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丁香收获】村西那面坡(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4:15:49

一头是鳞次栉比的房舍升腾起缕缕炊烟,男耕女织,鸡犬相闻;一头是荒凹秃岭间,随处可见馒头似的坟茔。阴阳两界竟被一条土坡分隔得这样清清楚楚。

这样安置实在是老辈人的智慧。原因大概是村东有汾河水的浇灌便利和“官道”通过,是人们“安身”的“宝地”,而村西则沟沟岔岔,土地贫瘠干旱,种庄稼困难,埋死人到十分相宜。

自我记事起,村里谁殁了,不说他(她)死了,而是就说他(她)“上西坡啦”。是不是这“西”字既指范围又暗含西天的意思?不得而知。

既然是个“分界线”,村里人就不马虎。

出殡这日,子孙身着孝服,一手擎着柳木番,一手撒着纸钱,趿拉着白鞋,由人搀扶着哀哀地走在十几号抬着的棺材的前面;棺材后面跟着嚎啕大哭的男女子孙。这支队伍在村巷的主要街道上缓缓而行。人们手头的活儿很多,起早贪黑干,也未必忙得过来,但他们仍然认为“缓”是应该的。一个人一辈子不论活得风光还是卑微,就要永久辞别这个村庄了,有什么理由不让他(她)多瞅几眼这里的留有他(她)层层叠叠脚印的道路,多瞅几眼这里他(她)闭上眼睛都能详细道出子丑寅卯的一草一木呢?人们在哭天抢地的哀嚎声里追忆着躺在棺材里的这个人的一生,也许会联想到自身的过往和未来吧?总之,他们就在这种氛围里将逝者抬到西坡上了。

爬上这条足有半里长的土坡,逝者的子孙后辈就将哭丧棍横放到地上,跪在了道路的两旁;这时,执事总管高喊“孝子谢哩”,送殡队伍闻声,齐呼“起”,而后就抬着棺材呼啸而去。

从此,坡下的人便将逝者留在了记忆里,也许偶尔提及,也许仿佛这个村里就没有生活过这么个人;而逝者呢,他(她)的灵魂只能以“坡”为界,在“坡”以西飘荡。我在想,有一天,我的灵魂也上了“坡”,当我飘到“坡”沿上,正好瞄见我的子孙掉进了河里,或者他们的房子里冒出了浓烟,我该怎么办?我刚进村,人们就惊呼着抡起桃木剑便当心刺来,我逃还是不逃?这真是难办的事情!

上个世纪,有那么一个时段,隔不上三二年,我就有一位亲人被抬上“西坡”。

我琢磨了一下,上了“西坡”的人的“住所”大致有三种情况。一是由风水先生拿罗盘择定。这类主家有“雄心壮志”,指望借祖宗的阴德成件“事”;二是入祖坟。这是祖规。后辈一代代地跟着祖坟的“线法”,依次扎“穴”;三是选在自家地里。这既麻烦少又便于日后的照看。

我父母的坟就选在我家的责任田里。

那半亩来地,属于绵土,适合种植花生。我上大学的学费全赖于此。那时,目不识丁的父亲锄草展腰的当儿,常常眺望远处的山峦沉思着喃喃自语:“人吃土一辈子,土吃人一口。”说罢,往手心里吐口唾沫,又埋头锄地。十几年后,他埋在了他洒满汗水的这块地里,我才掂量出那话的分量。

父母安葬在这里,除清明上坟,随着年龄的增高,我来这里的次数越来越多。有时是领着一家来,大多数情况是独自一人来。

烧几炷香,磕四个头,然后盘腿坐在坟头的松树下发呆。坟头的荒草迎风嗦嗦。我听不懂它们的语言,我只能听见自己的心声。逃离喧嚣的闹市,在这种寂静的旷野,紧偎父母的坟茔,我逐渐明白了不少道理,似乎也禅透一些古人做事的玄机。我忽然也想效仿古人,给父母坟头竖立一块大大的石碑,那上面不镌刻父母的简历之类的文字,只刻当儿子的我自己的愧疚和忏悔;也想栽植几株大树,给父母遮挡风雨;还荒唐地设想,在父母坟旁不远处建造几间茅屋,住在里面,听听父母夜里是否还咳嗽喘息?

我的目光投向远处。逡巡四周,我们的老邻居刘玉柱、刘子康、崔黑大、崔百川,还有与父亲吵过架的腊娃、海有,他们的音容笑貌就会洇印出他们的坟头。我能感觉到,他们手搭凉棚正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良久,他们认出了我,他们说:“娃,你几时回来的?就你一个人,孩子们呢?这些年,你过得可好?粮食够吃吗?”我依次回答他们的询问。我也问他们可好?这下可热闹了,他们说什么的都有。但最趋向一致的意思是,对后辈的关心和关爱。

我感到了为难。我若将这些土底下发出的声音传达给他们的儿孙,他们不把我送进疯人院才怪呢?但我又不能违拗这帮看着我长大的老人的心意。就在这当口,我瞥见一只不知名字的黑鸟栖息在一蓬酸枣树上鸣叫。我想,好啦,我就叫我的灵魂化作一只鸟吧!那样,好多问题就解决了。我可以展翅飞到“西坡”下边去,把老人们一些重要的事——诸如他们的坟头上被田鼠钻了个洞啦,他们缺东少西啦等等,用长长的啄,喳喳地告诉他们的后辈。当然啦,后辈们有什么吃不准的事,我也乐于飞到“西坡”上讨教老人们。这费不了多少劲儿。

长春癫痫治疗好医院癫痫病会导致哪些危害出现洛阳哪个医院看癫痫病看的好

相关美文阅读: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