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流年】越人歌(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4:55:47

那一天,我清越的歌声,是河心最美的浪花。它渴望沾湿你华美的衣,穿越你忧伤的眸,亲吻你丰盈的唇,温润你高不可攀的心。

许多年前,我就在这条莽莽苍苍的河边唱歌。

我是打桨的越女,从小生活在河边,和爷爷相依为命。爷爷摇橹,我划桨,每天载着来往的行客,从水一方,到岸一方。

这条河是楚国和越国的边界,楚越两国交好,来往两地的客商也络绎不绝。载着客人过河时,我总会情不自禁地唱歌。高兴时,我清脆的歌声就像振翅飞翔的云雀,钻入青山眉黛的天际;郁闷时,我低沉的歌声则像一圈一圈的涟漪,盘旋在水面上久久不散。

客人们都说我的歌唱得好听,可只有我知道,这些歌是没有生命没有意义的,唱完了,也就完了。客人们给我叫好,我低头笑笑,如此而已。

没有行人渡河的时候,我会一个人静坐在河洲,看日暮晨昏,茂密苍茫的芦苇滩里黑色的水鸟飞去飞回,拖着一声声清幽的鸣啼;看水天一色,寒烟翠幕的河面细浪逶迤,层层叠叠无尽东去;看远山如黛,纯白的云从山腰缓缓升起,漫漶成游丝一样的痕迹。

在我十六年的生命里,除了这静默不语的山,流动无常的水,除了水边来来往往杂沓的脚步上演的漂泊和离别之外,就只剩下一些漫无边际的歌声了。它是我盛放在时光之外的青春,茁壮,蓬勃,繁茂,充满未知的渴求。

常常听到爷爷和过河的行客们谈起一个人,好像说他是楚王的弟弟,叫子皙。他应该是有着绝世无双的容貌,雍容华贵的举止吧,最重要的是他高贵的血统和非凡的智慧所浇铸的品性,让人们对他的一举一动都津津乐道。大家零零碎碎的谈论里,总脱不了仰望和羡慕的基调。

我想,那是一个怎样的男人呢,像上次渡河的那个腰佩长剑气宇轩昂的将军,还是像那个风流倜傥彬彬有礼的南方客商,或者是像经常过河到对岸求教的那个儒雅的白面书生吧。爷爷曾打趣说要把我许配给那个书生,将来若中了功名,就再也不用和他一起在这条河上风里来雨里去了。可是,我的将来在哪里呢,我看向船头无声划开的水波,闪着碎银般的亮光,然后一层层荡漾开去,很快就消匿无痕了。

爷爷说:一个人今世的路,都是前生注定的,谁也改变不了。我想,也许我今生的路就在这河上吧。我渡万万千千的人过河,涉河渡我的人却不知道在哪里。

那一天,天刚蒙蒙亮,河洲弥漫着牛乳一样清甜的晨雾,草稞上细密的露珠透着毛茸茸的沁凉,河水静默舒展,轻柔无波,仿佛正在蕴育一个幽远深长的梦境,水鸟偶尔脆声的鸣叫在宝石蓝的晨曦里显得格外深冥悠长。

爷爷叫醒我,便开始在船上燃起煮饭的炊烟。烟雾袅袅里,回响着柴火的噼剥声,青铜锅的磕碰声,细碎的舀水声和爷爷苍哑的咳嗽声。我在这熟悉呛人的烟火味里,像往常一样来到河边梳洗。河水镜子一样映着我的年轻秀美的脸,在水波里弯弯曲曲,逶迤回旋。

这时,河堤上传来一阵杂沓的脚步声和细微的人语。抬头望时,才发现一群人正向渡口走来。七八个随从模样的人,锦绣衣裳,腰佩长剑,低眉敛首,步履沉稳。为首的是个青年男子,锦衣华服,长身玉立,面容温婉,举止雍容。

他向我走近,风掀动他金色的袍角,翻飞如遗世独立的天人。

我看得有些呆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明媚如春光的男子,纯澈,华贵,典雅,隆重,像锦盒里一块温润无暇的美玉,光华四射;像清晨第一道灿烂的阳光,铺天泻地。

我执着地看向他,直到和他清澈的眼眸相接,他眼里盛放的温情令我沉迷。但我几疑是错觉的看见,就在刹那间,他眼底掠过一丝轻烟般的忧伤。

他身后一个随从模样的人,小碎步跑向爷爷的船,在爷爷耳边低语了几句。爷爷赶忙走向船头,把客人迎上船,然后声音有些颤抖地叫我:秀儿,要渡船了。

我看着爷爷神色凝重的脸,心莫名地一阵乱跳。

爷爷奋力地摇着橹,我尽力地划着浆。水波一声声,如此起彼落的吟唱。

客人们在船舱,用我听不懂的语言交谈着。爷爷悄悄告诉我,他们是楚国人,那个年轻男子,就是楚王的弟弟,子皙。

我忍不住回头,又看到他满月般的脸庞。他丰盈如花瓣样的双唇开合着,和同伴交谈着什么。

一丝说不清的情愫牵动着我,我忽然想要唱歌。想要唱一首给他的歌。

我清了清嗓子,迎着清晨沁凉的江风,对着碧波轻漾的水流,用越语清脆脆地唱道: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知),

心悦君兮君不知。

我的歌声真挚,炽烈,饱涨着天风海浪般的热情,我知道我是在用全部的心在唱歌,它是一个温顺羞怯的女孩一生中所能准备的极致,从一个卑微的角落,仰望她所看见的全部天空,然后,如飞蛾,不顾一切投向她所向往的光明。

爷爷想要阻止我,可是已经迟了。

船舱里的人听到我的歌声,都走了出来。

我能感觉到,王子子皙就站在我的背后,可是,我却忽然不敢回头。我怕触及他眼里深藏的忧伤,它会让我无端地心碎;我怕他听不懂这歌声,只让它从耳边随风而逝;我更怕他听懂这歌声,却不懂一个女子爱到深处的卑微。

柔肠百结,我只有更加用力的划浆,水声苍白,是我全部的思绪。

“唱得真好”,忽然有人用越语说道。

我急忙回头,才发现客人中一个侍从模样的人,一边看着我,一边附在王子的耳边低语着什么。

天哪,他们居然听得懂越语。

我刹那间羞红了脸,心头一阵狂跳。可我已经顾不得许多了,在这美丽而慌乱的时刻,王子,请原谅我用这歌声,向我所仰望的你轻轻呼唤。

如果你是我前世五百次回眸换来的擦肩,我想你为我停留片刻,让我为你燃烧片刻。此刻,天高云阔,空山静默,花开荼靡,逝水无波,而我的歌声,期许有你来和……

恍然间,他柔情似水的眸子投向我,却又缓缓转向苍茫的河洲,他眼里不知何时已弥漫起浓重的大雾,那里深藏着我无可抵达的忧伤。

江涛,高一声,低一声……

船靠岸的时候,他的侍者送来一方锦帕,递给我,又用我听不懂的语言说了一句什么,然后他们就离开了。

后来,我一直在等,每天都在等。

甚至在梦里,我都看见一群人在彼岸招手,高声叫着:船家,过河。而他正站在人群里,满月般的面庞,明媚如春天的笑容。

可这一天始终没有来。

后来,听爷爷和过往的客人们说,楚国边境遭外敌侵扰,为了求得越国的帮助,楚王就说服自己的弟弟子皙到越国当人质。子皙去了,战争却一直没有结束。

十六岁那年,我渡他过河,竟是一场看不到彼岸的诀别。

“奶奶,奶奶,快出来看,街上好热闹。”

七岁的孙女拉着我的手,急着向门外走。

“老头子,一起出去看看吧。”我摘下老花眼镜,招呼身后的他。

“哎”,他放下手中的医书,一边答应着,一边抻着蓝布衣襟,佝偻着背从药铺的柜台后走出来,他身上弥漫着中药的清香。

我没有想到,我最后的归宿是长安街上的这家“冯记药铺”;我没有想到,和我牵手共度一生的人是一个郎中;我亦没有想到,和一个人平淡相守也是一种幸福。

大街上人声鼎沸,锣鼓喧天,远远走来娶亲的队伍。新郎骑着高头大马,披着大红绸带,气宇轩昂,笑容灿烂。

恍然间,却是他,锦衣华服,长身玉立,从那碧水的河畔一步步向我走来。风掀起他的袍角,翻飞如遗世独立的天人。

“子皙……”我不由轻轻叫出了声。

耳边所有的声音都渐行渐远,此刻,只剩下一首歌清晰的在我脑海里盘旋:

山有木兮木有枝(知),

心悦君兮君不知。

一方锦帕从我手中轻轻滑落,我已忘了,眼角有泪……

【相关链接】

《越人歌》相传是中国第一首译诗。鄂君子皙泛舟河中,打桨的越女爱慕他,用越语唱了一首歌,鄂君请人用楚语译出,就是这首美丽的情诗: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顽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说君兮君不知。

有人说鄂君在听懂了这首歌,明白了越女的心之后,就微笑着把她带回去了。但是,也有人说结局不是这样。

双眼上翻、无意识是癫痫发作吗癫痫发作时会意识丧失怎么办江西有名癫痫病医院是哪家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