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荷塘“有奖金”征文】高利贷(小说)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22-04-20 10:51:25

厂里没活儿,高副校长外边还借着高利贷,这天他唉声叹气地走进林校长办公室,苦着脸说:“林校长,咋办哪?厂里实在找不来活啊,上次进料借的钱也到期了,如不还,高利贷利滚利越滚越多,昨天人家已经上门来要账了,我推脱说再宽限几天,到时候连本带息一并还,可现在我去哪儿弄钱啊?”

林校长是个女的,五十来岁,是学校的一把手。她怔怔地看着高副校长,那眼光像是一把利剑,没等高副校长啰嗦完,脸“唰”一下就白了,拍着桌子说:“什么?高利贷?老高,你疯了?谁叫你借高利贷啊?”林校长一连问了好几个问号。

高副校长瞪着眼看着林校长,吧唧了一下嘴,没敢再说话。

林校长很严肃地说:“高副校长,按说你也一把岁数了,原来丁大韦管校办工厂时,你说他年轻,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你硬要拱着干,可你呢?现在外边欠了多少钱?怎么这个时候才来说?”

高副校长眼睛滴溜溜地转着,伸出三个手指头。

林校长说:“三万?”

高副校长摇摇头,说:“不是。”

林校长使劲一拍桌子,大喊着说:“都啥时候了,你还跟我打哑语,叫我猜啊?你以为我在给你玩?!”

高副校长舔了一下嘴唇,小声嘟囔着说:“是……是三十万。”

林校长一听是三十万,一下子捂住了心口,赶紧从办公桌抽屉里去找药,她哆哆嗦嗦地拿出一个小药瓶,又哆哆嗦嗦地拧开,倒到手心里一粒,仰头放进了嘴里。这时,高副校长赶紧给林校长递过来水杯,说:“林校长,喝水,喝水!”

林校长喝了药,稍稍稳定了一下情绪,说:“谁叫你借高利贷了?一个校办工厂就是卖了也不值十万,你借那么多钱干啥啊?”

高副校长的脸拧巴得更难看了,他有些叽歪地说:“没法哪,林校长,工人再不开工资就都走了。还有,又进了些料,不借钱咋办啊?”

林校长说:“实在没活干我们就停工,你借那么多钱,又没有活儿干,这叫学校怎么还?”

高副校长埋怨地说:“我还以为他丁大韦能找来订单呢,谁知他根本就没把你说的话当回事!”

林校长还是有些激动,她大骂道:“你,你,少他娘的瞎扯淡,你是厂长还是丁大韦是厂长?当初你当这个厂长时说啥了,你说你吃的盐比他吃的饭都多,怎么也比个毛头小子强哪,你倒是强哪!”

高副校长低着头,一言不发。

林校长把脸一板,说:“高利贷的事儿你没跟我商量,这么多钱,别人找来要账了你才说,你是厂长,你自己想办法吧,学校可没钱!”

高副校长一听林校长这么说,一下就火了,憋得脸上的青筋老高,吭哧了半天,说:“这,这,这么多钱,我去哪儿想办法?”

林校长说:“你是厂长你不想办法谁想办法?”

高副校长两眼一塌蒙,脸一拉,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说:“反正人家说了,如果不还钱,可就要来学校闹了,到时候你可别说我没跟你打招呼!”

林校长看高副校长不讲道理,她气呼吁地说:“怎么,你想威胁我?停顿了一会,又说:“你赶快写个材料,列一个三十万去向的清单交给我。”

高副校长瞪着眼说:“你想审计我?要是这样的话,那我可就叫人家直接找你要钱了!”

林校长说:“怎么叫审计你啊?你亏了这么多,我不得给学校全体教职员工一个交代吗?”说着,林校长打电话叫来了保卫科老董,交代他去把校办工厂上了锁,然后又叫财务肖会计过来。

高副校长见林校长这么做,一下傻了眼,说:“你还真查啊?”

林校长一本正经地说:“不是查,我是要搞清楚,现在仓库里还有多少料。这样吧,这两天你配合财务把厂里的账合计一下,列个详细的清单,我要给领导班子一个交代!”

他们正说着话,肖会计进来了,林校长说:“肖会计,这两天你把校办工厂的账目审计一下,特别是每项开支,一项项地列出来,看看到底赔了多少?都赔在了哪里?”然后又对高副校长说:“高校长,你也把三十万的去向列个清单,并要好好配合肖会计!”

肖会计听林校长这么说,马上明白了什么意思,因为这两天大家都在议论校办工厂工人辞职的事儿,说厂子现在赔得一塌糊涂,有的说高副校长每天喝得烂醉,挣俩钱都叫他胡花了;还有的说高副校长不仅花天酒地,还贪污了很多。总之,各种说法都有。肖会计说:“好,我这就去办!”

高副校长红着脸,咽了口吐沫,说:“好,好,查,查吧!”

林校长看高副校长的那个态度,厉声地说:“老高,这是对你负责,不然的话亏这么多钱怎么给大家一个交代?”

高副校长呵呵地苦笑着,说:“好,你查吧!”

第二天上课间操时,林校长把丁大韦叫到办公室,脸绷得紧紧的,用审视的目光看着丁大韦,说:“丁老师,这段时间你在忙什么?”

丁大韦有些纳闷,说:“啥?我在忙什么?我在忙教学啊,怎么了?”

林校长说:“那我叫你跟开发商联系的事儿呢,忘了?”

丁大韦这才想起来,林校长之前是跟他说过帮高校长联系些活儿,不然厂子就停产了。丁大韦说:“你是说跟开发商老胡联系订单的事儿吧?我们见了一面。”

“那怎么没听你说啊?给订单了吗?”

“是这样,我跟胡经理见了一面,人家说不想跟我们合作了,具体怎么不想合作,胡经理说这是商业秘密,人家不便说,反正一句话,不给我们合作了。您要想弄清个究竟,您就去问高副校长吧。”丁大韦说得很轻松。

林校长看了看丁大韦,叹了口气说:“大韦啊,没订单,咱校办工厂可就黄了!”

丁大韦看着林校长,突然感觉她很可怜,一个女人领导着这么大一摊子,真不容易!但想起高副校长那人,校办工厂垮掉了,他还真觉得出了口气!他跟林校长说:“是高校长把市场搞坏了,我也没办法。”

林校长皱着眉坐在办公桌前,一只手支着脸,用另一只手向门外摆了摆,丁大韦领会林校长让他走的意思。

丁大韦从林校长办公室出来,天阴得很,远处还打着雷,看来要下雨了,他赶紧回到了办公室。

唐晓霞见丁大韦回来了,问:“大韦,林校长叫你有啥事儿?”

丁大韦说:“林校长跟我说校办工厂没活干要垮了。”

唐晓霞高兴地说:“太好了!”

唐晓霞是丁大韦的妻子,都在学校教英语,她咯咯地笑着,笑了一阵后,说:“我就知道他姓高的是这个下场,活该!”

丁大韦说:“晓霞,怎么能这样,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

唐晓霞说:“谁叫他不知天高地厚地拱了你,他以为他真能干啊,哼!”

上课铃响了,唐晓霞拿着备课本去上课了,办公室里就剩下丁大韦一人,丁大韦想着林校长那发愁的样子,还有她越来越多的鱼尾纹以及她那发黄的脸颊,他觉得林校长真的很可怜,那么大岁数了,能领导好一个学校就不错了,搞什么校办工厂啊?搞校办工厂也行,你用个好人,可你偏偏用了高副校长,一个自私自利的小人!

窗外忽然传来了一声炸雷,紧接着哗哗的雨就下了起来,雨很大,雨水顺着窗玻璃往下流,天上黑压压的,乌云密布,看来这场雨要下很长时间。

丁大韦又想起了林校长,怎么办?要是林校长不用高副校长就好了,只要不用他,无论是谁,自己看着林校长的面都要帮一把,可是高副校长太自以为是了,他太不把我丁大韦放在眼里了。

丁大韦一想起他与高副校长交接工作时,高副校长对自己那不屑一顾的眼光,心里就有一股火,这火呼呼地往上冒,他厌恶高副校长的那副嘴脸。听胡经理说他低卖出高回款,把厂子搞成了这个样子。自己要是再帮他,这无疑是助纣为虐。

丁大韦正这样想着,高副校长跟个水人似的一头撞了进来,他的衣服几乎全部被雨水淋湿了,像个落汤鸡似的在屋里扎煞着胳膊,满头满脸往下滴答着雨水,说:“丁老师,救救厂子吧,你救救厂子吧!”

丁大韦看着高副校长那失魂落魄的样子,说:“高校长,你说什么?救救厂子?”

这时高副校长用手擦一把脸上的雨水,说:“嗯,救救厂子,厂子没活了啊,厂子垮了啊,垮了!”

丁大韦说:“高副校长,你是在跟我说吗?”

高副校长说:“嗯,是给你说啊,难道这屋里还有别人?”

丁大韦说:“高副校长,我就不明白了,你为啥要跟我说呢?我是你的领导还是你厂里的工人?”

高副校长高声地说:“你不是答应林校长去联系客户吗?订单呢?”

丁大韦笑笑说:“真可笑,好,等着吧,我给你联系!”

高副校长听丁大韦话里有话,马上可怜巴巴地说:“丁老师,帮帮我,学校正在审计我,你要是再不帮我,我可就真完了!”

丁大韦说:“高副校长,按说你是领导,说话该有水平的,就是叫我帮你,你也得说句好听话不是?怎么一边想叫我帮你,一边还对我劲儿劲儿的,好像我就该去替你干活儿似的。”

高副校长苦苦一笑说:“我不是一直在跟你说好话吗?你还能叫我怎么着,嗯?”

丁大韦听着高副校长这样不知好歹的话,心里很是反感,和看不起你的人说话,简直是浪费语言,他就低头看起书来。

这时的雨越下越大,好像憋足了劲儿要下个没完。高副校长坐在丁大韦对面的椅子上,想给丁大韦再说什么,看他低头看书,就很无趣地站起来走了。

人是经不住查的,经财务肖会计和保卫科老董对仓库现有材料的核实,厂子亏损的情况很快就出来了。

账目很清,仓库进的材料价值四万多块,工人三个月的开支四万多块,做好的没有卖出去的成品二万块,那就是说还有二十万块的款项去向不明,这二十万哪去了?高副校长列出的清单与核查出的账目严重不符,问高副校长,高副校长吞吞吐吐,只是说喝酒喝了,送礼送了,然后再问他就死活不吭气了。

林校长说:“喝酒喝了?喝酒该有发票吧?你列的发票清单呢?”

高副校长看看林校长,还是不吭声。

林校长又问:“送礼都是给谁送了?”

高副校长低着头,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还能给谁啊?开发商老胡呗!”

林校长也很厉声地说:“老高,你的态度要端正些,老老实实地把账目给对上,把问题说清楚,这样对你有好处。二十万哪,不是个小数,不然的话,我就把这事儿交到上面处理了!”

高副校长红着脸看着林校长,嘴动了动,想说什么没说出来。

林校长又说:“你现在说清楚,我就当还是你厂里的事情,全权由你自己处理解决,咱就啥也不说了。你如果是再继续哄瞒下去,一是我派人去找开发商胡经理核实,看他到底收没收这二十万,他如果私下里真收了我学校里的二十万,他得了这么大的好处,却不给我们办事,不给我们合作,那我就要通过司法程序解决了,非叫他把这钱给我乖乖地吐出来不可!”

林校长平时没有这么严厉地讲过话,这次讲的却是入木三分、有板有眼,让高副校长一副不寒而栗。

高副校长脸上往下滚着汗,嘴唇发颤地说:“林……林校长,我……我说……我说……我全说。这钱我没,没给胡经理,你不要去找人家了。”

林校长说:“那你就快说,现在说还不算晚!”

高副校长看了一眼林校长,咬咬牙,说:“钱你也不要查了,借的三十万高利贷我自己想法还。总之,我把校办工厂的亏损补回来就是了。你看行吗?”说完,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林校长。

这时,林校长一脸威严地说:“高副校长,这可是你说的,欠外边的高利贷你自己还啊!”

高副校长说:“嗯,我自己还。”

林校长脸一黑,说:“老高,还算你明智,要不我非查你个水落石出不可!”说罢,林校长叫来肖会计,说:“肖会计,高副校长说了,外边欠下的高利贷他自己还,与学校无关,你写个字据,叫高副校长签字。”

肖会计很快写了个字据,字据上写着:高××借社会上的高利贷三十万元整,纯属个人行为,全部款项由高××个人偿还,与学校无关。然后叫高副校长看了看,在上面签了字。

签罢字后,林校长说:“肖会计,高副校长的借款既然是他个人的行为,学校就不再往下查了,也不追究了,你把这个字据放到财务上保管起来吧。”

肖会计说:“好。”说罢,拿着高副校长签的字据走了。

肖会计走了,林校长说:“老高,你的问题到此为止了,黑白不提了,我也不往下深究了,仓库里还有四万块钱料,两万块钱成品,由你个人处理,从现在开始这厂不办了,我们学校哪怕经费再紧,这厂也不办了!”

高副校长红着脸,低着头,说:“好,好好。”说完,他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耷拉着脑袋,像个斗败的公鸡走了。

学校领导班子会上,林校长通报了校办工厂的经营状况,并让肖会计报告了厂子的盈亏情况,自厂子开办到目前为止,校办工厂盈利为零,亏损为零。

很后林校长郑重宣布:“由于学校缺乏办厂经验,从即日起校办工厂关闭!”

……

石家庄有治疗癫痫好医院吗
失神性癫痫的早期症状
怎么预防癫痫复发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