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荷塘】飘逝的淡白色微笑(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2:37:04

她很纯洁,就像大山里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流;

她很善良,就像大山里一只洁白温顺的小羔羊;

她常常微笑着,开放成山坡上一株温情淡白的槐花;

……

尽管,这个世界并不怎么欢迎她,她还是毫不犹豫地来了。如今,她又凄然地笑着去了。笑成一朵淡白色的蒲公英,带着半圆的梦,带着半圆的期待,一缕香魂化作泥土……

我第一次见到她,是几年前的一个初夏。我大学毕业分到市教育电视台实习,有幸随同电视台宋老师一行前往她所在的中学,为制作一期教育专题节目,前去采访她这位全市数学竞赛第一名的女子。那天上午,气温很高,但不沉闷,有一缕缕的凉风吹着;天空蓝蓝的,飘着几朵白云。车子小心翼翼地行驶在蜿蜒的盘山公路上,阵阵清香飞来,移目看窗外,漫山遍野的白浪滚滚望不到边际,偶尔还有一两株摇曳着一身洁白的枝条探头车窗口,那清新馥郁的槐花香醉了三个小时的行程。我们在校长的办公室采访了她,她穿着一件半新半旧的白色衬衣,显得很朴实,脸上开放着一朵淡白色的笑。从采访开始到结束,她一直表现很自信,交谈中显得大方而又不失沉稳。在她身上,我嗅到了山坡上槐花的清香。临别时,我和她已成了相见恨晚的朋友,我递给她一张临时名片,叮嘱有事来找我,假期有时间可以来城里逛逛,她微笑着接过名片,只瞄了一眼,便紧紧地攥在手里,生怕我一反悔再要回去似的。她送我上车,我回头再望她的那一刹那间,我看到了一丝忧虑溢满在她微笑着的眉梢眼角,淡淡的幽怨的云翳正从那明澈的双目中偷偷流泻出来。我有些疑惑,心想着,回头再写信给她吧。

半年以后,她要上高三了,给我寄来了一封信,信很短,云里雾里地说了几句。她在信中说,学习一直排在全校前五名,她很自信能考上大学,希望高考结束后,我能以记者的身份前去看望她,帮她完成上大学的心愿。我不明白怎么回事,猜想着她可能需要媒体呼吁资助学费,后因繁务缠身,疲于奔波忙碌,竟一直没有抽出时间给她回信。再后来,工作的变动,成家后忙于孩子,她也从我的记忆中渐渐淡却。前些日子,为了一篇黄土地小说的完稿,我来到了这似乎熟悉而又陌生、似乎淡忘又记忆清晰的旧地体验生活。那满坡满山洁白的槐花,唤起了曾使我激动暇想的淡白色的笑,要见她的欲望忽就强烈得不可按捺。然而,见到的却是一座已长满杂草的黄土堆。

在这杂草摇曳中,我一阵阵眩晕,眼前不断幻出那一缕淡白色的笑,飘逸,素雅,纯情,凄婉……

我从大山里女子的眼泪中,知道了她的死因。

大山里的女子从出生那一天起,就注定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娃娃亲命运。家境越差的家里,女孩定情越早,家里男孩大的要靠女孩订娃娃亲的彩礼钱给男孩订亲,家里男孩小的要靠订了亲的男方在农作时出人出力,更重要的是要靠男方的彩礼维持一家人的生计。槐花也是这样的女子,她是村里数一数二的漂亮女子,家境贫穷。在她六岁时,家里给她订了三里以外的邻村一家较富裕的人家,男方的父亲在乡政府灶上做饭,每月有固定收入。两万元的彩礼对她的家庭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订亲后,家里花了千元盖起了三间瓦房,花了几百元买了一头耕牛。在这之前,家里的收种全靠人力,只有犁地时常常借用亲戚家的耕牛。抢种抢收时节家家户户都在赶时间,她们家只能全靠人力。每年播种麦子时,父亲在后面摇着摆麦篓,母亲和哥哥在前面代替耕牛拉着摆麦篓,使出全身力气俯身向前一摇一晃,滴进土里的汗水比种子多,希望和梦想也奔进一茬又一茬的土壤里。而人的力远远不如牛的力,种子播得太浅,庄稼长得不好,收成也就不如村里有耕牛的人家,这样反复循环,穷人的日子越过越艰难,越过越恓惶。

自从她订了亲之后,母亲和哥哥从摆麦篓的牵绳下走了出来,她一下子也成了家里的功臣,父亲破例答应她上学的要求,她背上书包成了这个贫穷山村里为数不多的女学生,她努力读书,做着一个遥远的梦,她相信知识能改变命运。日子就这样按部就班的在风平浪静中一晃过了九年,她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县高中。邻村的娃娃亲女婿娃不爱读书,混到初中后没考上高中,接替其父亲在乡政府灶上做事,他的父亲回村里当上了村长,在乡村人的眼里这个家的地位一下子高了好多,乡村人都羡慕槐花家好福气,攀上这么好的一门亲家。真是有人羡来有人愁,槐花要上高中却受到两家人的阻拦,虽然她最后争取上了高中,但男方的骚扰一直不断。尤其是高二数学竞赛获得全市第一名后,男方家人更是惴惴不安,催逼她辍学。男方提出三个条件:一是辍学呆在家里;二是一次性返还彩礼连本带利十万元;三是先把结婚证领了,可以继续上完高中,高中毕业后再办婚事。虽说家里的生活在她的彩礼下有了改善,可是哥哥订亲的一大笔彩礼,又使家里欠下了外债,返还两万元的本钱已是无能为力,何况是十万元?母亲整天泪汪汪的,心里疼惜着她;父亲数说她几句后,蹲在墙角抽着闷烟,而她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再难也要读书上大学,她要靠自己的能力彻底改变这个家的贫穷,她硬是背起书包走进学校。男方天天来家里闹,耕牛被牵走了,家里值钱的东西都被拿走了,哥哥的媳妇吵着要退婚。父亲这下可急了,“花儿,救救这个家哦,你哥的婚事千万不能吹了,他是咱家的顶梁柱呀!”在父亲泪流满面的一跪中,她哭着答应了男方提出的第三个条件。虽然她们年龄都不够,村上一张证明就可以改变。她和男方还是领了结婚证,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家里的耕牛送了回来,又外加了五千元。

只要考上大学,就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她更加发奋读书。高中学校有学生灶,家境不好的学生从家里背的馍,饭时排队打些开水,吃一碗开水泡馍;学生灶的饭很简单,早上苞谷稀饭,或青辣子,或咸菜;上午面条,几片菜叶,再炒几个葱花或韭菜。槐花属于吃开水泡馍的队列,她嫌打开水排队浪费时间,每到吃饭时就急匆匆接一碗凉水,一口凉水一口干镆,冬天边喝着,碗里水就结了层薄薄的冰。每天晚上熄灯后,她就跑到老师的窗外,借着从屋里射出来的微弱灯光读书到深夜。就这样,熬到了高考,估出的分数让她分外兴奋,她眼里溢满泪水做着彩色的梦。当她满怀喜悦把这一消息带到家里时,却让父亲愁眉苦脸,也让母亲唉声叹气。消息传到邻村,男方要求假期举行婚礼圆房,考上大学也甭想上。结婚的日子订好了,她被关在家里,有男方的人看守着,她不吵不闹。几个晚上后,劳累让看守她的人也放松了警惕,在母亲的帮助下,她逃了出来,男方的人在后面追着。她顺着山路跑进山里,她知道大山会保护她的。然而,山里的雨说来就来,快要逃出山时,在一个风雨交加的黎明,一失足跌进了泾河。她被捞上来时,身子已经僵硬。

她就这样默默地走了,极不情愿地走进了滔滔泾河水。那满山摇曳的野果没有留住她,那淡紫色的苜蓿花没有留住她,那摇素的槐花没有留住她。她把痛苦和心酸、眷恋和希望开放成淡白色的笑,洒进了泾河……

……

我咽着痛苦和愧疚,走过了一道道沟沟峁峁,寻找那淡白色的笑,却拾起了一曲大山里女子的悲歌。我怀着一种难以诉说的心情,用情感的镜头捕捉那淡白色的笑,满山的淡白有几分素雅,更有几分哀怨。我心里愧疚得难受,因为我欠了一笔一生也还不清的人情债。如果当初我去看看她,也许不会有现在的结局。带着愧疚和伤怀,我离开了她的坟莹,我的心灵深处将永远绽放着她那淡白色的笑,那么素雅,那么飘逸,那么温情,又那么凄怆……

沈阳市治疗癫痫病治疗费用是多少西宁癫痫治疗专科医院癫痫大发作应该怎么治疗?合肥医治癫痫病专业的医院有哪些?

相关美文阅读: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