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江南】一念白头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7:44:26
【江南】一念白头(小说) 1
   “先生,需要看点什么?”店主见到来客后便起身迎了上去。
   锃亮的皮鞋迈入门槛,传来的声音低沉有力:“听说本店是镇上制作西装最好的一家。”来人气度不凡,即便坐着,也散发着威严之势。
   凝云笑了笑:“先生过奖了,本店的西装用料都是进口的,制作也十分精细,请问先生,需要买点什么?”
   没等她细问,便从门外跑进来了一名男子,在看到男人后,他便立马上前,耳语道:“将军,住处已安排妥当。”
   凌飞,现任大将军,因前一阵剿灭猖獗多年的土匪而出名,这几日收到消息来洪态镇清除匪徒余党。一切秘密行事,连外出,也只是携带一名保镖。
   “阿刚,先坐下吧。”
   凌飞笑着说:“姑娘,在下需要几套参加酒会的服装,不知可愿效劳?”
   凝云笑着拿着软尺走到他身边:“乐意效劳,先生,现在请你站起来吧,我要为你量尺寸。”
   修长的身形,有力的臂膀,凝云暗自猜测来人的身份。在测量到腰围时,她忽然感到颈间有一股热气袭来。
   “茉莉香水很好闻。”
   “先生好嗅觉,这种香水气味很淡的。”
   几张银票放在了桌上,凌飞走前留下一句:“三日后来取。”
   2
   这三日,凝云一直和裁缝们呆在一起,没日没夜地赶工,衣服终于制成了成品,看着做工精良的衣服,她终于露出了笑容。
   “凝云姐,第一次见你对这些衣服这么上心,该不会是……”一个只有十六七岁的小姑娘调皮地说道。
   “小香,是不是还想在赶制一批衣服啊?”凝云佯装生气。
   小香立马开溜:“哎呦,凝云姐,我肚子好饿哦,我要去吃饭了哦。”
   看着“逃跑”的小香,凝云笑着摇了摇头。
   第四日清晨,店门才刚打开,便有两人走了进来。
   “先生真准时,来的好早。要不先试试衣服吧,不合适的地方我好修改。”
   凌飞没有说话,只是脱下了自己的夹克。凝云拿起一件外套,替他穿上,在为他扣纽扣时,忽然脸被抬了起来,略带粗糙的手指抚向眼睛下方的青色地带:“这几日赶工,辛苦你了。”
   扣纽扣的手定住了,凝云睁大着眼看着眼前的男人。轻轻一笑,凌飞放下了手,自己扣好了纽扣,站在镜子面前看了会:“很合身,云儿手艺真不错。”
   “你……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想知道答案,明晚见。”
   凌飞走后,桌上压着一个信封,打开一看,是张请柬。
   我会去的,一定会。
   夜晚很快来临,但疑惑却一直凝在心头,他为何要我去参加酒会,他,想做什么呢?
   3
   第二日,下午。
   凝云将店交给了伙计,自己坐在梳妆台前,仔细的描眉,擦上胭脂,戴上很喜欢却一直不舍得戴的耳坠;换上亲手做的鹅黄旗袍,镜子里的人儿,楚楚动人,回眸一笑,万分惊艳。
   “凝云姐,那位先生来了。”小香推开房门,轻轻地喊着那美丽的背影,生怕惊扰了美人。
   伸出素手,轻轻地搭上那宽阔的手掌,缓缓抬起头,回报一个暖暖的笑容。
   “很漂亮。”
   凝云放好双腿:“谢谢夸奖。”
   挽着他的手肘,踩着细细的高跟鞋,优雅地朝大厅里走,周围投来羡慕的眼光。
   凌飞在高位上坐下,便立马有人过来倒上酒:“将军,酒会可以开始了么?”
   “咳—”旁边传来了咳嗽的声音,凝云睁大了美丽的双眸。想过他会是位高官,却没想到会是将军。
   轻柔的替她擦掉嘴边的酒渍,凌飞笑着说:“很惊讶?”
   凝云愣愣的点点头。
   “云儿,可以陪我跳支舞么?”
   一对璧人在舒缓的音乐下翩翩起舞,他们四目相望,这世界,是他们的世界,再容不下其他。
   4
   凝云虽然惊讶,但因为将军很好相处,倒也不去想太多,酒会结束后,一直没看到他,会去哪里了呢?
   推开门,任由自己走着,却听到最近才熟悉的声音。
   “没想到会是你。”
   一声冷笑传来:“凌飞,别忘了,谁夺得帅印谁就是将军,不枉我这三年的辛苦,我终于得到了我想要的,而你,现在可以好好休息了,去死吧!”
   一记闷声响起,凝云心惊,强压着自己的焦急,指甲已快要嵌入到肉中,嘴唇也被咬得通红,隐隐的传来血腥味,她知道,立刻冲出去,谁也救不了。
   “扑通”一声,凝云再也按捺不住,慌张的瞥了一眼,便看到凌飞跃入水中,而后,几颗子弹射入水中,清澈的湖水立刻变成血红色,她忙捂住自己的嘴,眼泪冲刷着脸颊。在看到那人走后,她立刻跑向湖边,却发现已没有了人影。
   跪坐在地上,哭了很久,却没有人过来扶起她,没有人过来轻柔的唤她“云儿”,没有人握住她冰凉的手。
   会不会,以后都不会再有了?就像他突然闯入我的世界那样,又突然离开?
   不,不会的。
   失落的回到家,推开房门,却发现有人坐在梳妆台边清理伤口。凝云万分激动,飞快的冲过去抱住他:“还好,你还在。”
   凌飞紧紧地拥抱着她,虚弱的他此刻想用尽浑身的力气去温暖那冰凉的身体。
   “我现在不是将军了,你还会待在我的身边吗?”躺在床上的凌飞问为她盖被子的凝云。
   她轻轻地握着宽阔的手,将它贴在脸颊:“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5
   腰部传来阵阵清凉,凌飞睁开双眼,便看到了正在认真上药的凝云。
   “这是什么地方?”
   “我的金屋啊,来藏人的。”凝云调皮地笑着。
   “这段时间你就好好的养伤吧,任何事情都等伤好了再说,好吗?”笑容突然变成惆怅凝在双眉,让人心疼。
   “嗯。”
   将军府内。众人一片哀哭,何刚传来消息,将军被余党下了药,最后中枪身亡了。
   何刚擦擦眼泪:“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王叔,将军临走前交代我,要好好的照顾你们。”
   “大哥,现在将军府都是咱们的人了,接下来我们应该做什么?”一个保镖摸样的男人说道。
   漆黑的枪口抵在男人的太阳穴上,他吓得立马跪地求饶:“大哥,我没做错什么呀,饶命啊!”
   一丝奸笑滑过嘴角,何刚咬着牙齿:“你应该叫我什么?”
   男人立马擦擦额头的汗,谄笑道:“将军,你瞧我这记性,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了我,以后我一定当牛做马。”
   何刚微笑着扶起他,拍拍他的肩:“我不会亏待你的。”
   第二日,刑场上,众人聚集,场面十分壮观。
   “大家请何将军说几句。”声音传出,却没人回应,一时间,何刚的脸色暗了下去。他故作伤心,捂住胸口,缓缓走上高台,面色沉重地说:“我知道将军走了,大家都很难过,我心里也不好受,但这些逆贼是将军付出生命才抓到的,今天,我只是来送他们上黄泉的。”
   场下一片喧哗,众人议论纷纷,何刚暗使手势,便有十几名身着囚衣,披头散发的囚犯被带上了刑场。
   武汉癫痫症医院哪家最好 “你们这些逆贼,害的将军丢失了性命,今天,我就要替他讨回公道!”他一声令下,顿时枪声大作,片刻,地上躺满了尸体。
   “云儿,我出去走走。”凌飞披上大衣,戴好帽子便出门了。
   凝云收拾桌子的手顿了一下,缓缓回头:“去做你想做的事吧,小心点。”
   “我会没事的。”不转身,大步迈向前,怕自己没忍住冲回去拥抱她,凌飞疾步走向破庙。
   “小赵,怎么回事?小刘他们呢?”一进门,只见到一个孤独的背影,心里顿感出事了。
   小赵低着头,泪水不断掉落,半晌,他才哽咽着吐出字来:“他们……被何刚那个狗贼杀了,还有王叔他们,都被当作逆贼杀了,现在将军府只有我一条活口了,将军,你还活着,太好了,你带我一起去报仇吧!”
   说到激动之处,小赵睁大双眼,用力地握住凌飞的肩膀。
   两行泪流下,凌飞的嘴唇动了动,半天才紧紧地抱住小赵:“我会替们们报仇的,一定。”
   6
   他们一起走着,凌飞突然听到熟悉的声音,一抬头,便看到凝云挽着何刚,他们有说有笑,这笑声刺痛了他,他的眉拧在了一起,垂放的双手捏成了拳头,满满的都是力量。
   感到有人注视,凝云定睛一看,一道黑影躲过视线,她的眼中噙满了泪水。怎么会这样?为什么?
   “怎郑州癫痫病基地么了?”何刚揽着她的肩问。
   凝云笑着用手绢擦擦眼角的泪:“哎呀,刚才被烟熏到了眼睛,好了,我们走吧,还有很多家没逛呢。”
   凌飞,相信我,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将军,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小赵焦急的询问。
   “没事,只要我们拿回了帅印,再揭露他,一切都会回到我手中的。”
   云儿,为什么连你也会背叛我,既然做不到的承诺,为何要轻易答应呢?
   他的心盛满了悲伤,此时的他,完全不像气势十足的将军,回忆着过去的点点滴滴,心更加疼痛。
   云儿,你相信一见钟情么?你相信我第一次见到你就爱上你了吗?你的一颦一笑,仿佛就在昨日,可为何现在会变成这样,我原以为,你不在乎我的身份的。
   一晃半个月过去了,凌飞每天都呆在小房间里,他目光呆滞,两眼无神,他在等,再等一个不可能的可能。
   云儿,这么久,你还是没有出现,只要你向我解释,我一定会原谅你的,云儿,云儿……
   “将军,都过去这么久了,我们还是按计划行事吧。”小赵扶着凌飞的肩膀,担忧地看着他。
   “罢了,罢了,”他看向前方,眼底里满是绝望,忽而他又冷笑起来:“只是几日的相处罢了,我会忘掉你的。”
   云儿,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喊你,以后,不会再有以后了。
   7
   推开小屋的门,阳光刺痛了双眼,他忙用手去遮挡。
   才半月,你便已离开我,让我如何敢相信,这就是事实?
   “将军,走吧。”小赵无奈的小声说道。
   是啊,走吧,你走出我的心,我走出你的世界,就这么简单,让一切都回到以前,回到我们不认识的那段日子,或许这样,我才不会这么痛苦。
   依旧热闹的街,却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是不是,我本就不属于这里。
   “站住!你给我站住!你这婆娘!快!追!你回去拿枪!快!”
   一阵尖锐的叫声唤醒了凌飞,他摇摇头,摆脱掉回忆癫痫孩子的饮食习惯,却看到几个壮汉在追一个女子,这女子身材姣好,肤色白净,因为逃跑的缘故,连鞋也掉了。
   “先生,救我。”
   两人一抬头,都愣住了,四目相对,凝云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而凌飞却只是被拥着,不见任何动作。半晌,才挤出几个字:“怎么会是你?”
   为什么会是你,在我想要忘记你时你又闯入我的视线,还是,这本来就是一场劫难,你我都逃不掉。
   没待她回答,何刚便冲过来骂道:“你这婆娘,竟敢给我下迷药,说!帅印哪去了!快交出来!”
   凌飞震惊了,原来事实竟是这样!云儿为了我才去接近他,云儿,我误会你了,云儿……
   此时的心情很是激动,他愣在原地,嘴唇哆嗦着,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仿佛听到自己的心犹如花朵一样绽开,满满的都是喜悦。
   何刚也震惊了,不是死了吗?不是尸体也找到了吗?那这个人是谁?
   见状不妙,他准备逃跑,却被小赵一把抓住,他朝人群大喊起来:“大将军回来了!这是叛贼何刚,就是他杀害将军,夺走帅印啊。”
   众人聚集,赶回去拿枪的手下也被众人绑了起来,奋力反抗的何刚也被众人打得头破血流,押回了警厅。
   他做梦也没想到,预谋了那么久的计划最后还是失败了。
   “欢迎大将军回来。”
   “大将军,你没事吧?”
   “大将军,你受苦了。”
   ……
   各种各样的问候从四面八方涌来,原本繁华的街道变得更加拥挤。
   他只是抱着低头哭泣的凝云,紧紧地抱着,再也不要放开。
   “云儿,你真傻,为什么不和我说清楚,你这么做,有多危险这道吗?”怜惜的为她抹去眼泪,亲了亲她红肿的眼角。
   凝云只是拼命的摇头,哽咽着说:“我没有想过,我只是想帮你拿回你的自己的东西罢了。”
   横抱着她,穿过繁华的街道,穿过幽静的小巷,最后停在了陕西哪个医院看癫痫病不错一座小房子前。
   “云儿,这就是我呆了半个月的地方,在这里,我每天都在想你。”
   凝云坐在床上,突然起身抱紧凌飞:“我准备拿到帅印就来找你,没想到过了这么久。”
   “如果不是我救你,你现在还有命吗?”紧紧相拥,不愿分离。
   8
   帅印拿回来了,何刚已被枪毙。故人都已离去,这段日子,有分离,有喜悦,有重逢,也有心痛,但这一切都已过去了,不是吗?
   “将军,这样做真的好吗?”小赵无奈的看向凌飞。
   凌飞笑笑,揽着凝云的肩又紧了紧:“现在你才是将军,而我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明白吗,赵将军?”
   玩笑过后,凌飞认真的拍着他的肩:“你帮了我这么多,我很感激,但是我已厌倦了这种生活,我想与云儿找个幽静的地方,一起过以后的日子。这次,我想自私点,辛苦你了。”
   “我明白,在我心中,你永远是我的将军。”
   “我有一个朋友,你派人送给他这封信,看过后他自然会帮你,这里,就交给你了。”
   “保重。”
   两个人用力的拥抱在一起,或许,以后就真的不会再相见了。
   但,那又何妨,情谊永远存在。
   9
   “凌先生,你不后悔这个决定么?”
   “夫人,我永远都不会后悔,因为那个人是你。”
   我没忘记我的承诺,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凝云望着冉冉升起的太阳,心里默念着。感觉有人拥住自己,她回头微微一笑。
   这一刻,整个大地都明亮了。

共 475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