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暗香】戒鱼(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4:45:03

三爷走了,彻底与这个世界告别。

三爷光棍一条,当然也就没有子嗣,于是对我们这些一门(家里的说法,“一门”即有血亲的人。)的孩子显得特别热爱。家里并不富裕,但有啥吃的喝的总是留着,并不吝啬我们的贪嘴。我们当然也乐意到三爷家去蹭吃蹭喝。

小孩子在他家里打打闹闹的,他从来都不在意。只有一点儿,他屋子里正中央放置着一张小桌,桌子上没有像村子里其他老人一样放置着香炉红烛,供奉着佛祖菩萨之类。桌子上有一木架,看起来是他自己手工做的,木架上放置着一条鱼骨。完完整整,仿佛给它加满肉就能复活一样。

这副鱼骨我们小孩子是碰不得的,不仅我们,就连我老爸一辈的人,甚至三爷的同辈人都不让碰。不然,平时开着不大不小的玩笑都不生气的三爷就会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脸拉的贼长,两眼冒火似的,估计这时候谁都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当然,当年我们这一辈的后生小子,正处于不知好奇之心害死猫这一至理之时。于是乎一日趁三爷不在,偷偷溜进三爷屋里,当然不敢有什么大动作,就偷偷抚摸着鱼骨。那鱼骨应该也有些年头了,不过摸起来当真是顺滑无比,像作家在书中描绘的玉一般。

不过正在我们几个在玩弄时,不知道什么时候三爷已经在我们身后。等我发现三爷一反常态,脸色不对时,浑身都凉了,心想这回完了。果不其然,三爷拿起一根手指粗的绳子就把我们几个拴在树上了,任我们如何哭闹都不给我们放开。我爸来都没用,说是让我爸赶紧走,不然一块拴上。后来老爸请来了二爷说情,说不让三爷和我们这些不懂事儿的孩子较劲,这事儿才算完。

那件事儿之后的好几天,我们都不敢再去三爷家蹭吃蹭喝。直到三爷有事来我家,看到我时笑着告诉我刚买了什么什么好吃的,我在心里斗争了一番,最终还是妥协了。我们发现只要不动鱼骨,三爷真是好极了。久而久之,我们再也没有自找麻烦。

还有一件奇怪的事儿,我们这里一年里几乎不会买鱼,光景不好的时候肉都极少买,只有在过年的时候家家才会买几条大鱼,取年年有余的意思。不过在我印象中,三爷从未买过鱼,就是在过年的时候也不例外,而且肉也是很少吃的。

我当时倒是特别喜欢吃鱼,毕竟一年里也就在过年的时候才能吃到这种美味。不过,咱好歹也是知恩图报的人,于是乎也曾偷偷拿着几块鱼去给三爷。不过这回虽然没有被栓在树上但也被赶了出来,告诉我说吃完再进去。

当时我的暴脾气就上来了,哼,不吃就不吃,我还不想给呢。回家告诉我爸的时候,他笑的我都想打他,等他终于止住笑的时候告诉我说千万别去送鱼给三爷。我肯定不理解啊,想知道为啥。

老爸故作高深的抽了根烟,转身就走了,抛给我句“小孩子知道那么多干嘛。”我才不信,估计他都不知道。

直到三爷去世的时候,我才听到老爸和几个同辈的叔叔在一起谈论三爷。

原来三爷当年并不像老年时候那样脾气又好又大方,他年轻的时候那脾气叫一个爆,甚至有些“心狠手辣”。附近谁家的婆婆小媳妇不敢宰杀鸡、鸭、鱼啥的,都会找三爷帮忙。三爷都会操起一把明晃晃的尖刀,手起刀落,眼睛都不带眨的。不一会儿功夫就能把这些活物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只等下锅了。

三爷不仅把活物收拾的漂亮,而且做的一手好鱼。反正我是没吃都没过,倒是听我爸和几个叔叔在一起回忆的口水直流。

所以当时三爷的朋友去三爷那玩,有事就会捎带一条鱼,或大或小,三爷做的那叫一个漂亮,再炒几个小菜,几个人就能在一起喝的不亦乐乎。

那些年村里还是有几条小河的,河里当然少不了鱼,三爷想吃鱼的时候就去撒一网,小日子过得挺滋润的。

后来不知怎么回事,村子里的小河渐渐的都干涸了,连附近村子都是。有天晚上三爷受朋友邀请喝酒,只有几个小菜,并没有平常他们一起吃饭时请他做的鱼。三爷心里还是有些不开心的,喝的也不尽兴,几杯下肚就有些微醺。

三爷起身离席,晃晃悠悠的往家走,路过村里之前的小河,其实正值一场雨过后,干涸的河沟里存了一点水。月光一照,波光粼粼的,突然水面有些异动。凭三叔的经验判断里面肯定有一条鱼,三叔立马就清醒了,三步并两步迅速到小河沟,伸手就想抓住那条困在少许浊水里竟有七八斤重的鱼。谁知那鱼不断的挣扎,力气大的竟然将三爷摔倒了。三爷那犟脾气也上来了,心想非得抓住你不可,于是就脱下来外衣,将鱼裹住抱在怀里。那鱼又挣扎了一会儿,终于安静了下来,不过也没有太老实,三爷竟然感觉能清楚的感受鱼的心跳。三爷将鱼带回家,丢入一个大木盆中,心想明天请那几个朋友来吃鱼,也解了今晚没有鱼吃的不快。

谁知那鱼倒也倔强,夜里不停的折腾,三爷倒是没立即杀鱼,倒不是三爷心善,只是他做鱼要用新鲜的,就任由那鱼折腾一宿,弄的三爷也没睡好。

第二天几个朋友来,看到还在不停挣扎的鱼,笑着说很久都没吃到这么大的鱼了,要三爷好好露一手。

说罢三爷就操起他那把刀,只不过这次没有之前那么利索,那鱼不停的在挣扎,甚至三爷都把它的内脏掏出来了鱼都在动。三爷明显的感到自己的手在颤抖,这要在以前三爷可是丝毫不会有所触动的,这次不知是年纪大了,心也变软了还是被这条鱼的求生意识触动,心里竟有些不宁。待三爷将鱼做好,众人下筷,三爷只吃了几筷就再也不动,也不知他心里在想啥。只是一味的喝酒,众人劝都劝不住。

听说,三爷醉后做了个梦,梦见一条大鱼,对着在河面的三爷摆摆脑袋,转身游去……

三爷醒后,见鱼已被众人吃的一点儿不剩,只剩一副鱼骨。之后三爷大病一场,病好后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再也没有了暴脾气,也不再帮人杀生,就连最爱吃的鱼都一点不碰。

再听说,不只是巧合还是什么,一直到现在,无论下多大的雨,那条河从来都存不住水,再也没有过鱼……

老爸他们还在感慨再也吃不到三爷做的鱼,我倒是无所谓,反正我从来也没吃过。倒是有些感慨,看来无论是谁,即使“心狠手辣”的人,一生都会遇到一次彻底改变自己的点,或早或晚,或大或小……

长春癫痫哪里治疗最好石家庄哪个医院能看癫痫病沈阳的医院哪家治疗癫痫好?

相关美文阅读: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