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eyo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柳岸•春】铭心的记忆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3:46:49
摘要:童年的记忆里,妈妈那菜篮子二分囿地,通过妈妈的精耕细作,一年有吃不完的菜。    春暖了,山桃花开了,燕子从南方飞回来了。我有机会再回久别的故乡。当年的羊肠小路变成宽宽的水泥道,随着上坡拐弯,车停在一处宽敞的地方,我从车上下来细细打量:这里原来不是妈妈的自留莱园吗?这脚下厚厚的土,还是父母挑来的挖窑洞的黄土呢,那整齐的石头地塄还是父亲垒下的老样子!倾刻间当年自留菜园的往事,一股脑儿地涌向心头。   从我记事起,离我家不足二百米的石头塄二分囿地,就是妈妈的聚宝盆菜篮子,通过妈妈手里那把亮光光的小挖锄精耕细作,一年就有吃不完的菜。在那缺米少面的生产队,大集体记工分粮的年月,这块菜地曾经充当过救命恩人的角色。多少次米少面少以菜稠饭,那是妈妈养育我们,让我们吃饱肚子的拿手本事。   春打六九头,泥土悄然化冻苏醒,隔年的菠菜,蒜苗绿油油地打起了精神,小葱儿摇一摇单薄的身体也挺直了腰杆。在这春光明媚的日子里,妈妈忙完了队里的农活,臂弯挎着菜篮,篮里放着挖锄,就上菜地来了。她一锄锄松土,一苗苗间菜,躬着腰来回忙碌完了,带着一脸的满足,挎着绿泱泱的菜回家做饭。这个季节春和景明,可也是农家人粮食青黄不接的时候,家庭主妇如果不精打细算,一群孩子就要饿肚子了。   妈妈能干会过日子是出了名的。   曾记得那年父亲从乡里分回半袋子,救济来的高粱面,家里除了红薯面,红薯粉条外再没有其它口粮了。人常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父亲发愁用高粱面蒸出的馒头像牛肝那么黑,像砖头那么硬无法下口,难以下咽。可妈妈下厨后个把钟头,热气腾腾的菠菜,红薯粉条高梁面卷肠就端上桌了。一家人围在桌旁吃着热腾腾的菜卷,喝着菠菜蛋花香菜汤,那种家的温馨乐呵劲,至今难以忘怀。   清明前后种瓜点豆,此时我家菜园的地头的醒粪堆,堆得像小山一样,那是爸爸妈妈一个冬天一框框挑来的,黑黑的猪粪和着挖窑洞的生黄土,一层一层捂在那里,种菜前被妈妈一锨锨摊开。嗅着浓浓的农家肥的那种特殊味道,踩着没脚脖的软乎乎的黑土,那西红柿苗,黄瓜秧被妈妈用挖锄挖坑栽上了,等到蒜头渐渐长大,蒜苗慢慢变老,菠菜长成小树那卷心的灰之白就吃上了。拔完菠菜再点上豆角的种子,在渐渐发黄的蒜苗垄间栽上早已备好的茄子苗儿,再在菜地四周早已用大粪灌好的南瓜穴点上籽儿,菜就种齐了。   太阳的脸渐渐红起来,知了可着嗓子叫着,那黄瓜苗,西红柿秧黑黝黝地长起来了,眼看着它们的蔓儿爬上架子开出黄黄的小花朵,妈妈去菜地更勤了,不只是锄草松土,还要绑架子,打差枝。在妈妈饲弄下带刺的黄瓜在架下荡着秋千,西红柿结了一嘟噜又一嘟噜。此时的饭桌上就有了凉拌黄瓜的美味,青西红柿炒鸡蛋浇面,那是最好吃的饭。说是炒其实就是用筷子在玻璃油瓶里蘸两滴油,多少有点油花就香得不得了。                这两样菜还是上等水果,那种生态有机绿色食品吃起来特别香。只要妈妈挎框从菜地回来,我们姊妹的眼珠都是红的,看着绿油油的黄瓜,红丢丢的西红柿口水直流,一根黄瓜掰几节,我们吧唧着嘴,汁水和着口水溢出口角。西红柿好吃又营养,用妈妈的话说一颗西红柿顶个鸡蛋。平时西红柿就是上好的零食。曾记得那年妈妈手术住院回来,家里没有什么好吃的给妈妈恢复身体,我是家里的大姐,就把从菜地摘回的西红柿放菜篮挂在高处,任凭两个妹妹怎么涎口水也不给,硬是用西红柿充当鸡蛋增加营养,让妈妈身体好了起来。   饭桌上我们最爱吃的是豆角,不管是凉拌的还是饭里煮的都好吃。特别是那种长豆角,妈妈用开水焯好切成段,大蒜捣成泥加点水拌点芝麻盐搅匀味道那叫一个好,现在想想还流口水。短豆角用处更多:米琪、汤面、干面、厥片、小米焖饭煮啥饭里啥饭香,特别是那老豆角里的籽儿,是大人哄小孩吃饭的诱饵。有豆子就能哄孩儿多吃几口饭。黄瓜与豆角寿命都比较短,繁繁地结上几茬苗儿就泄气枯萎了。豆角旺季,吃不完的妈妈就晒成干菜,以作过冬的储备。农历六月六前后南瓜菜接上了,茄子也生产了,此时妈妈又手勤脚快地拔掉杆子枯苗,重新翻整空出来的菜地。让地歇口气准备萝卜白菜下种。   烈日炎炎的夏天,经过翻虚休整的地养足了精神,妈妈用耙子撸成畦,点上白萝卜,种上白菜、芥菜,踩上胡萝卜。那踩萝卜挺有意思,妈妈把籽儿撤在虚土上,要用脚挨住踩实。父母背着两手像竞走那样在地里扭来扭去,我觉得好玩也学着大人的样子,扭着屁股边踩边咯咯地笑,一会儿两只鞋里全是土盛不下脚了,干脆踢掉鞋赤着脚在地里趟来趟去。   转眼秋天来了,菜地里一片丰收的景象:一颗颗大白菜风度翩翩,几片绿叶也难以掩饰挺起的大肚子,白萝卜半截绿身子都在外边张扬着,可像棒锤一样喜人的大萝卜,不费一点力气是拔不出来的,我们小孩子抓住绿秧两脚并蹬,身体后仰攒足力气才能拔出,弄不好还会一个屁墩摔在地上。妈妈说拔个萝卜地皮松,一个萝卜一个坑。胡萝卜绿油油一片,得专门一晌来出,“红公鸡,绿尾巴,脑袋埋在地底下!”这是歌谣也是谜语,妈妈用镢头挨住胡萝卜挖个深坑,找对支撑点从底下一撬,用手抓住绿秧一揪,它们就乖乖地出来了。这胡萝卜红的红得鲜艳,黄的黄得灿烂,它们富含维生素,有小人参的美誉,生吃脆生生甜滋滋,顶饥又解渴。白菜经过凉晒存于窑后,萝卜收回去切去头埋于窖内,挖出的芥菜擢上一缸酸菜,长留留的一冬一春的菜就不愁了。胡萝卜绿莱,各有所爱,我最爱吃的是生调的混合菜,妈妈把白菜,胡萝卜都切成细条,撒上盐,倒上柿子醋,滴上几滴香油,要是春天再加上些山韭莱,色香味俱全,那种满口醇香,让你吃了一口还想吃一口。   如今有了大棚,菜已不分四季,什么时候想吃啥菜都能买到。厨房里有各种作料,我还学会了各种烹饪方法,但我怎么也吃不出,妈妈二分囿地里种出那菜的味道了。   那二分囿菜地里有童年的乐趣,那种出的菜是妈妈勤劳质朴的味道。 癫痫病如何急救郑州癫痫病都去哪治洛阳能治疗癫痫病的好医院郑州癫痫病会遗传吗

相关美文阅读: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