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柳岸】那就“聊斋”吧(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4:37:31

四天前的晚上,一觉醒来,拿手机看时间,模模糊糊记得好像是凌晨三点多一点儿吧,顺手把手机往头顶上一搁,“咵”的一下,手机顺着床被靠与拦板的隔缝溜到地上去了,睡意朦胧中的我,也懒得打理她,就让她由着性子在旮旯角呆上几个小时吧,也让她感受一下更深寒重的滋味,变成“冰砖”,整个重感冒……

一大早,睁开了眼的第一件事,想到挨冻的手机,有点儿发慌,毕竟是儿子送给我的“OPPO”,跟了我三年零个月零天又一个小时,日晒风吹雨淋,霜打寒侵,寸步不离,忠诚、勇敢、朴实、机智。还早出晚归,兢兢业业,勤勉作记,记录我的生活,见证我于文字的收获,让我空间人气暴涨,无意中滋生了一点点儿情愫。

赶紧开灯。房间不足十平,墙壁家具又是白色,灯又是节能型的奥朗德,煞白的灯光,把个卧室照得飞鸡巴亮,地板上纤毫毕现,脸贴紧那墙壁,顺着缝往下瞧,咋不见手机的影儿。

赶紧去阳台,拿来长木把胶质扫帚,把宽宽的薄薄的大头顺着缝隙伸进去,左几下右几下的拨弄,还是不见庐山真面目,麻了烦了。

十几天前的一个晚上,手机也是这样溜掉,第二天早上就是用这样的办法给找出来的,今天咋的了?循着轨迹,熟门熟路,煮熟的鸭子却飞了,格老子的,真的是修炼千天,成了精了。

想着想着,心里十八个不服气,又扭折蛮腰扭,一个懒驴打滚,匍匐于地,顺着床下的空档右瞧右瞧,一边瞧还一边用帚棍往前后左右四个方向划拉,还是瞎子点灯——白费蜡,奇了怪了。

又扁身曲腰,鼓起个二筒,顺着靠背与那席梦丝的夹层的中节凹凸处,一番细细打量与搜寻,还是不见蛛丝马迹,气死我了,不找了,不找了,这个手机也因我的宠爱与娇惯,长得个白白胖胖,细皮嫩肉,苗苗条条,借着主人凉拌的机会,就胡思乱想,擅自做主,自动链接到“无声”,害得我经常接不到电话,倍受家人、亲人及同事的责备,偶尔还耍点小性子,挑三拣四,嫌贫爱富,这山望着那山高,偷偷跑出去,东游西逛,就像一只馋猫,逮着个机会闲逛个十天半月,饿得个形销瘦立,黑不拉几的才焉拖焉拖地梭回来,这次又鬼迷心窍,老毛病犯了。

最好,莫回头,从源头上断了我的手机依赖症,来个釜底抽薪,也免去我稀里糊涂受人责罚之苦,也免去我对文字的相冥思之苦,也让我远离“核”辐射……有了这样的奇思妙想,遂停下手中的活,不再觅其“仙踪”。

来到客厅,向家人大声宣布:“我和手机吵架了……”儿子说我三十度高烧——打胡乱说,一步蹦进卧室,翻天覆地,翻箱倒柜,翻来覆去,寻啊找的,折腾了半天,还是一无所获,杳无音讯。

孩子妈看我在床上忙得个不亦乐乎,跑过来问:“找么子?”我说:“手机……”孩子妈说:“你找个疤子,那掉下去的手机是我的。”唉,冤大了,白忙活了。那我的手机呢?仔细回忆,昨天上午去了石马山,下午去了石马山,晚上又去了石马山,难道……

哎,心里装着手机,出门在小区转了几个圈圈回来,用台式电脑登陆QQ,写了条说说,把丢失手机的事挂在空间,找朋友出点馊主意,没想到,有很多朋友给了回复。

第一个回复的,是一个网名叫‘一鸣惊人’的朋友,中学语文老师,经常看我的日志,诚心诚意叫我去那“夹层中的夹层”找找,可能这个朋友也有类似的经历吧。我只好领命行事,拿来一双筷子,在床垫与背靠隔板的夹层一点一点挤兑,还是无功而返。

第二个网名叫“傲雪”的朋友说:“有可能顺着地板的缝隙钻到楼下去了。”这个朋友这样一说,让我吃惊不小,也让我叹服手机修炼得法,成了“手鸡”会飞,还学得申公豹的地遁之术,从十二楼跑到底楼,从梁平跑到河北谈情说爱去了。

幡然醒悟之余,想起半年前丢钥匙的事,明明开门进屋,手上的钥匙顺手放在家里的某个地方,可用了半天时间,把家里来了个地毯式搜索,被子里,床脚,衣柜,书柜,鞋柜……到处找了个遍,就连老鼠爬过的死角都没放过,还是没有找到,结果却被楼下邻居家的小男孩给捡到了,你说奇怪不奇怪。

这次的手机,是不是借积蓄了一冬的能量,饱暖乐成仙,跑到峨眉山看雪景,跑到九寨看冰冻的瀑布与倒影,跑到泰山看日出,跑到钱塘江听潮,跑到石林……自在逍遥去了。

玩就玩呗,乐就乐呗,三年了,工作一千多天了,也该给她放几天假了,一个人平时上班,上五天还有个双休,一年还有个十八天的年休假,春节还有七天大假,学生读书除了双休还有寒假和暑假……想到这里,我也就佯作姜太公钓鱼状——不当回事。

第三个回复的是我一个晚辈加同事加警察,带着调侃的语气,说:“叔,你在写聊斋呀?”噫,真是冤枉叔叔大人了,我可是实话实说,绝无妄言之语哦,不信你穿上警察的衣服,带上警犬,拿上追踪的仪器到现场勘察一番,如能破此“奇案”,叔叔的三星公司,财力雄霸天下,拿一分钟收入的十万分之一作为奖励,也是个百万富翁了哦!

还有一个来自北京的朋友说得好,等她回来了,给她套上几个“小手机”,拖娃带崽,捆手缚脚,有牵有挂,免得一天到晚往外面跑,我也遵从该朋友的提议,把以前淘汰的旧手机准备了七八个,一定让她下次行动的时候,身不由己,顾虑重重哈。

最后一个网名叫“糊涂”的朋友,说:“她另攀高枝了,老师就借此机会一脚把她踢出局,再弄个新的回来,比她还‘牛’!”说实话,糊涂蛋蛋本是个聪明绝顶的“练家子”,出了个绝好的主意,只是要实现这个主意,还得等我的私房钱攒够了才行,到时候买个三星或是苹果,气死那个OPPO,不过我的私房钱一年才一元八角八分,要等上个十年二十年才行,有点远水解不了近渴,想也是白搭,唉!

今天,手机丢失,第四天了,一个陌生人打给我朋友一个电话,说TA在石马山公园徒步的时候,捡到一个的手机,特电话告知,如想领回,请于明日早上六点石马公园马头上见。

带着狐疑,带着惊愕,麻着个胆子按约定的时间来到石马之头,雾云之中,一个小姑娘正拿着我的手机,嘟着个小嘴东张西望呢,那圆圆的脸蛋被霜风冻得个红苹果似的,见我如约而至,哂然一笑,小姑娘头顶突现一圈紫色霞光,好像要溶化一冬的森冷之气,倏然不见。等我惊觉,手机被置于马头之上。

噫,是石马之魂。

武汉市哪里治疗癫痫效果最好癫痫疾病如何治疗重庆癫痫病治疗医院哪家强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