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荷塘】五月桃子红(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2:29:40

江南五月,莺飞草长,绿意盎然,庄稼着上绿装,摇晃着粗壮的身子在地里肆意漫延。干涸的水田也盛满汪汪的水,那是大地的明眸,深情地与天空对视,微风吹拂,波光粼粼,揉碎了蓝天白云。青青的秧苗已长到一扎多高,又到了莳田的季节,勤劳的村民披星戴月地在田里忙碌着。凉爽的天气渐行渐远,开始变得闷热起来,村舍如同雨后的蘑菇,静默在云雾缭绕之中。

我家老屋门前高大的桃树,枝繁叶茂,硕大的桃子像顽皮的小孩,嬉戏枝头,在绿叶之间捉迷藏,顾头不顾腚。桃子微尖的屁股开始淡红,犹如少女的粉面,红得恰如其分,红得妩媚动人。站在树下,昂头瞅着,顿觉口内生津,垂涎三尺,意志再坚强的大人路过也会驻足观望,暗自啧啧几下。小孩更不用说了,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张着嘴“哈喇子”流成线,嘴不自觉地做着吞咽状,赖在树下不肯走。

那时的我才几岁,还没上学,村里的小屁孩都围着我转,也是我最神气的时候,说话绝对好使。因为只有我家有这种桃子,要想解馋,只能求我。我趁父亲不备就像猴子一样窜上树,轻轻地摘下一个,小心翼翼地放在兜里,再敏捷地滑下来。顾不上洗,也不用洗,在衣服上蹭几下,连忙在桃的屁股上“嘎嘣”咬上一小口,又脆又甜,漫遍全身,并故作惊喜之状,惹得那些小孩个个眼巴巴地盯着我,像馋猫似的。

这棵桃树已有二十多年,是父亲从较远的地方带回枝条嫁接而成。父亲会嫁接技术,后来我亲眼见过父亲嫁接过桃树。

二至三月之间,天气乍暖还寒,在阴天偶尔还飘着细雨。父亲带上锯、锉和柴刀,找个鹌鹑蛋粗的小桃树,在距地面一米至一米半处轻轻锯断,截面平整,用锉将截面柔柔地逢中裂开,有裂纹就行,裂纹深一厘米左右。选根芽眼饱满的枝条,芽眼以三至四个为宜,将枝条下端削成两个削面,削面长不超过一厘米,使下面成扁楔形,将此端从裂纹正中楔入,削面全部没入裂纹为止。然后用塑料条将树杆裂纹区段绑缚,松紧适度,外面用塑料布做成倒椎体形状,下口绕树杆扎紧,其内装些湿润的松土,将嫁接部分全部覆盖,上面再盖些地衣,起保湿保暖作用。嫁接后枝条好像从地里长出来似的。父亲有时也会选合适的树枝嫁接,这样一棵树上会结出两种桃子来,让我们这些小孩感到十分惊讶和好奇。但比不上整棵嫁接的,整棵嫁接的桃子大而甜,也许是“一心不能二”用吧?

我跟在父亲后面,小眼睛盯着父亲干活,不时打岔问这问那。父亲干活认真严肃,嫌我话多,问急了就说:“你长大就明白了。”越是不说越是神秘,佩服父亲像魔术似地嫁接完毕。父亲嫁接了桃树,也嫁接了希望。我几乎每天都光顾它,看它成活了没有,有何变化。过一两个月,小枝条开花长芽,仿佛睡醒后在伸伸懒腰活动筋骨呢。于是,我便耐着性子盼着红红的桃子挂满枝头,想着一饱口福。

我是家中老幺,姐姐哥哥都上学去了,只有我闲着,看守桃子的重任自然落在我的肩上。父亲要求很严,不让我们吃桃,也不能随便送人,熟了挑到街上去卖钱,贴补家用。我上初中以及高中部分学费,就是用桃换来的。

我曾经跟着父亲去水浸平卖过桃。我家离水浸平有二十多里路,父亲用箩筐挑着,一百多斤,翻山越岭,如履平地。那时我已上学,扛着秤远远落在后头,以致父亲再三催促,因为那儿赶场,去晚了就白跑一趟。父亲逢人先拉瓜几句,套套近乎,接着转入正题:“你猜我这是什么桃?”那些人往箩筐一瞅,摇头惊叹。“你肯定猜不出来。这是甜桃,又大又甜,入口相融,比沙糖还甜,又叫沙糖桃。只有天上王母娘才有,人间哪有这个。”那些人笑着反问:“你到过天上?”父亲故作神秘地说:“你们看过《孙悟空大闹天宫》没有?王母娘娘在蟠桃会上摆的仙桃,吃一个长生不老,就是这个桃子。嘿嘿,买了尝尝就知道了。”经不住父亲的吹嘘和诱惑,有人终于掏钱购买,一尝果然好吃,点头称赞。于是旁人围拢过来,你一斤他两三斤,父亲忙而不乱,手脚麻利。父亲虽仅上过几天夜校,箩筐大的字认不得几个,但心算相当快,结果还没到场上,桃子没剩多少了。到了场上,有个老奶奶围在箩筐前,选了又选,拿个桃子掂了又掂,爱不释手,久久不愿离去。父亲见状,知道老人想吃又没钱,干脆拣个软和的送给老人,老人赶忙接住,往衣服擦两下,咬上一口,高兴得连连点头,眼迷着,扁着嘴,很享受的样子,千谢万谢后边吃边蹒跚地走了。我就想不明白,我们自己都舍不得吃,父亲却还拿来送人。不过看着老奶奶高兴的样子,深深感染了我,也就原谅了父亲。

看守桃子,我也有监守自盗、以公徇私的时候。站在树下,守着这么多好吃的桃子,哪有不馋的。实在馋得不行,就偷偷溜上树,摘一两个解解馋,偶尔也拿来送人,拉拢那帮小屁孩,搞好关系,以便听我使唤。再是我喜欢看连环画,爱不释手,而堂哥比我有钱,买了好多连环画,让我十分眼馋。私下与堂哥商量,拿桃换,堂哥坐地要价,两个桃换一本。我虽然感觉吃亏,十分不舍,只得忍痛割爱,谁要我掂记他的连环画呢。每换一本,甭提有多高兴了,像模像样地翻看,里头的图画深深吸引着我,那兴奋劲仿如昨日。当然,这一切只能私底下偷偷进行,千万不能让父亲发现,否则会有“皮肉之苦”的。

桃树下偶尔也弹奏出不和谐的音符,给小山村增添紧张的气氛,也给我留下一生的遗憾。

小时候,我家与二伯家不太对付。二伯几个儿子牛高马大,个个如狼似虎,家庭好比缩小版的国家,靠拳头和实力说话。有次天下着雨,父亲去地里将有争议的一棵碗粗的树砍了。当扛到桃树底时,二伯带着三个儿子闻讯赶到,个个黑着脸,凶形恶煞,恶语相向,与扛着树的父亲推搡起来。后来二娘和她的大儿媳也赶来助战,与母亲和大姐厮扯起来。双方混战一团,男对男,女对女。这种场面在历史上可能绝无仅有。由于力量太悬殊,混战如同雷阵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不到二十分名钟,我方就败下阵,树也被扛走了。桃树下留下了父亲母亲和大姐这些“残兵败将”,他们满身是泥浑身湿透,母亲和大姐坐在地上伤心垂泪。父亲白忙活一场,气得脸阴了好几天。当时我太小,只能在旁观战,吓得哇哇大哭,泪水鼻涕还有雨水籁籁而下,流进地里,流进了心里,也流进了记忆深处……

我怏怏地走到母亲跟前,要母亲别哭了,问母亲疼不?我想,如此慈祥善良的母亲哪是她们的对手呢?雨一直下着,雨水从树叶上叭哒叭哒往下滴着,是桃树伤心的泪水,它也不愿看到这如此不和谐场面的。

还是在这桃树下,母亲倒下了,倒下时手里还握着打黄豆的耙子,就这样草草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走完了短暂的一生,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也离开了相伴多年的桃树。那是我高考后的暑假,是个闷热的大晴天,从远处的缝隙里吹来一丝丝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是桃树在控诉,在呜咽。当我从外面赶回来时,母亲已躺在堂屋里的灵柩里,与我阴阳两隔,我除了哭还是哭,我的世界一片黑暗……

“战争”随着老一辈先后离世远去了,我相信永远地远去了。现在村里的年青人忙着在外打工,一年到头才回一两次家,有的甚至多年未回,见面的机会少了,哪还能发生“战争”呢?更重要的是,出门在外,见多识广,心胸变得开阔,不再为一些鸡毛蒜皮之事发生争执。

大前年,村道要从屋前经过,父亲虽万分不舍,还是爽快地将大桃树砍掉,陪伴我们多年的大桃树就这样倒下了,为了村道,它心甘情愿地倒下了。大桃树确实也老了,身上长满了树瘤,流出很多树油,多处虫驻,千疮百孔,它已完成了它的使命,像母亲一样离开了我们。父亲也老了,人老了容易怀旧,他常站在大桃树的旧址上,凝神叹惜,在感慨现在变化之大时,也在怀念过去,怀念那棵大桃树……

大桃树,你给了我童年的快乐;大桃树,你给了我无尽的希望;大桃树,你见证了小村人生生不息和小村的变化,也见证了时光的变迁;大桃树,你将永远屹立在我记忆的天空里:五月桃子正红,枝繁叶茂,硕果累累……

癫痫病要怎么治贵州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在哪里男性癫痫能治愈吗武汉专业医治癫痫病医院是哪家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