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军警】深 入 虎 穴(二)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22-04-25 09:27:15

深 入 虎 穴

二、于萍姑娘

于萍姑娘刚满二十岁,就当上了市中心小学的教员。她是一个文静寡言的少女,如果照她平时的表现和性格来看,她不是一个当老师的材料,让她去做一个科室的研究员似乎更合适些。但是,她非常满意自己的工作。解放了,一切都变了。她这个在解放前就失去了父母、靠叔叔养大的孤儿,解放以后,确实感到万事如意。因为整天同天真的孩子们在一起,更给她的生活增添了艳丽的色彩。她热心于工作,“家”的概念淡薄得几乎没有了。确实,她的家何尝不冷落呢?就她自己居住在一个肃静的巷内院落里,早晨离去,晚上归来,屋内冷冷清清的一个人。她曾几次要求搬到学校去住,但学校刚刚建立,校舍实在不够,于是她只好耐心等待。她上完*一节课,正准备离开教研组,忽然,一位比她年龄大些的女教师叫住她说:“于老师,校党委书记请你到他办公室去一趟,马上就去。”“是不是通知我住校?”于萍马上想到她一直要急迫解决的问题。对方摇摇头,并神秘地补充了一句:“到那里你就知道了。”于萍回到教研组,放下教具,赶到了书记办公室。一路上她怎么也琢磨不透书记要找她谈什么。书记的房门紧闭着,玻璃上也挂着窗帘。当她不客气地推开房门,发现室内并非书记一人,还有两个陌生的男女客人在和书记谈话。“喔,对不起!你们先谈,我一会儿再来。”“小于吗?请进来,我正要找你。”室内传出了书记洪亮的声音。于萍进屋后,向书记招呼了一下,就坐在对面的一张藤椅上。室内沉静了一会儿,于萍开口了:“书记找我有事吗?”“没有什么事,闲聊。”书记想有意稳定一下于萍的情绪,就当着两个陌生人与于萍闲聊起来……于萍心里觉得好笑:“书记这个人真怪,当着两个陌生人和我海阔天空地闲聊。”话题问到了解放前于萍生活和学习的情况,书记问道:“你上学时,老师很喜欢你吧?你肯定也是一个尊重老师的优等生吧?”于萍安然一笑,没有回答书记的问话。

书记神情郑重起来,仿佛是探索什么:“小于,你是不是在芙蓉中学毕业?”于萍点了点头。书记坐在沙发上,把背紧靠在靠垫上,长出了一口气,慢斯斯地说:“于萍同志,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是双庆市公安局的侦查员齐平同志和小杨同志,是他们想找你了解点儿事……”于萍目瞪瞪地向两位来客点了点头。男侦察员齐平看到于萍现在的情绪还比较稳定,就接着书记的话茬,以安慰的口气说道:“于萍同志,关于你,刚才你们书记已经和我们谈过了,无论是现在的工作和学习,还是过去的历史,都没有什么问题,所以你在和我们的谈话中,不要产生什么顾虑,应该说这是在帮助我们工作,也是你义不容辞的责任。”于萍望着齐平,有些难为情地说:“我实在不知道你们要了解什么?”齐平想尽力打消眼前这位姑娘的顾虑,竭力开导着:“放心,生活问题我们是不会过问的。我们只想向你了解一下,你在芙蓉中学上学时,有没有和哪位老师要好过?比如说交上了朋友或谈过恋爱?”

于萍涨红了脸,一排洁白的牙齿使劲咬住了下唇,一条乌黑发亮的长辫搭在胸前,她手无所措地摆弄着辫梢,过了很长时间,她才微微说了一句:“他当时待我很好。”声音低的几乎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到。她的回话虽然细微,却引起了侦查员齐平的注意。齐平接着问道:“你们后来关系是怎样发展的?”

于萍望着眼前这位年轻的侦查员,依然固执地低着头。只见齐平同志从身旁女侦察员小杨手里取过挎包,从里面拿出了一件用厚纸密封的东西,然后一层层地揭开,双手摊在桌子上。

“于萍同志,你可认识这个?”于萍愣愣地望着桌子上的物件,两只大眼现出惊恐的目光。桌子上陈放着的这个物件,是一只乌黑发亮的一百厘米的精制钢板尺,这是公安局的侦查员们在孤楼里发现的很好物件。为了这件东西,许处长和沈锋、齐平等进行了反复的研究。

当时,齐平等侦察员在孤女楼的空地上捡到了它,但却没有从周围发现脚印,可以初步判断,这是作案人悬空在楼顶上进行活动时,不小心从衣兜里掉到地上的。

尺子上清楚地刻着这样的字样:“献给亲爱的于萍小姐”,“于萍小姐”四个字打上了粗大的“X”号,下面还有“芙蓉中学”四个小字。经调查得知,这种钢板尺是芙蓉中学每位任课教师都手持一把的。而在当时芙蓉中学的学生花名册中,发现叫于萍的女学生就有四个,那么这四个人当中谁是真正的当事人呢?有一个是满脸雀斑的丑姑娘,这应该排除在外,另外两个是四五年前的毕业生,年龄超出了范围。经反复推论,查到了市中心小学的于萍,这是一个身材苗条、漂亮、温存的姑娘。很后决定向于萍进行深入了解,以查明当时持这把钢板尺的人到底是谁。

书记办公室内,于萍回忆起自己的一段遭遇……

“当时有个叫兰佩的老师,待我很好,帮我温习功课,带我看电影,甚至连每次考试都把试题偷偷地抄给我。我自小失去了父母,从来没有在异性中得到过这样的体贴。以后他慢慢地向我求爱,我应允了。这把钢板尺就是他那时送给我的,只是我的姓名上当时没被划‘X\'号。”“这种伪善家,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总是假惺惺地伪装自己。”书记听到这里,感慨地插了一句。“万万没有想到他是一个人面兽心的坏蛋、流氓。一九四八年七月间,他把我骗到了他的宿舍……”谈到这里,姑娘哭了,在校党委书记和两位公安同志的鼓励下,她继续说下去,“自那以后,我把钢板尺还给了他,并尽力回避他,但他每时每刻都在纠缠我。”“后来这人呢?”“……他曾几次约我同他一起离校,说只要我跟着他,以后就有花不完用不尽的钱,将来还可以到海外去。为了逃避他的纠缠,我毕业后,就回了乡下的叔叔家。这家伙无耻地向我投过两次信。”“是从学校给你投的吗?”“不!他说他找到了新的工作,工资也高于教师的百倍,记得投信的地址是‘四一’信箱。”齐平同志靠在椅子上突然问道:“于萍同志,你知道‘四一’信箱是哪里吗?”于萍摇了摇头。“这是国民党军统特务机关的代号,”“啊……”于萍惊愕的望着齐平与在场记录的小杨同志,她明白公安人员来调查她的来由了。

吃什么能治癫痫病
神经肽治疗癫痫
儿童癫痫病有哪些症状表现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