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丹枫】当评委真牛(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15:55:19

一、受贿一枚金戒指

这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冬季。有一天,接县教委政工股电话通知,让我到省教委参加本年度中学高级教师职称的评审工作。这是一项艰巨而又光荣的任务;自从接受这项任务后,我也就真正开始潇洒一回了。

到信阳的当天中午,就由地区教委负责人事工作的领导,为我们地区的三个评委举行欢送午餐会。会上,领导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称赞我们是全地区教育界的光荣,同时,希望我们认真履行职责,为信阳争光。饭后,领导把我们信阳今年参加中学高级教师评审的部分人员名单,交给了一个叫姣姣的女评委,希望我们对名单上的人尽量多多关心。

到了郑州,住下来后才发现,我们住的这家大宾馆,被省教委全部包下来了。从楼上到楼下,从客房到厨房,评委们吃、住、办公都在这里面。在我们住下来的第二天,郑州市发生了抢劫银行的恶性案件,所以,我们住的宾馆门前的保安,全部换成了荷枪实弹的武警。

在没有正式开评之前,省教委人事厅组织召开了评委工作会。会上,负责人事工作的副主任讲了话。他首先强调的是工作期间的纪律,不准留宿外来人员,不准串门,不准接、打电话等等。但后来实践证明,这些问题,他讲和不讲都一样。因为当天下午,我就一连接了七个电话,都是我们光山今年参评中学高级教师职称的老熟人,希望我在里面多多帮助他们。后来,为了帮助我的老熟人,我经常到娇娇的住室去串门,因为她上一年就是评委,路子熟。

其次,他还讲了一些具体问题,譬如,在参评人员的材料全部合格的前提下,评委只能推荐72%,这就给评委们留下了不小的权力空间。

整个评审工作分三大块进行:大学组、中学组、小学组;而每一组又分若干小组,如中学组又按专业分为语文组、数学组等等;有的若干小组下,又分若干小小组,如中学语文组,又分初中语文组,高中语文组;在高中语文组里,又分普通高中语文组和职业高中语文组。我是职业高中语文组的评委之一,组长是省教研室的一个老同志。

评委们俩人一个房间。两张床,两张办公桌,融睡觉、办公为一体。和我住一个房间的是小学组的一个评委。评审工作只有总体时间安排,大约半个月;而每天的具体工作时间则由评委们自行安排。

我看的是郑州市、三门峡、驻马店等地市报送的教师个人档案材料,共九十多份;我每天至少要看完六份档案材料,并作好记录,决定取舍。

我第一天取消掉的,是驻马店地区同一所职高三个人的中学高级教师职称的资格。这三个人档案的共同特点是:档案袋塞满了各类材料;他们三个人同一年在同一所高校毕业,又同一年在同一所职高任教,还同一年当上了班主任,且同一年被学校评为“优秀班主任”,下面的落款日期和学校印章也一模一样。看了他们的档案,真让人感概万千,他们连造假都不会;真不知他们的材料在地区和县级评委那里是如何过关的。

不会造假的还有一个,那就是请我多多关心的老熟人。她报的是化学专业,看她档案的是化学组的王姓女教师。这天夜晚,我到王老师住室,请求她对我的老熟人关照一下;王老师抽出我老熟人的档案,看了看,然后指着材料笑着说:“你看,她材料上显示她所教的专业内容与她获奖证上的专业内容,根本对不上号,风马牛不相及,连造假都不会。”其实,我对化学是一窍不通,但还是装模作样的去看,并且指着材料说:“王老师你看,她快到退休年龄了,在下面争个指标也很不容易,如果错过这次机会,恐怕她这一生再难有机会参评了,你还是高抬贵手吧。”王老师也快到退休的年龄了,再加上女同志大多心慈手软,听了几句软话,心也就软了,在她已经筛选掉的档案上写了一个“过”字。

有一天夜晚,我看完三门峡市一位女教师的材料后,斟酌再三,难以取舍。从材料看,她的三个硬件都符合条件:1、教龄时长;2、中学一级教师任期时限及原始证件;3、获奖的原始证件(业绩),都齐全。但是,她这次参评时已经被三门峡市电视台借调去工作了有一段时间,她还算不算“教师”,让我犯难。单纯从她为宣传三门峡市的电视片所写的脚本看,她的文学功底还是很扎实的,引经据典,不落俗套,且恰到好处;文笔秀丽,又不堆砌词藻,且激情荡漾。在她笔下的三门峡之美,能给人以美不胜收之感。

正在我左右为难的时候,有人推门进来,从他的胸牌上可以看出他也是评委。来人告诉我说有人找我,在大门外。我随他到大门口,发现找我的是一个我并不认识的女人。经介绍才知道,她正是我刚看的档案中的那个女教师。牵线人走后,这位女教师说想陪我走走路,聊聊天。

这位女教师约四十来岁,形象娇好,身材适中,衣着整洁,举止大方,谈吐文雅,是一个很有修养的美女。我们出了大门,穿过门前大小不一的轿车,然后向左拐,沿着大路边的人行道,边走边聊。谈话的主要内容,是她所写的宣传片中的古名人,古诗词之类。我想借机测试一下此片稿是否真的为她所写,所以问得比较详细;她想借机展示一下自己的才华,因此解释得非常清楚。虽然因唐代边塞诗人的话题出现过小小的争执,但并没有因此而影响我们谈话的继续。与美女聊天,特别是与有修养的美女聊天,感到时间过得太快,和在澡堂那晚的时间相比,不知要快多少倍。临分手的时候,甚至有一种依依的感觉。因为,在我看来,与有修养的人聊天,那就是一种精神享受,更何况她还有小鸟依人的那种情态。

我回到住室,进洗手间时,发现浴缸的边沿上有一个烟盒;打开烟盒,里面是一枚金戒指,标签上写有克度,标价318元,另外是人名。其实,她不这么做,我也会在她的档案袋上写“过”的。这大概叫惺惺相惜吧。

这是我为人办事接受的唯一的最昂贵的礼品,这是我腐败中收受的最大的贿赂。但它却让我心潮起伏,彻夜难眠。古人说,天生我才必有用。她虽算不得大才,与那些写床上戏的作家、演床上戏的明星相比,当然不可同日而语,但毕竟可以写一点自然风光,秀丽山水的小东西。何必把金钱的作用看得那么重要呢?真真让人伤感不已。

二、谁懂教师苦

因为我的老熟人请我多多关心,受人之托必须倾力相助,所以,我必须搞清楚他们的档案在哪个组的哪个评委手里。娇娇经验丰富,门路娴熟,在她的指点下,我很快就摸清了所有人的情况。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那么好说话,物理组的牛老师就是其中之一。有一天夜晚,我跟踪一个熟人的档案到他那里,听我说让他对某人多关心,他马上就大发雷霆:“关什么心,他如果合格,你不来我也会让他‘过’;他如果不合格,你来了也没用。都像你这样,还有什么公平竟争可言?现在社会的腐败,都是让像你这样的一帮子人搞的!”和他抬杠,毫无意义。碰了一鼻子灰,我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在住室呆得时间长了,胸中有些发闷。我刚准备到外面透透新鲜空气,与我同组的一个评委来约我夜晚到外面去吃饭。其实,我们的伙食还是挺好的,虽然吃的是自助餐,但中午和夜晚,每顿都有鱼、虾、肉等二十多个品种的菜、汤;没有辣酒有啤酒和饮料。所以我说:“这里伙食好得很,吃饭就免了吧。”但他说人家已经准备了,不去不好。他们的心情我能理解,因为他所在的学校有两个教师的档案在我手里。我如果不去,他们还是不放心,最后只好答应他们。

下午五点多,我们就到了一家餐厅。这是一家档次不太高但规模比较大的普通饭店,几十张餐桌都围满了人;好几个身着白色外套的服务人员,推着餐车在大厅里来回穿梭,餐车上堆放的是以海鲜为主的各类食品。

我们在里面单间就坐。大圆桌围坐着十几个人,他们是郑州市一所职业中专的领导和两位今年参评的教师。这所职业中专大概开办有预备役专业,校长穿着军装,再加上他高大的身材,显得格外威武。他说这是按接待市教委主要领导的规格招待我的;我当然感到非常荣幸。经介绍,我这才把档案和人物合为一体。

餐桌上的菜肴是野味儿加海鲜,像这种吃法我还从未经历过。本来,我同组的评委问我喜不喜欢吃西餐,我说我是土包子,不习惯;前天夜晚吃过一次,但我不会使用刀子和叉子,很别扭,特别是看见牛排上还有血,感到心里非常不舒服;所以,退席后,我又另外补一次营养。

席间决不谈职称问题,大家都心照不宣。办公室主任是个女同志,可能是校长调来劝酒的,一听她讲话,就知道她能说会道。我开宗明义,吿诉大家说:“我呢,可以喝四两白酒,多了必醉无疑;而且我还是个不劝自醉的人,还请大家多提醒,别让我喝醉了。”我的坦诚很有用,搞得办公室主任无用武之地。所以,整个席间喝酒的气氛显得有点沉闷。这时,校长用筷子指着一个沙罐对我说:“尝尝这个,这是南边山上的野羊肉。”我吃了两块,果然味道鲜美;我问他们:“会不会是藏羚羊或者是高羚羊啊。”校长说:“那就不知道了,反正价格不低。”

回到住室,打开这两个教师的档案看看,三个硬件齐备,我已经在他们的档案袋上写了“过”字。

这是一个暖冬,只盖了棉被的一角,也没有冷的感觉;躺在床上还在想:如果不受指标的限制,凡是符合条件的就直接报批,不知我们的教师要少费多少心,少花多少钱。有的教师,在讲台上站了几十年,为了争取一个高级教师职称的指标,从县里就开始花钱,一直花到地区,花到省里;还有的从教育部门,花到劳动人事部门,从领导花到具体经办人,

个中辛酸,谁能体味?

三、第一次坐“小卡”

我们小组提前一天全部完成了任务。刚从信阳火车站走出站口,几个老熟人就把小轿车开到我的身边,说午餐就在信阳吃,夜饭安排在县城。就这样,一直吃下去,断断续续吃了半个月;虽然不是山珍海味,但也算得上是美味佳肴了。

又是一个双休日的下午,又一个老熟人请我吃饭。饭前,先到南城一家卡拉OK舞厅跳舞;我说我不会跳,就连文革时那么简单的“忠”字舞我都不会跳。这时,只见老熟人与女老板耳语了几句。不一会儿,就来了一个女孩儿,走进了一间用木板隔开的小房间,他们把我也推了进去。这大概就是“强奸”民意,但人家也是好心,也不好多说什么。这间小木屋,大概就是人们所说的“小卡”了,我环视了一下“小卡”,横靠在木板墙头的是一张学生用过的破课桌,相连的是一条短板凳,直放在木板墙边的是一条长板凳,空间狭小;我坐在长凳上,女孩儿坐在靠桌子边的短凳上,我们斜对面。

我打量一下女孩儿,年龄大约在十八岁左右,形象清秀。我问她家住哪里,她说在农民街;我问她父母是做什么的,她说在街上摆摊卖菜;我问她为什么不上学,她说上不起;我问她怎么上不起,她说母亲常年有病,大弟上高一,小弟上初二,家里没钱。我“哦”了一声,接着讲了一大堆不知她爱不爱听,起不起作用,该不该讲的话:什么你可以出去打工啦,你可以学一门技术啦,你还年轻可以吃点青春饭将来老了怎么办啦,等等。也许,这是十分荒谬、非常可笑、不合时宜的蠢话。但不讲犹鱼鯁在喉,不吐不快;讲了就舒服了好多。外面的噪音很大,有唱歌的嗷嗷声,跳舞的脚步声,还夹杂着隔壁“小卡”里女孩儿的尖叫声,搅得人心烦意乱;别人坐小卡那是享受,而我坐小卡却受尽了折磨,我看着小女孩儿苦笑了一下说:“走吧,小丫头。”

出门后,想轻松一下,就点了一首《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扯着嗓门唱;歌词没变,但声音的高度显然降低了,比较适合我的音高;所以,我唱完了,舞厅的人也停止了舞步,并爆以热烈的掌声。

小女孩儿大概实话实说,说我没碰她。所以,女老板在与我的老熟人结账时,出现了不同意见:“没碰她,不收小费,我这边的钱你得给,还有他唱的一首歌。”老熟人到底为我花了多少钱,我就不清楚了。走出舞厅大门时,恰遇反贪局的局长也从里面出来,我们相视笑了一笑,谁也没说话。

陪我喝酒的是教委几个股室的股长或主任,他们暗地里嘲笑我思想还停留在文革时期,跟不上时代发展。这顿酒,我的确喝醉了,他们是怎样把我送回的,酒醒之后,怎么也回忆不起来。

第二天,回想起头天在舞厅的所有细节,仍然心潮难平。想起了屈原“世人皆醉,唯我独清”的崇高境界,想起了荷花“出污泥而不染”的高尚情操,想起了古人有坐怀不乱的高尚品德,心情才慢慢地平静下来。然而,在现实社会中,在这个金钱至上,物欲横流的环境中,要想做到洁身自好,独善其身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有人说,水清则无鱼,人清则无友。这个道理我也明白,就像《红楼梦》里的妙玉,欲自洁恰被强盗玷辱,就像海瑞被皇帝罢官却无同僚出面说情的道理一样。但是,任何事情都应该有个“度”,超越了这个“度”,是个人个人有灾,是国家国家有难。

我们几乎每个人都痛恨腐败,但又自觉或不自觉地参与腐败;有权的人与有需求的人相互作用,为腐败推波助澜;这是一种恶性循环。此风不止,天下何以安泰?

武汉治癫痫病手术哪家云南癫痫病医院好哈尔滨专业的癫痫医院合肥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

相关美文阅读: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