵常青树,那是小时候他带着自己的两个儿子一起栽下的。如今,树长大了,身后的儿子也长大了。离树越来越近,何凡却看到了树下有一个石头堆起来的坟头,他的心开始往下沉。近了,近了,石堆的前面一道墓碑,上面刻画着一道醒目的字行“吾儿何平之墓”。“到了,你们有什么话就对他说吧,他在天之灵能听到你们的话。”小依呆了,用手轻轻地抚摸那几个大字,两行清泪悄然落下。

“高中毕业后,何平没有考大学,他知道,我没有钱来供他读书,他报名参了军。被分配到海军。在一次营救落海的渔民时,他再也没有回来,永远的留在了大海里。这里,埋下的是他在世穿的衣物,我的儿啊,再也回不来啦。”父亲终于没有忍住眼泪,伤心地哭了。

我不远千里而来

看到你在天地中临风而立

带着一身的璨绿

我卸下了行囊

静静张望

突然有什么东西

泠泠的拨动了我的心弦

是默然

还是坚持

我不知道

正如

我找不到梦的方向

可是我此刻见到了你

恍如隔世

你还在这里

原来你一直在这里

不过是我忘了

自己应该到达的地方

眺望

希望就在远

{三}

回到了工作的城市,小依变了一个人似的,脸上少了往昔的笑容,话也少了很多。何凡并没有在意小依的变化,现在何平没有了,他心里也难过,但更多的是欣慰。小依,这个从小和他一起长大,从小就喜欢的女孩,从此,应该心属于他。他想,以后的日子,只要对小依好,就算不说“我爱你”,她也应该明白我的心。

小依爱的是何平,从小到大,何平对她的无微不至的关怀,已经在她心里深深的留下了烙印。虽然何平没有何凡优秀,但她还是从心里喜欢,爱上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何凡在小依工作的附近租住了一个两居室的房子,非得要小依和他同住,他说,小依一个女孩子独自在外,生活起居没人照顾,加之现在的社会有点乱,他不放心。面对何凡的执着要求,想到何凡和自己一起长大,况且,他长得太像何平了,每天见到他,就如看到何平陪伴在身边,少了一点心里的痛,就点头同意了。

从草原回来后,小依把失去何平的心,都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不久,就因为她的工作能力突出而升职。美女高级主管,职称,薪水,外貌,无一不是佼佼者,追求的人不乏其数。面对那些明里暗里的追求和表白,小依始终还是一副淡淡的微笑,不拒绝也不答应。面对她如此的态度,周围人开始关注起她的一切,各种猜测在她的四周窃窃私语。有人说她眼高于顶,要找高富帅;有人说她受过感情伤害,才拒绝男人;有人说她已经和男人同居了,不是正经女人等等。小依看在眼里,听在心里,一如既往地坦然。她知道,何平把她的心带走了。也许,今生不会再爱上别人了。

何凡和小依的情况差不了多少,才能加帅气,也是很多女子心中的白马王子。包括公司老总的千金,也对他情有独钟。对任何女孩的亲睐,他始终如一的不动心,因为,小依已经是他心里情感的全部,也是他的很好。虽然他没有把对小依的感情表白出来,然而从行动上就可以证明一切。小依的生活起居,一律有何凡包干,他不让小依为家务动一个手指头。看到何凡为她做了一切,小依心里明白他的心意,她感动,但心里已经住了一个何平,她分不出心来接受何凡的感情。

也许是工作的劳累,一段时间里,小依总感觉身体不舒服,一天流几次鼻血,还伴有头晕。她抽空去了医院,医院检查出来的结果,让她的心凉到了底。一个人走在车水马龙的街头,秋日的艳阳高挂,那些爱美的裙装也怕热,躲在了阴凉的地方。小依头冒汗,心却感到很冷,医生的话孩子耳边回响:“你患的是急性再生障碍性贫血,也就是白血病,必须得赶快治疗,在近期内赶快找到相同血型的骨髓来移植,你还是赶快通知你的家人来医院检查,抽取骨髓配型,别耽搁的很佳治疗时期。”亲人?这世上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哪里去找我的亲人?

小依没把自己生病的事告诉何凡。她请了几天假,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反复思量生命有限的日子里该怎么办?她想得很多的还是那些青葱岁月里,那些张扬的个性,和何平何凡一起的那些喜怒哀乐。想到何凡对自己的感情,她明白,但她却不想成为他的负担,她想到了何平,突然,生命的很后时光里,我要去看海,我要去看何平。

当何凡知道小依要去旅行,他不放心让她独自一个人出行,于是,也请了假,收拾了行囊要和小依一起去,小依没有拒绝。

终于看到大海了,落日的余晖,把金色洒满沙滩,海尽头,五彩的云霞随烟波涌动,海鸥在夕阳的照耀下时而低鸣,时而轻舞。如此美景,让小依暂时忘记了烦恼,她甩掉脚上的鞋,赤脚走在沙滩上,绵绵的细沙,一阵阵潮涌过来的浪花,如同踩在心的柔软,那感觉,是说不出来的舒服。轻柔的海风,吹拂起她的长发,身后,留下一串渐行渐远的脚印,和随她一起舞动的影子,好美啊,此情此景,何凡情不自禁的拿起相机,留下这美好的一瞬间,他没想到,这也是小依留在这世上的很后一张照片。

“何平,我来看你啦,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小依用脚踢起来一抹细沙,然后使劲的对着大海高喊,她的声音随着海浪的浅笑在海里回响,惊起了一片海鸥在前方飞舞。何凡的心感到一丝疼,他没说话,默默地跟在小依的身后,随她在大海边尽情的玩耍,直到天完全黑了下来,才一起回到海边的宾馆。

天亮了,何凡早早的起来,敲响小依的房门,昨晚约好的一起看海边的日出。房门没有锁,小依不在,床上的摆设整整齐齐,小依的行囊放在床边,箱子上,小依的手机压住一张白纸还有医院的检查单,何凡进屋拿起来一看,是写给他的信:“何凡,谢谢你一直的陪伴,直到陪我走完生命的很后一刻,我是个快要死的人,活着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所以,我选择了用这样的方式离开,到大海里和何平相聚。在我的心里,你是一个很好的男人,你会遇到你心中的白雪公主,生命的很后,请接受我的祝福,未来的日子,你要快乐幸福。”

“不,我爱你,你不能就这样的离开我,小依,小依......”。何凡冲出宾馆,向海边跑去,但是,已经晚了,早潮退去后的沙滩,只留下一双孤独的红色高跟鞋。

夕阳金色的余辉,

在千里烟波的尽头,

织出一片五彩的云霞。

海鸥轻舞,

赤脚,

踩在浪花的间隙。

海风轻柔的缱绻在发迹,

此刻,

我的心也如这碧海一样辽阔!

就让所有的寂寞惆怅忧伤,

都随着身后柔软的沙滩上那一串渐渐淡去的足迹,

消融在暮色里!

时光是那么的美好……

安徽哪个医院看癫痫
福建癫痫病专业医院
吃拉莫三嗪片会发胖吗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