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流云】白云观里过大年 (散文)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35:14

每逢除夕之夜,耳边传来一阵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就不由得忆起,二十五年前的那个鸡年春节,乃是我们一家进京后的第一个春节。从那年开始,直至我退休的十年间,每年的春节,都没能与家人在一起,而总是在香烟缭绕、人头涌动的白云观里度过的。近年,白云观庙会虽然停办了,但那段白云观里过大年的记忆,却依然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之中。

一、喜气洋洋话庙会

白云观坐落在北京天宁寺桥的北侧,始建于唐代,是北京最古老的道观,是道教全真派十大丛林制宫观之一。目前是中国道教协会、中国道教学院的所在地,在全国道教界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而在春节期间,在观内外举行盛大的庙会也有悠久的历史,它以香火最盛、延续时间最长而闻名京师。

白云观庙会,有不少老北京的民俗活动,深受百姓的喜爱,诸如摸石猴、窝风桥打金钱眼、观前街上骑毛驴等。

在白云观门前的弧形石雕下方,有一石猴浮雕,传说人们只要摸一下石猴,便可以去病消灾,延年益寿。于是,每逢庙会,人们争先恐后,竞相触摸。庙门前摸石猴的人排成了曲里拐弯的长龙阵,蔚为壮观。进入庙门不远便是窝风桥,桥下的桥洞里吊着一枚大铜钱,铜钱孔中挂有一个小铜钟,上书“钟响兆福”四字,你若能用手中的铜钱投中铜钟,就能心想事成,这也是庙会上最吸引人的项目之一。每年庙会,那窝风桥的四周,人山人海,数不清的人都兴致勃勃地手捧一摞兑换来的铁片,瞄准那铜钱中的铜钟。只听那钟叮当作响,虽然分不清究竟是谁击中的,但丝毫不影响讨个吉利的好心情。

那观前街上,孩子们最盼望的是骑上平日在京城根本见不着的小毛驴,毛驴脖子上的小铃铛一路发出清脆的声响,孩子们骑在毛驴背上,颠来颠去,心里更是乐开了花。

烧头炷香,更是香客们正月初一的最大心愿。每年初一凌晨,许多心诚的香客便早早等候在白云观前,但等庙门开启,争相冲进观内,点燃手中的香烛,祈祷众位神灵保祐平安。

而从一九八七年起,区政府就充分将这具有传统意义的民俗活动发扬光大,打造成在北京名声显赫的白云观民俗迎春会。及至我调入京城,参与这项活动的组织,已是第七届了。直到二零零八年,区里从安全考虑,决定停办白云观民俗迎春会。先后总共举办了二十一届,而我有幸参与了其中的九届。这也意味着,从我九二年调入北京之后,直到二零零二年的所有春节,从大年三十到正月初七,就再没与家人一块儿度过,而是置身于白云观庙会当中,与万民同乐,以道观中供奉的诸位神仙为伴。

二、重挥画笔喜迎春

白云观庙会是北京民俗文化的一张靓丽名片,每逢过年,白云观内外,总是人潮如涌,热闹非凡。无数游客,怀着虔诚的心情,来此祈福许愿。然而,人们可能没想到,为了庙会的成功举办,不知有多少人付出了大量的心血和汗水。我便是其中的一员,大约在庙会开幕前一个多月,我就被从科室抽调出来,作为一名美工,承担起庙会环境布置的重任。

自打一九八零年从水乡小城的学校调入机关,当了十五年美术教师的我,便再也没有机会执笔作画了。没想到,在筹办一九九三年白云观庙会时,却让我已荒废多年的美术功底,再次发挥了作用,我又重执画笔,成了一名兼职美工。面对领导的信任,我当然不能推辞,在将手头的事务给科里作了交待后,便一门心思地开始了白云观庙会环境布置工作的筹划。我们从区文化馆运来一批过去用过的大画板,去美术用品商店购置了一批广告色和水粉画笔,还有裱板要用的白纸和棕刷等材料。

一切准备就绪,我便与局里临时抽调的其他同志一起,投入了紧张的画板制作工作。好在我有过在六、七十年代曾参与过几次地区大型展览的经验,所以,裱板工作的程序也是驾轻就熟,进展也十分顺利。我犹如一个熟练的裱画师傅,指导众人,将一块块画板用白纸裱好。

与此同时,我又将平日自己收集的大量装饰图案,生肖图片等资料翻了出来,从中选择适合放大的图样。那个年代,电脑喷绘技术尚未诞生,手工作画,乃是美工的基本技能。摆在如今,这活儿交给喷绘作坊,他们可以根据客户需求,在网上搜寻适合的图片放大,再配上文字等,就ok了。但在二十多年前,那美工活儿可是够辛苦的。

我在那段日子里,从早到晚,在机关会议室里,穿着工作服,站在画板前,浑身上下沾满了各种颜料。在我的笔下,一幅幅富有民俗特色的画作诞生了。局机关的同志见了都啧啧称赞,认为那水平比起专业美工毫不逊色。经过约一个月的加班加点地苦干,庙会所需要的宣传画板,以及庙门两侧的巨幅鸡年生肖剪纸图案的宣传牌均制作完毕。局领导十分满意,他们都为能引进我这个有点美术特长的同志,暗自感到庆幸吧。

从此之后,每年的春节前,我都被临时抽出,担当庙会的兼职美工。那些精美的画板,有的还能重复使用,有的则根据农历年的生肖变化重新制作,以与当年的生肖相对应。那件沾满水粉色彩的蓝色大褂及一堆尺寸各异的水粉画笔,我一直精心保存着,感谢它们给我留下了一段十分美好的记忆,对当年未能实现小时候画家梦的遗憾,也给了些许的慰籍。

三、庙会上的好搭档

忙完了白云观庙会所需的画板活之后,还没喘口气,局头又给我交待了新任务,与文化科的一位女同事,搭档筹办庙会的儿童游乐园。这逛庙会的大人都忙着上香祈福,而孩子们更热衷于到庙会的儿童游乐园里寻找乐趣。游乐园设在白云观西院的停车场,怎么将这空荡荡的停车场,变身为受孩子们青睐的游乐场,这就是我与新搭档所面临的一项艰巨任务。

这新搭档,人们称她为梅姐,也是从山西回京的北京老知青,在北京电影学院深造后,曾跟着一些剧组,走南闯北。梅姐为人热情,性格泼辣,对文化工作十分在行。局头让我与梅姐搭档,也确实是最明智的选择,梅姐的泼辣、果断与我的灵活、随和,正好是最好的互补。从此,直到我俩同年提前退休,一块儿整整搭档了九年,是全局公认的白云观庙会工作班子里一对最佳搭档。

我与梅姐一块儿商量了分工,她负责儿童游乐园整体方案的落实,我负责运作过程中的票务、财务等事务性工作。我俩白手起家,通过挖掘各自的人脉关系,引进了许多游乐、电玩商家,一家家签订了合作协议,确保游乐园包赚不赔。

那一年是农历鸡年,制作一个巨型鸡年吉祥物,成了我俩的共识。我俩设计了一只高约三米的金鸡卡通模型,在其脖子处开一圆口,内部安装触发启动装置,只要往里投上一枚硬币,金鸡就会“喔喔”报晓,引吭高歌。最终,这方案由梅姐找了位道具师,将设想变成了现实,那天,我俩租了辆卡车,将金鸡运回白云观。一路上引来路人的瞩目,投以无数惊叹的目光。

到了大年三十的前两天,我们就正式进驻了白云观儿童游乐园场地。京城那年的严冬,寒风刺骨,滴水成冰。我们在场地内,一个摊位一个摊位地划出地盘,梅姐又请她的老关系拉来一车车道路隔离栅栏。在她的指挥下,将各摊位分割开来,又请来电工师傅给各用电摊位装上电源,广播室内安装完扩音设备。紧接着,我们又给场地内插上彩旗,空中拉上三角小旗,各摊位前再竖起项目介绍画板,大门口安装上大型城堡式充气门。此刻,那原先空荡荡的停车场,如今已初具游乐园的模样了。之后,各游艺厂商开始进驻测试设备,直至区、局领导的安全检查完毕,我们才松了一口气。

大年初一,天还没亮,我们就各自从家里赶到白云观,作好游乐园开张前的最后磨合。从初一到初七,是我们最忙碌而又最兴奋的七天。梅姐作为游乐园的大当家,里里外外协调处理无数麻烦事,摊主之间吵架,时而发生的停电事故,都要及时解决。而我则负责给场内的售票员提供游乐园通票,并于当日收摊后,再一一收取各摊位交上来的回收票据,作为最终分账的依据,不能有丝毫差错。时不时,还得亲自上摊位给人顶班。每天中午,只能匆匆泡上一碗方便面充饥。直到每天庙会结束,别的部门的人都撤了,我们与游乐园的财务,还得收当天所有的现金,计算出当天的游艺收入。此刻,喧闹了一天的白云观已然寂静无声,观前街上也已万家灯火了,我与梅姐、财务三人,方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到白云观庙会指挥部总财务那儿去交款。

就这样,我与梅姐从初一到初七,每天都奔走在儿童游乐园的第一线。此刻的梅姐,也顾不得自己的形象了,一件宽大的军大衣,套在身上,一条紫色的围巾将头和脸包的严严实实,以抵御室外的凛冽寒风和沙尘。整整九年的白云观庙会,我俩就这样携手度过,之间从没有发生过不快,每年的儿童游乐园,都创收好十几万,且连年递增。说起这点,局头们都认为,梅姐与我这对白云观庙会的最佳搭档功不可没。

四、白沟采买成“老板”

为了提升白云观庙会儿童游乐园的人气,我们想出一个点子,购置一批玩具,作为奖品。开始,这些玩具,是从城里批发市场进货,后来,我们打听到,位于河北的白沟市场,玩具的进价要比城里便宜很多。于是,决定直接驱车白沟,采购游乐园所需的奖品。白沟,位居河北的高碑店、雄县、容城、定兴交界处,距北京一百多公里。二十多年前的白沟,还没有如今那么繁华,只是一大片临时搭建的箱包、皮具、玩具批发大棚。因其均是家庭作坊式生产,成本极低,故当时北京诸多批发市场的货源都来自白沟。

当我们把这想法告知局头后,领导们都很支持,并派出局里的车送我们去白沟采购。首次白沟之行,道路不熟,边开边打听,直到将近中午时分,方才赶到白沟。按照事前的预算,我们一家家摊位问价、砍价,为防止摊主看出我们是单位购买,故意提价,我们一人假充个体老板,一人扮作伙计。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那天,梅姐恭敬地一口一个“老板”地叫着我,将各个品种的玩具价格尽量压低。直至傍晚,终于将那辆标致车车厢装得满满当当的了。当我们劳累了一天,午夜时分,从白沟满载而归时,局头们还在机关等候着我们。看着那一车价廉物美的各式玩具,领导们都非常满意。第二年的白沟采购之行,局里刚买了辆面包车,这一下,载货量大大增加了。即使这样,仍觉不够用,于是,后几年的白沟采购,一般都安排两趟,以确保所购玩具足够七天的消耗。

回忆那些年,我们前后十几趟的白沟采买之行,也留下不少的趣事。那时,我们总是天色未明,就从北京出发,直到深夜方能返回。车外,寒风飒飒,车内,开着空调也抵挡不了阵阵寒意的侵袭。有时,为了赶路,连晚饭也顾不上吃。一次,夜已深了,饿得实在不行了,好不容易找到路边一家农家小饭店。我记得,当时司机师傅点了一个“炖吊子”,我来自南方,从没听说过这一道菜,端上来一看,才明白就是肚肺杂碎汤。肚子饿了,吃嘛都香,我吃得有滋有味,同行的人都很惊讶,一个南方人竟然那么爱吃这北方人喜好的“炖吊子”。

白沟采购中还有一段笑话在庙会中颇为流行。一年春节,游乐园不少游客拿着一只只头戴绿帽子的小乌龟找到庙会办公室,说:“大过年的,孩子拿回一只绿帽子乌龟算怎么回事?”局头将我叫了过去,我这才注意到,由于进货时的匆忙,只顾品种数量,没有对所购玩具的具体外观过细把关。最后,这批让人心烦的绿帽子小乌龟只好被压在库房,睡大觉了。头头们也时不时拿这事与我开玩笑,见了我,便问:“那绿帽小乌龟怎么回事?”一时在庙会里传为笑谈。

令我至今记忆犹新的还是一次深夜从白沟返京找不着路的事,那天恰巧夜雾沉沉,车前白茫茫一片,能见度几乎为零。司机小心地开着车,但在那个有五个叉道的进京路口,转了好几个圈,愣是找不着进京的路口。最后,只得派一人下车,顺着马路牙子,在车前细细寻找,最终才找对了路口,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

从白沟采购来的各式玩具,虽然进价都很低廉,但我们依然对其看管很严,进库出库都认真过数,不让机关的同志随意拿走。而管库的一位老同志在管库工作中,更是一丝不苟,凡是破损的玩具,他也用小改锥,一件件细心修复,从不轻易丢弃。从这件小事上可以看出,当年,我们同志的事业心、责任感是多么的强烈。

白沟已十几年再没去过了,如今,它已成了颇具规模的白沟新城,成了名噪一时的箱包、玩具工业园区了。而当年那个拥挤、简陋的白沟市场,,我们假扮老板与伙计采买的有趣场景,依然常常在眼前浮现。

五、一家三口庙会乐

每年的白云观庙会,我每天从早到晚,在庙会所设的儿童游乐园里,忙得不亦乐乎,而馨平与女儿见我如此辛苦,也想方设法来陪陪我,我们一家三口,在欢乐祥和的白云观庙会里也寻得了一份欢乐。

忙了九届的白云观庙会,要说不苦,那是假话。还记得九三年的鸡年庙会,为伺候那只高约三米的卡通金鸡,就让我累得够呛。金鸡放于游乐园入口处,周围加设了围挡,游客们为图个吉利,纷纷掏出一元或五角硬币,对准那金鸡胸口处的洞口,投将进去,那金鸡报晓的叫声从早到晚响个不停。面对这些个小钱,我们也舍不得放弃,没有人手看摊,我只得亲自上阵,弯着腰在鸡屁股下,捡拾游客投进来的一枚枚硬币。还别说,没一会儿工夫,就有了上百元,这一天拣下来,累得年近半百的我腰酸胳臂疼,两手冻得又红又肿,几个手指头全起了倒刺,一碰,针刺似的疼。当晚,交给财务入账的硬币加起来,竟有好几百元,我心里乐滋滋的,别提多美了,这真是苦中有乐啊!

兴平市去哪找靠谱的癫痫医院兰州治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河北有那些癫痫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