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轻舞】春天的味道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10:16
春天就像老房子着火,噼里啪啦就曼延开来。   没有人知道是哪棵树最先开始发芽的?也没有人知道是哪朵花最先开始含苞待放的?   仿佛一夜之间,山青了,水绿了,花开了,鸟鸣了。   春天就这么轰轰烈烈地走来了!   报春花、杏花、桃花、梨花、樱花,紫荆花……等等争先恐后的在树上爆炸开来;   地丁、水仙,郁金香、风信子、牡丹……也都不甘寂寞的你争我抢地迎风招展。   微风吹过,空气里氤氲着浓郁的花香。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一口气,满满的春的味道。   走在春天里,闻着春天特有的气息,我们的眼睛,依旧在寻寻觅觅。   你看,田间地头上,荠菜、折耳根、香蒿、马齿苋、蒲公英、蕨菜、香椿……一大波舌尖上的美味,吸引着众多的红男绿女们,把它们采回去做成美味佳肴,美滋滋地把春天都吃进肚子里。   春天是这样的美好,总是令人无限眷恋。   小时候,我是极喜欢春天的。   不仅仅是因为春天有红花绿草,也不仅仅是因为春天有美味的食物,更多的是因为春天有满山遍野的绿茶。   小时候,家贫,家里有指望的经济来源之一就是茶叶。我们的学费、化肥、人头税,都指望着春茶来解决。   我的家乡位于河南省的最南边,气候温和,四季分明,是全国十大名茶之一信阳毛尖的原产地。   我记得每年清明节前到谷雨前这段时间,都是乡亲们最忙碌也最快乐的日子。   每天天蒙蒙亮,大家都挎着篮子上山采茶了。   清明节前的茶叶称明前茶,因为这时候气温还没有完全回暖,所以茶树上长出的新茶并不多,而且大多呈芽状,尖尖的,鲜嫩欲滴,爸爸叫它“雀舌。“因为物以稀为贵,所以这时候的茶叶最值钱。   明前茶因质嫰、形美、汤清、味纯,是信阳毛尖中的极品。当然价格也不菲,是普通茶叶的n倍。   当然,这么贵的茶叶,我们自己是舍不得喝的,这就像那首《蚕妇》里写的“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一样,真正能喝上这么好的茶叶的,都不会是种茶人。   清明节过后,天气回暖,茶叶便像雨后春笋般刷刷冒了出来。至谷雨时节,这期间的茶叶也是极好的,所以价格也合适。   爸爸是我们村数一数二的炒茶能手,也是炒茶极讲究的人。   每次炒茶前,他都会把专门炒茶的锅洗得干干净净,包括周围的角角落落。把炒茶专用的扫帚、筛子、烘茶篮都洗净凉干,绝不让它们有灰尘和异味。   为防止长时间未用的锅,烧热后产生铁腥味影响茶叶的味道,爸爸会提前在野外摘一大把锯麻叶洗净凉干,炒茶前先把锯麻叶放锅里面炒一下,说是这样可以祛除铁腥味。   茶叶味道的好坏,取决于杀青的火候和份量。所以爸爸在杀青前,总是将茶叶称好,一次二斤左右,火也是他自己掌控好,然后再指挥我们注意添柴。   杀完青后,爸爸会把茶叶放到锅里炒至半干,然后搬个凳子坐下来,用手将茶叶甩成条,这样茶叶才有卖相。   成型后,爸爸会将茶叶扫到筛子里,然后细心地铺到专门烘干茶叶的竹篮里,放到有微火的火盆上慢慢烘干。火盆里的火绝对不能大,否则将茶叶烤糊了就前功尽弃。   茶叶烘干后,爸爸还会拿麻筛将茶叶轻轻筛一下,将细沫沫筛下来,这样泡出来的茶汤又清又纯,所以爸爸的茶叶总能比别人卖得价格更高也更快。   整个春天,家里都氤氲着茶叶的清香。   受爸爸影响,我也极喜欢喝茶。每次爸爸品尝自己炒的茶叶到底味道如何时?我也会拿起杯子和他对饮,久而久之,我也能知点皮毛。   有时候茶汤红了一点,我说:“老爸,杀青的火大了点,”爸爸会笑着点点头。   有时候茶汤很淡,我会说:“老爸,杀青的火小了点,”爸爸也会微微颔首。   谷雨过后,茶叶的价格便降了下来,因为无利可图,收茶叶的人便不来了。   由于天气回暖,茶叶开始疯长,妈妈和姐姐她们摘回来的茶叶,爸爸依旧用心地炒了出来。寄一些给远在北京的舅舅和小姨他们,让他们品尝一下家乡的味道;送一些给大山深处的姑妈她们,让她们体会娘家人的关爱。因为爸爸的手工茶老道而精致,以至于舅舅每年开春都写信给爸爸,叫他多寄点茶叶给他们,说爸爸炒的茶叶,比他在北京花高价买的高档茶叶还好喝,爸爸很是开心和满足。   就连我,因为喝习惯了爸爸炒的茶叶,嘴也学刁了,每次走亲戚,看他们泡茶叶的汤的颜色,我就知道那茶好不好喝。对上眼的,我就接过来喝一杯,看见茶汤不佳的,我就推辞说我不喝茶只喝白开水。   后来我外出打工,南来北往的辗转着,行囊里总忘不了装一包爸爸炒的茶叶。那是春天的味道,也是家的味道,让我一颗漂泊的心,在氤氲的茶香里铭记着冷暖自知。   婚后,因为迷恋老爸炒的手工茶,每年的谷雨前夕,都会去他那里摘几天茶叶,让老爸炒好后拿回家喝。   每当我的左邻右舍来我家小坐时,我总会拿爸爸炒的茶叶招待他们,细瓷的茶碗里,清亮亮的茶汤,扑鼻而来的茶香,常常让他们赞不绝口。   因为我家后院有个露天平台,每年的冬日午后,无风有阳光的日子,邻居们总会聚在我家后院喝茶聊天。那是一段闲暇的时光,因为长冬漫漫,极无聊的我居然跟他们学会了织毛衣、纳鞋垫、绣十字绣。   来德国后好长一段时间,还特别怀念那些个和他们谈天说地,品茗学艺的美好时光,那浸着茶香的日子,一直在心头萦绕。   其实那时候,茶叶早已不值钱了。   因为随着席卷全国的打工浪潮,凡是能走的人都被卷入了城市。   茶园里杂草丛生,茶树也无人打理。村里几乎没有年轻人了,他们都去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城市里追梦去了。   每年去爸爸那里摘茶叶,看着越来越萧条的村庄,和越来越多荒芜的土地,我的心一阵阵难过。曾经村庄的繁忙和热闹早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除了荒凉还是荒凉。   春天那熟悉的味道里,好像缺失了什么?   昨天和爸爸聊天,无意中又提到茶的话题,爸爸说:“牢山那近百亩的茶园,早就被村里卖掉了,承包者将所有的茶树都毁了,种上了杉树。村民们的自留茶树,也无人采摘了。二百多人的村庄,现在不足二十人了,都是老弱病残,那些从前当宝贝的茶树,现在都自生自灭了。”   我听得一阵唏嘘不已。   我知道,我喜爱的春天,终将在历史的长河里,被洗刷被更新。   那些熟悉的人和事,连同那些熟悉的味道,渐渐被时光掩埋,成了永恒的回忆。   春去春又回,却再也带不回我喜爱的春天的味道了……      荆门哪个羊癫疯医院好武汉癫痫怎么治疗合适郑州市治疗小儿癫痫病好医院云南癫痫病治疗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